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媒獨家:獨立記者見證衝擊國會山 完美的陷阱【阿波羅網編譯】

作者:
泰勒·漢森說,無需天才也能知道,沒有武裝的抗議者是不可能成功突破地球上防衛最嚴格的建築之一的,而且副總統當時還在這棟建築中。隨著時間的流逝,有一件事情是越來越清楚了,國會大廈事件是個完美的陷阱,川普的支持者吞下了誘餌。圍困國會大廈是現代歷史上最大的政治權鬥。

阿波羅網李文波編譯,《閘道器專家》周四(28日)發布了獨立記者泰勒·漢森(Tayler Hansen)的文章,《衝擊國會大廈期間真正發生了什麼?是起義還是陷阱?》。

泰勒·漢森(Tayler Hansen)是《嬰命貴(Baby Lives Matter)》的創始人,美國調查記者和防暴記者。

漢森介紹說,2021年1月6日發生的美國國會大廈事件,被主流「媒體」標榜為「叛亂分子」和「恐怖分子」的騷亂。國會聯席會議確定選舉人團票之前,川普支持者就在華盛頓進行集會。主串流媒體說,川普總統號召支持者們採取行動,每個參與的人都是受到了川普總統的慫恿,才闖入了國會禁地。

今天,有偏見的主串流媒體只向公眾講了半個真相,以描繪出針對川普和數千萬支持者的不切實際的夢囈。

在這篇文章中,漢森了他錄製下來的事件過程,阿什莉·巴比特 (Ashli Babbitt)和其他5個人,在這次國會大廈事件中都悲劇性的死去了。


2020年1月6日下午12:13,在川普總統就選舉舞弊發表聲明的時候,一些人竟然就開始在演講的外圍區高呼「狗屁(BULLSH* T)」。此後不久,這群人開始聚集並前往美國國會大廈,但這個時候川普總統仍在發表講話,時間大概是12:20。(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國會大廈距離白宮附近的橢圓草坪約1.6英里,步行大約需要30-33分鐘。川普從上午11:58開始講話,下午1:12講話結束。在川普總統演講結束前的19分鐘,抗議者、激進分子和暴動分子就已經侵入到了國會大廈附近一英里遠的地方。

我是在中午12:50到了國會大廈的外面,3分鐘之內,暴徒就迫使國會警察撤退了,而且他們突破了保護國會大廈的兩組屏障,這是正式發生暴亂的地點。(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大規模騷亂在美國國會大廈爆發了有一個多小時,導致50多名警察和無數示威者受傷。連續的橡皮子彈、催淚瓦斯、胡椒噴霧和控制人群彈藥的彈幕都部署了出來,數千人受到影響。(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我碰到了我認識的波特蘭安提法出版社(Antifa Press)的人,當被問及是否來自波特蘭時,她點頭確認了。還可以看到安提法出版社正在拍攝同僚的合影,這是他們在形成特定敘事時,常使用的策略。(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橡膠彈藥打到一個人的臉上,留下了洞,給人的印象相當深刻,這個人之後又遭遇了胡椒噴霧。(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暴徒砍了鷹架,開始攀登,企圖繞過警察。20多分鐘後,暴徒成功地迫使自己越過了守衛國會大廈的其餘警官。(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看上去好像是個安提法挑釁者,摘下口罩喝水,後來發現有人在拍攝他,就馬上把口罩帶上了。暴徒打破窗戶爬入了國會大廈,也有一部分是通過一對從內部打開的雙扇門進入國會大廈的。還可以看到一名暴徒試圖踢門而入,但沒有成功,另一個人正在抽菸。(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大約下午2:35 巴比特開始從主流人群中游離出來。然後,我跟著她走到通向參議院會議廳的一個雙扇門,人群迅速跟進,一個戴著皮帽的暴徒開始猛烈地敲打窗戶。(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可以看到安提法組織者約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和黑命貴的人,在告訴警官「回家」吧。沙利文被捕後,面臨以下的指控:民事暴亂、行為不檢點和擅自進入禁區。他被拘留後幾乎立即就被放了,而且沒有保釋。(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有人在這裡看到沙利文試圖讓一名警官離開,以便他們可以進入參議院。這離巴比特遭到致命槍擊還不到一分鐘。

 

 

正在巴比特把頭探入窗框的當口,子彈就打中了她的脖子,當時躲在角落的特工沒有發出警告。三名保護雙扇門的警官貼著阿什利被槍擊的牆,也沒有發出口頭警告或試圖阻止她把頭探入。(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巴比特倒下之後,一名男子轉移了她的身體。在樓梯上看到三名國會大廈警察,他們都沒有想對巴比特的槍傷進行搶救。一會兒功夫,我打開手電照亮,以便發現槍傷。安置好巴比特後,使用按壓搶救,但我們無能為力。

主串流媒體報導說,巴比特是死在醫院裡的,這是謊言。我親眼看著巴比特的生命力在她的眼中流逝,她躺在紅白藍的旗幟中死去,她也是在同樣的顏色中為自己的國家服役了14年。

如果巴比特是在醫院去世的,為什麼把她抬下樓梯時是倒立的?難道傷口不受到壓力?(視頻請看原文連結

結論

我,泰勒·漢森,絕沒有促成和支持發生在1月6日的事件。話說道這兒,無需天才也能知道,沒有武裝的抗議者是不可能成功突破地球上防衛最嚴格的建築之一的,而且副總統當時還在這棟建築中。隨著時間的流逝,有一件事情是越來越清楚了,國會大廈事件是個完美的陷阱,川普的支持者吞下了誘餌。

圍困國會大廈是現代歷史上最大的政治權鬥。左派已經正式轉移了人們的注意力,這次左派是為了川普支持者而來。事件之後,我們目睹了有史以來技術巨頭們最密集的言論審查,針對的是川普總統、保守派還有真正的記者。技術巨頭告訴保守派,如果不想受到審查,那就創建自己的平台吧,保守派這樣做了。作為回應,蘋果和谷歌刪除了言論自由的帕拉(Parler)平台。主串流媒體試圖壓制獨立的、基於事實的報導,最終達到壟斷「真相」的目的。他們要讓美國人處於他們想要的境地。

這是安提法迄今為止最驕傲,最成就的時刻。眾所周知,安提法挑釁者被曝光在國會大廈造成最初的暴力和動盪,但這並不重要。自2020年5月以來,左翼極端主義團體造成了超過20億美元的財產損失,企圖燒毀聯邦建築物,造成30多人死亡。但是在安提法試圖占領波特蘭的聯邦建築,或者試圖占領納什維爾(Nashville)歷史悠久的法院大樓時,主串流媒體上就沒有任何關於「叛亂」或「恐怖襲擊」的報導了。左翼恐怖分子在他們的整個存在過程中,得到的是民選官員、名人和主串流媒體的稱讚。

與此同時,主串流媒體把衝擊國會大廈的每個人都貼上了「國內恐怖分子」的標籤,甚至包括數十萬在華盛頓特區聽完川普總統講話後,就離開華府的人們。我們這是見證了最高水準的雙標。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1/exclusive-independent-journalist-tayler-hansen-riot-turned-deadly-witnessed-us-capitol-riot/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阿波羅網李文波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408.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