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大選局勢3種走向1種結局?鮑威爾曝川普白宮幕僚內幕 斯通訴巴爾司法部等2500萬

大選未決 川普發討共視頻如開戰檄文

大選越來越逼近最後的期限!2021年1月6日即將宣布選舉人團票結果,川普總統的國會之戰前景如何?有分析指出,大選局勢有三種走向,但結局只有一個。

美國知名律師悉妮·鮑威爾(Sidney Powell)日前告訴媒體,白宮有人正在阻止她與川普總統溝通,阻止她幫助川普的各種努力。

本周三(12月23日)獲得川普(川普)總統赦免的羅傑‧斯通(Roger Stone)宣布,他將對司法部(DOJ)提起2,500萬美元的訴訟,同時他的律師將投訴司法部一些主要官員行為不當。

大選未決 川普發討共視頻如開戰檄文。

大選未決 川普發討共視頻如開戰檄文


美國大選懸而未決之際,川普總統日前在推特發出一個8分多鐘的重磅視頻,揭露了中共對美國的重重威脅,稱中共就是世界上最致命病毒,猶如向中共開戰的檄文。

視頻製作精良,揭露了中共對美國的重重威脅,10次提到中共CCP、多次提到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CCPVirus),並披露與中共勾兌的美國內奸沼澤地與左派媒體

主持人說,「中共沒有用槍和炸彈攻擊我們,而是用言論、媒體和洗腦宣傳,他們攻占的是我們的思想,」前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曾說過,「我們不用入侵美國領土,我們只需從內部摧毀他們。」而這個隱形的敵人就是共產主義。「最致命的病毒就是中國共產黨CCP。」

視頻最後呼籲美國人像1776年獨立戰爭一樣,奮力反擊敵人,讓美國再次強大。

pic.twitter.com/zPh2ddB38K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December 24, 2020

 

 

美國大選局勢的三種走向、一種結局

中國學者童大煥分析,即使副總統彭斯會做出有利於川普總統的舉動,接受可能的參眾兩院議員對選舉結果的挑戰,但根據《國防授權法》和紓困法案(救濟法案)兩院投票的「前車之鑑」,川普勝選的前景也遠非樂觀。

但是,川普本人是輸得起的,他不接受的只是偷盜選票的行為和結果。這也是他一再表明的態度。

真正輸不起的是兩股力量:

一是民主黨及其背後的深層政府;二是支持川普的7500萬選民,以及通過這次爭端,發現自己被騙的原來投了拜登的選民。

一旦川普在窮盡一切手段後輸掉,他們不會承認拜登及其背後的深層政府,不接受一個舞弊、犯罪的總統,不管他是誰。他們有可能揭竿而起,美國陷入長久的內戰。規模有多大,不知道。

另一種代價更小的戰爭,還得由川普來行使權力,而不是由人民自己來行使權力。是軍隊護衛下的法律戰爭,而不是槍炮的短兵相接。

如果川普已經有足夠的沼澤地里的深層政府叛國證據,比如選舉受到了外國干預,那麼他完全可以用2018年行政令和平叛法案,首先是全面公開舞弊、腐敗等信息,讓暗黑力量在陽光下發抖。

若有排山倒海的證據,則必有排山倒海的民意,和排山倒海的正義。

緊接著就是用憲法和法律賦予他的權力來直接逮捕那些舞弊、竊選、賣國賊。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深層政府在窮途末路之下發動軍事政變,直接撞到川普的槍口上。

雙方都是有備而來,雙方都不會退讓一步。短兵相接,勇者勝;透明社會,光明生物勝。我相信,最後的結果是:為公義而戰,戰無不勝!

