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童大煥:偽環保也許是戰爭的溫床 我們首要的敵人是無知

作者:
「氣候變化」是左派的政治正確。尤其是Keystone XL在民主黨那裡,是有「原罪」的,因為他是川普任期內,要求修建的。而且,Keystone XL的利益涉及面也小,這條管道穿越蒙大拿州、南達科他州和內布拉斯加州,這些都是紅州。對於拜登而言,無所謂,反正這些州不會投票給他,最多,就內布拉斯加州拿一張選舉人票。(這個州不是勝者全得)

1

當地時間1月20日,拜登於上任第一天簽署了15項行政令和2項行政行動。其中一條是《關於保護公共衛生和環境以及重建科學以應對氣候危機的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on Protecting Public Healthand the Environment and Restoring Science to Tackle the Climate Crisis)》,寰宇大觀察《拜登的這一記重拳,打在特魯多臉上,不知道痛不痛》如是評論:

在行政令的第六節(Sec.6)里,拜登要求中止修建美國與加拿大之間的石油管道。這條石油管道是用來將加拿大的原油運輸到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叫做Keystone XL管道。

難道沒有這一條石油管道,美國人就會少用原油了嗎?當然不會,他們將不得不花更多的錢,從更遠的地方運石油回來,反而造成更多的能源浪費和環境污染。修建管道的前期工作,已經付出的財力物力人力,也會全部打水漂。

拜登可以像歐洲那樣,收緊汽車的排放標準,其效果也會比喊停管道好。但是這樣的話,許多人的利益就會受損,即使是那些投票給他的人,也會反對這樣的政策,繼而反對他。

「氣候變化」是左派的政治正確。尤其是Keystone XL在民主黨那裡,是有「原罪」的,因為他是川普任期內,要求修建的。而且,Keystone XL的利益涉及面也小,這條管道穿越蒙大拿州、南達科他州和內布拉斯加州,這些都是紅州。對於拜登而言,無所謂,反正這些州不會投票給他,最多,就內布拉斯加州拿一張選舉人票。(這個州不是勝者全得)

叫停川普的政策,對於左派而言,那就已經是「政績」了,如果這個「政績」不損害自己的基本面,那就更好了;如果這個「政績」本就是萬眾矚目的焦點,有曝光效果,那就是最好的「政績」了。儘管這個「政績」在實際上造成了更大的浪費,但那都無所謂。

拜登叫停石油運輸管道,就造成了更大的浪費。現在不用最划算的管道去運輸,以後就得用別的交通方式去運輸。不買加拿大的,那也得買中東的、墨西哥的。因為,需求在那裡。美國雖然在川普時代實現了能源自給,但是頁岩油的開採成本很高,很多頁岩油企業已經破產關停,以後的能源,還是個問題,還是得增加能源進口的穩定性和多樣性。

依靠新能源?這個不靠譜,太陽光電產業有用嗎?風力又能滿足什麼需求?電動車的電又是哪兒來的?電池又怎麼處理?除非可控核聚變技術實現商用,否則,對化石能源重拳出擊,只會造成更大的浪費和污染。提高燃燒效率不好嗎?

2

連臨門一腳背叛川普的叛徒之一、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共和黨參議員麥康奈爾21日在參議院發表講話,也譴責拜登上任第一天採取的多行政措施,包括撤銷Keystone XL輸油管道的關鍵許可證,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以及撤銷川普任命的美國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總顧問。麥康奈爾稱:「拜登政府上任的第一天,就朝著錯誤的方向邁出了幾大步。」隨後,麥康奈爾還說:「現在還早,拜登總統有足夠的時間記住,他的當選並不歸功於極左翼。」麥康奈爾說:「總統可以而且應該讓他的政府重新專注於創造高收入的美國就業機會,而不是犧牲我們人民的生計來象徵自由主義。」(Subtitle《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拜登「朝錯誤的方向上邁出了幾大步」》網易新聞,淺歷史2021-01-2410:22)

3

政治有時很搞笑,有時僅僅是為了政治正確而政治正確,有時甚至僅僅是為反對而反對。拜登撤銷Keystone XL輸油管道,就是這樣的荒誕劇之一。

人類共享一個地球,需求指揮棒下,A處不能生產,B處必然生產;C國不能生產,D國必然生產。而且,把能源生產排擠到落後國家,反而往往因環保措施不力而導致更大的地球污染、更低的開採率和更高的能耗。

所以,很多所謂的環保措施,根本就是極端環保主義者的偏執、和一些政客騙人的把戲。

真正要搞節能減排,要做的是降低能耗和提高使用效率,比如提高排放標準、提高燃燒效率、鼓勵共享汽車、鼓勵高密度大城市化等等。

新冠病毒疫情期間,說鼓勵高密度大城市化,可能涉及「政治不正確」,很多人想當然就以為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使防疫更難。事實上,城市的人口物理密度和防疫的社交密度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防疫的隔離距離,主要是降低社交密度,減少社交。而城市人口密度高,反而在物資供應、醫療供給、特定對象隔離、救治及時等各方面,都比人口密度低的城市和鄉村更有優勢。

4

但我並不想僅僅停留於所謂的「氣候變暖」和「環境保護」,我想透過川普的背影,看一看他過去四年在環保、氣候及人類和平事業上做了什麼豐功偉績。

FY-MS《看圖說話|川普留給拜登的起跑線》(陌上美國2021.1.24)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數據和圖表,其中:

疫情之前,美國的失業率達到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點;但是受疫情影響,該數據直線上沖,一度高達14%。不過目前已經回落到約7.2%,與歐巴馬第二個任期的中期水平持平。

