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華爾街「養肥」中共 背後交易內幕

2015年9月22日至9月28日,習近平第五次訪美,這之前,有個叫喬治‧弗拉霍斯(George Vlahos)的美國老股民給習近平寫了多次信,投訴自己因為投資中概股而被欺詐的事兒,但是沒有任何回音。當時已經85歲的喬治對美國媒體說,「如果我沒有辦法彌補損失,我將帶著不可原諒的罪過離開這個世界,因為我輕信了這些公司。」

喬治投資的中概股因為長期不交財務報告從而被摘牌,公司股價也從2010的10美元一股降低到了2015年的5美分,這讓他損失了數十萬美元,喬治76歲的妻子也不得不申請低收入救濟。喬治聽說習近平要訪問美國,就通過媒體喊話習近平,希望能給投資中概股受損的人「一點希望」。

雖然投資中概股的普通美國民眾遭受了損失,但是華爾街卻在這一筆筆上市交易中賺得盆滿缽滿。我們以瑞幸咖啡舉例,瑞幸在2020年4月份發生了重大財務舞弊醜聞,但2019年時,華爾街的3家公司:瑞士信貸、高盛摩根史坦利,卻作為瑞幸首次公開招股的承銷商賺了數百萬美元。

華爾街為中共服務,早在中美建交之前其實就開始了。1973年,大通銀行(Chase Manhattan Bank)成為了中國銀行在美國的代理行,這比中美1979年正式建立外交關係足足早了6年。

在華爾街給中共「輸血」的背後還有不少政客的身影,非常典型的是被中共稱為「老朋友」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簽署諒解備忘錄中企美上市再現高峰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融資高達250億美元,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IPO,比臉書的首次公開募集高出大約90億美元。阿里的幾個承銷商也大賺了3億美元的佣金,其中就包括花旗集團、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史坦利等投行。

雖然阿里巴巴在美上市的聲勢浩大,可是就在這之前的2、3年,2011年到2013年期間,中概股因為受到「東南融通」等中企財務舞弊醜聞的影響,上市數量已經驟減,儘管在2007年、2010年的時候,中概股曾經有過上市小高峰。

2013年5月7日,在歐巴馬拜登政府的領導下,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和中共證監會和財政部機構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允許雙方在國內法或國家利益不允許的情況下拒絕提出披露文件的要求。這給予了中國公司極大的優惠待遇。

一般來講,在美國的上市公司必須經過美國證交會(SEC)認證的會計公司的審計,並且這些審計工作也需要受到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理事會(PCAOB)的監督。但是這個諒解備忘錄,直接給了中資企業能夠不遵循美國證券法進行信息披露的藉口。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理會指出,中共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提交審計底稿到國外,這讓中國企業雖然可以在美國上市,但卻可以不和美國公司遵守同樣的標準。

就在諒解備忘錄簽署一年多後,2014年,阿里巴巴成功上市,這一年中,共有15家中企在美國上市,其中還包括大陸另一家電商巨頭京東。從2015年到2017年,中概股赴美上市數量逐年增加,並且在2018年再創高峰。對於中概股在美上市的這種上升勢頭,可以說,絕對少不了中美諒解備忘錄的「功勞」。

亨特‧拜登助中國富豪會晤白宮「要員」

根據美國媒體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報導,當時擔任副總統的喬‧拜登,他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2011年的時候,就是中概股正在爆發嚴重信用危機時,曾幫助中國富豪白宮要員舉行會議,並且和喬‧拜登私下會面。

亨特的前商業夥伴貝文‧庫尼(Bevan Cooney)透露,在一封2011年11月5日的電子郵件中,一位仲介人牽頭將一些中資企業高管和政府官員介紹給了亨特,希望能夠讓這些高管們通過「中國企業家俱樂部」(CEC)參觀白宮,同時和白宮要員舉行會議。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代表團成員包括中國的億萬富翁、中共的遊說者,以及至少一名北京的被稱為「受人尊敬的外交官」。根據公開資料,這個俱樂部是由一群商界人士和中共政府外交官在2006年成立的,被稱為中共的「第二外交部」,而俱樂部的主席正是2014年在美上市的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創辦人——馬雲

根據美國政府的公開檔案,2011年11月14日,中方的政商代表團訪問白宮,並且享有高層訪問權限,白宮的訪客記錄顯示,代表團包括大約30名中方成員。

從「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發布出的行程安排看,也證實了代表團會見了歐巴馬當時剛確認的商務部長約翰‧布賴森(John Bryson)。

但是歐巴馬和拜登的訪客記錄中卻沒有提及,代表團是否和當時的副總統拜登進行過會晤。不過,隨行的「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秘書長程虹,就是李克強的夫人卻證實了這次會面,她在2015年的個人履歷中曾經談到了這一段經歷,她說,2011年代表團在華盛頓訪問時受到極大的禮遇和接待,並且和副總統拜登等政治領袖進行了會談。

那麼,2011年的這次會晤,是否對中美簽署諒解備忘錄,也起到了一臂之力呢?