羅傑‧斯通被特赦後,連巴爾一起告,訴司法部2500萬美元

羅傑‧斯通是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前政治顧問。他於2019年1月被捕,同年2月份他被判處三年零四個月的監禁。在周三獲得特赦前,他已經通過總統獲得寬大處理。

斯通在社交網站Parler上發帖說,「我的赦免條款允許我起訴司法部、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等至少9個被告。

圖:2020年2月20日,斯通抵達位於華盛頓DC的一間法庭,

「我的律師將向司法部職業責任辦公室正式投訴檢察官的不當行為,同時我將對司法部和這些個人提起2,500萬美元的訴訟。」

「事實上,我將把(前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列入訴訟,我將親自處理對他的交叉詢問。」

斯通認為,負責審理他案件的法官根據穆勒報告中被刪節的部分「隱藏了(為其)開脫罪責的證據」,而「他們在報告中承認,他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與俄羅斯維基解密(WikiLeaks)、(或)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勾結。」

川普一直在指責斯通案,並通過推特表達他的擔憂,認為他的前政治顧問斯通受到了非常不公平的待遇。特別檢察官穆勒經過22個月的調查,最後的結論是沒有證據表明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同謀」。

斯通周三晚上在獲得特赦後表示,「我非常感謝萬能的上帝,因為他給了總統力量和勇氣,讓他認識到對我的起訴是一場徹頭徹尾、出於政治動機的獵巫行動,對我的審判是一場蘇聯式的秀場審判。」

鮑威爾:川普答應任命我,事情突然起變化

本周三(12月23日)西德尼·鮑威爾律師,在華盛頓特區川普國際酒店7樓的套房裡接受了數字媒體Zenger News的視頻專訪。她談到了上周五在白宮舉行的會議。

鮑威爾告訴Zenger News的記者,川普在該會議上口頭邀請了她擔任「白宮特別顧問」,但隨後白宮高級幕僚就阻止她與川普的接觸,導致她無法向總統提交將其正式化的文書工作。

她說:「自從星期五晚上離開橢圓形辦公室以來,我一直被禁止與總統講話或與總統溝通。」

總統身邊的高級助手拒絕給她一張由特勤局簽發的通行證,該證件能夠讓鮑威爾律師在白宮西翼自由進出。

鮑威爾律師說,白宮幕僚們強烈反對川普任命她為特別檢察官的提議,有時他們甚至會衝著總統喊叫。鮑威爾的記錄也顯示了白宮內部在有關她的任命問題上爭執不休,川普身邊的高級幕僚與川普在白宮外的熱心支持者之間分歧越來越大,雙方都在互相指責對方沒有全力維護總統的利益。

鮑威爾把白宮高級幕僚們的行為比喻為「在轉動的齒輪里(特別檢察官的任命)扔了一把沙子」。

在白宮的幕僚們看來,鮑威爾律師提交的訴訟已被法院駁回,並且她已被媒體刻畫為一個「陰謀論者」,不適合擔當需要秉持中立立場的特別檢察官,容易被對手抓住把柄。此外,他們還提到,如果任命鮑威爾為特別檢察官,川普總統有可能在未來幾周失去部分國會議員的支持,而議員的支持會幫助川普在幾周後的選舉人團認證中反敗為勝。

她進一步解釋說,司法部長可以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而總統可以任命一名白宮特別顧問。

鮑威爾表示,川普總統在會議中曾經給過她一個口頭任命其為特別檢察官的決定,但是當鮑威爾向白宮提交所需的各類文書以使口頭決定變成官方的書面文件時,白宮的高級官僚們卻阻止了這個必要的程序。

林•伍德(Lin Wood)律師在推文中寫到:「堅強、迅速且公平,鮑威爾律師完美地符合了描述。」

弗林將軍也在推文中表示,他認為特別檢察官的最佳人選是鮑威爾律師,因為她會說出能嚇倒所有人的真相。

在有關主串流媒體指責其為製造投票機陰謀論者時,鮑威爾特別引用了引用了聯邦法官艾米·托騰伯格(Amy Totenberg)在10月11日發表的鮮為人知的觀點。來自喬治亞州北區地方法院的托滕伯格法官指出,如果未經妥善審核,Dominion Voting Systems出售的觸控式螢幕投票設備可能存在「秘密投票變更或操作干擾」的風險。

托滕伯格寫道,這些風險「在當前情況下既不是假設的,也不是遙不可及的」,「這些機器可以通過將數據存儲在未經驗證的數字QR碼中,從而「使選民看不到任何潛在的操縱」,從而「剝奪選民的選票」。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26/1538533.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