2018年之後,美國脫貧速度比歐巴馬時期有所加快(該統計只到2019年)。

平均時薪延續了歐巴馬執政下的漲幅;所有私營部門工人的平均時薪反而在新冠年的2020獲得顯著提高,因為許多人封鎖在家,勞動力市場供不應求。

就是在上述經濟基本面之上,在能源和環境方面有如下業績:

頁岩油開採技術革命帶來的天然氣供應和使用的增加,讓美國在川普執政階段第一次實現了能源獨立。伴隨的是大幅關閉煤炭業工廠;而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也保持著歐巴馬時期以來的類似的上漲趨勢。

川普政府階段保持了歐巴馬時期減少傳統煤炭能源和增加可再生能源的變化走勢。

2018年以後,美國的空氣污染指數比之前的6年出現更進一步的改善。

二氧化碳減排方面,川普政府跟歐巴馬時期成績差別不大。

2017年,美國溫室氣體總排放量達到過去24年中最低值;2018年增加到了2015年的水平,但依然處於過去幾十年中的最低區間。

川普減少了海外駐軍,並且是過去幾任總統中唯一任內沒有發動新的戰爭的總統。

相比之下,川普政府的軍費開支維持在歐巴馬時期最後3年的同類水平,都低於2013年及之前5年的情況。

在職軍事死亡(海外行動和非海外行動),這恐怕是新冠疫情的意外好處,讓在職軍事死亡明顯下降了約三分之二。

5

川普四年任期,幾乎把所有體制高層都得罪光了,在連任競選期間,更是幾乎遭遇了全面的眾叛親離境地。

但即便如此,連1月6日國會最關鍵時刻背叛川普的副總統彭斯,也在後來的演講中表示:是川普重振了軍隊!川普政府是美國幾十年來首次未發動戰爭的政府!

川普的忠誠戰友彭佩奧更是無懼外界反對聲浪,連發數推挺川,指他在任上成功推動阿以和平,並打敗伊斯蘭國等,應該獲諾貝爾和平獎

我就想問:川普推動中東和平,做成了幾任總統都沒有做成的事,難道靠的是個人魅力,靠的是談判?我想,除了軍事高科技的斬首行動,更重要的恐怕是美國能源獨立和替代,擺脫了對中東石油的依賴,導致全球油價大跌,以石油為生命的恐怖主義和邪惡政府像泄了氣的皮球。

根據經濟學基本原理,越是野蠻國家,越依賴有形的物質資源生存。一旦被從石油經濟上釜底抽薪,它也就再難張狂。

6

我們從能源與和平的關係上,可以看出,川普釋放國內能源生產的潛力,極大地打擊了國際上的流氓政府和邪惡勢力,促進了中東和世界和平,卻並沒有提高國內的能耗和污染。還增加了國內就業。

但是,這一切卻有可能極大地動了美國軍工集團的奶酪!導致利益推出的傀儡拜登,上任第一天就推翻川普的許多政策。

所以,在溫情脈脈高尚無比的環保主義背後,有可能是戰爭的魔鬼在津津有味地啖著人血饅頭!

維基解密阿桑奇說50年來所有的戰爭都是政府利用媒體宣傳來製造的。宣傳意味著把不喜歡戰爭的民眾,愚弄到戰爭中去!我們首要的敵人是無知。信然!

7

戰爭是要死人的,是要耗費無數民脂民膏的,這麼人命關天的重要的事情,政客們尚且要在將士的屍身上謀財,其它方面的決策,恐怕只有更「率性」:為了GDP不惜搞建成即停產的腐敗型過剩投資,城市裡反覆換公共設施,林業部門反覆砍樹種樹,連美國的新冠紓困法案都大部分拿去「搞外援」、給議員自己增加80倍於民眾補貼的漲薪計劃……

所以,當這兩天有人問我:

童老師好: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現在全世界主要經濟體國家都在採取財政刺激政策,即開動印鈔機大量放水,再加上中國去年M2也達到了近幾年的新高10.1%。在國內外印鈔放水的雙重影響下,最近國內食品價格和大宗原材料價格都有比較大的漲幅,物價通脹不期而至。在這種情況下,我在想,如果國家對國內大城市的房地產能夠採取一種更加寬容的態度,比如:當地政府因城施策的制定一整套相對比較科學合理的人口設籍政策和限購限貸甚至限售政策,至於房價順其自然就行了,就不會存在現在這種新房與周邊二手房價格倒掛。這些大城市的房地產是否可以吸納許多資金,從而減少一些通脹壓力呢?總比貨幣化棚改漲價去庫存副作用要少許多吧?

我是這樣回答的:

首先,你不要痴心妄想老是想去替決策者思考問題,決策者自己都今天一個樣明天一個樣,他們也是人,和我們平時的就學、投資、工作決策一樣。

其次,不論哪個國家和地區,中國也好美國也好,政府乃至背後的決策者,都是有它的獨立利益甚至是私利的,也有自己的觀念和知識局限,永遠不要痴心妄想所謂科學決策、所謂一心為大眾。

正因為決策的這些限制,以及決策本身的反覆多變,我們個人的投資就尤其要儘可能避開各種決策陷阱,辦法就是格外重視決策無法改變的城市化規律這個長期變量。

這也是我強調了十幾年的「信規律不信規劃,信市場不信市長」。

我覺得你反覆想決策的事情,想得太多了,不要在自己左右不了的事物上浪費太多生命。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經緯西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27/1550292.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