華爾街向中共「輸血」

對於中企在美上市,華爾街的主要投行們,在其中可是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銷商、保薦人、財務金融顧問等等。

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NYSE:MS)在它的網站上披露,摩根史坦利「深耕」中國26年,為中國客戶在全球股票資本市場獲得融資總額,超過3,600億美元。

再比如,高盛(Goldman Sachs)也多次幫助大型中共國企在海外上市,其中包括中國移動、中石油、中國銀行、交通銀行等等;摩根大通也參與了廣深鐵路、中石油、中國鋁業、中國電信、阿里巴巴等等一眾中企海外上市募資行動。

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Stephen Bannon)曾在受訪時總結說,「中國共產黨的整個運作以及他們在中國的運作,都是華爾街贊助的。」「華爾街是中共投資者關係部。」「美國的企業,今天是中國共產黨的遊說長臂。」

從美國資本市場融資,是中共賴以生存的主要渠道。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布的一份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2月25日,在美國三大證券交易所,紐約證交所、納斯達克和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中國公司一共有156家,市值達到1.2萬億美元。

2019年11月,美國前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的經濟金融戰略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在一個新聞會上表示,中共從美國資本市場可能拿走了大約3萬億美元的資金,羅賓遜估計,從美國股票市場,中共可能拿走了1.9萬億美元,債券市場可能拿走了1萬億美元。

這些華爾街投行在幫助中企募得數億、數十億、百億、千億美元資金的同時,自己也賺得盆滿缽滿。

因為「錢」,華爾街對中共侵犯人權的種種惡行、以及中企的「財務舞弊」視而不見;不僅視而不見,即使投資者遭受到了巨大的損失,還願意去充當中共的說客。很多人都說,「錢」,已經讓華爾街病入膏肓。

說到這,我們來看一個中國的傳統故事,也許對病入膏肓的華爾街來說是一劑良藥。

董奉的杏子企業

在古書《太平廣記》中,講述了一個三國時期名醫董奉的故事,這個董奉醫術高明,而且給人治病不收錢,但是他要求治好重病的患者要栽種杏樹,等種下了十萬多棵的杏樹之後,董奉就開始做杏子的「生意」,買杏兒的人可以自已用一罐穀物換一罐杏子,而且不用告訴董奉。賣杏兒換來的糧食,董奉都用來救濟貧困的人和在外趕路盤纏不夠的旅行者。這樣一來呢,董奉一年就幫助了兩萬多人,所以這個杏林故事就成為了千古佳話,「杏林」二字,後來也就成了醫學界的代稱了。據說這個董奉還是個修煉者,他的故事還被列在了《神仙傳》中。

那麼董奉10萬棵的杏林有多大呢?按照現在的農業資料推測,大概是500畝到1,500畝之間,如果以足球場換算的話,大概是40個到120個足球場之間的面積,那規模是相當驚人的。從今天生意的角度看,沒有流動資金,沒有資本投資,一年接待兩萬多人,經營1,000畝地的果園,還不需什麼人手,這絕對是超常的。

這裡就要說到錢了,這個讓華爾街折彎了腰最看重的東西,在董奉那裡居然連影子都沒有出現一下。要知道,董奉經營的可是集醫療、種植、糧食、商業和慈善為一體的一個大「生意」啊!

華爾街與中共交易背後的政客

而在華爾街給中共「輸血」的背後,還有一些白宮政客的影子,這些政客就是中共稱呼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比如,剛剛在今年的11月25日被罷免的國防政策顧問——基辛格。

2003年,陸媒新浪網曾刊登了一篇文章《建行50億美元上市誘惑:JP Morgan抬出基辛格》。全球幾大投行,像是摩根史坦利、美林證券、花旗、瑞士信貸,還有JP摩根、德意志銀行,為了擠進建行上市的承銷團隊,可以說是使盡了渾身解數。為了拿到這個大單,JP摩根全球總裁直接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一起拜訪建行;根據新浪網在另一篇文章中的披露,花旗集團則是打出了美國前財政部部長魯賓(Robert Rubin)這張牌。

基辛格是第一位被中共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國國務卿。他曾經在1971年7月和10月兩次秘密訪華,之後促成了尼克遜訪華;他也是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共建交的重要推手。

從1971年開始,基辛格八十多次訪問中國,其中有20次屬於私人訪問,也是唯一一個被中共五代領導人接見過的外國政要。

1977年,基辛格辭去公職,曾在大通銀行、蘭德公司、戈德華‧薩志斯公司擔任過高級諮詢顧問。

1982年,基辛格創立基辛格聯合諮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Inc,簡稱KAI),為美國大企業提供海外拓展的政策諮詢,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幫助企業投資中國業務。

資料顯示,基辛格的知名客戶包括摩根大通、美國運通、美國百威(Budweiser)啤酒可口可樂、亨氏(Heinz)食品、波音、默克(Merck)製藥、瑞典沃爾沃(Volvo)汽車等諸多公司。

自然基辛格的收入也是相當可觀,根據報導,1987年,基辛格顧問公司的年利潤就已經達到500萬美元,到了九十年代初又翻了兩倍,基辛格本人的年收入在當時也超過了800萬美元,達到同期投資銀行家的水平。在2001年時的報導中,基辛格顧問公司的年營業額已經上億。

就在華爾街的投行和政客們,正在這一筆筆的交易中享受著巨額利益時,中共卻在明目張胆地剝削著美國的工人和家庭。馬里蘭州參議員克里斯‧范霍倫(Chris Van Hollen)曾表示,「數百萬美國家庭依靠不多的投資以便退休,送孩子上大學,渡過金融危機。但許多人在投資看似合法的中國公司後,錢被騙走了。」他說,這些中國公司所持的標準和其它上市公司不同。

川普撥亂反正簽署《外國公司問責法》

但是,終結華爾街和中共交易的人出現了,「以美國民眾利益為先」的川普川普)總統,在上任後通過一系列行政令,削弱了中共的海外融資能力。在美國大選的重要時刻,12月18日,川普總統再簽署通過了《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要求在美上市公司3年內接受上市公司會計監委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的審計,否則將被除名。

顯然,這項法案保護了普通投資者,打擊了中共,但同時也直接動了華爾街和政客們的「奶酪」。

當下的華爾街,為了守住這塊「大奶酪」,想必也是拼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01/1540567.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