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到底誰殺了甘迺迪?福克斯名主持:美精英篡改歷史 人民將承擔後果

《福克斯》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周三(2月3日)在他的「塔克·卡爾森之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節目中說,1月6日國會山暴動的真相被明目張胆地歪曲。有權勢的人正在篡改歷史,而美國人民將為此承擔後果。

圖為福克斯新聞著名節目主持人卡爾森。

《福克斯》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周三(2月3日)在他的「塔克·卡爾森之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節目中說,1月6日國會山暴動的真相被明目張胆地歪曲。有權勢的人正在篡改歷史,而美國人民將為此承擔後果。

以下是該節目的文字翻譯稿:

1963年11月22日,李·哈維·奧斯瓦爾德(Lee Harvey Oswald)謀殺了美國總統。就這一謀殺案有很多問題,但是從來沒有人問李·哈維·奧斯瓦爾德到底是誰。

奧斯瓦爾德是一個充滿激情而又堅定的共產黨員。1959年,他放棄了美國護照,投奔了蘇聯。在那裡,他與一位俄羅斯婦女結婚並居住在明斯克。三年後,他回到了美國,並立即開始參加集會,支持古巴的卡斯楚。1963年秋天,奧斯瓦爾德前往墨西哥城,與在那裡的克格勃特工會面。在此的幾個月前,他在達拉斯曾試圖謀殺埃德溫·沃克(Edwin Walker)將軍,因為沃克發表了攻擊共產主義的演講。

奧斯瓦爾德從未隱瞞自己的政治立場,哪怕是一丁丁點。他向任何願意聽的人喋喋不休地談論共產主義。然而,許多美國人從未真正明白奧斯瓦爾德的想法,因為新聞媒體沒有告訴他們。相反,媒體幾乎立即就開始講述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他們認為,甘迺迪總統是被保守派人士謀殺的,可能是被他們常說的「仇恨」這樣的保守主義本身所殺害的。

解釋從來都不是很精確,但說法總是一樣的:右翼殺害了約翰·甘迺迪。蘇聯自然很樂意這一說法。正如蘇聯發言人所說,刺殺甘迺迪的道義責任與「巴里·戈德沃特(Barry Goldwater)和其他右翼極端分子」正好吻合。最後,協調一致的謊言獲得了回報。一年後,戈德沃特在大選中以歷史性的挫敗輸給了民主黨人林登·詹森(Lyndon Johnson)。那時,許多選民將戈德沃特與謀殺案聯繫在一起。

幾十年來,媒體不斷重複這種謊言。在甘迺迪遇刺50周年之際,《紐約客》雜誌仍將甘迺迪的遇刺歸咎於反共產主義,而事實上,甘迺迪是被一個公開宣誓的共產黨人謀殺的。僅僅因為聽起來很荒謬,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會說實話。到現在為止,很可能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這就是事實。他們為什麼不相信呢?那是因為他們就是這樣被告知的。

歷史已成為一種政治工具,而不僅僅是記錄所發生的事情。歷史是塑造未來的一種方式。歷史被用來傷害某些人,並幫助另外一些人獲得權力。歷史從來都不是中立的。我們正在看到我們自己的歷史就在我們的眼前被篡改。看看下面這段話,這是歷史學家貝施洛斯(Michael Beschloss)周二(2月2日)晚在MSNBC上說的。

貝希洛斯說:「這是一名美國總統煽動了叛亂,對國會發動的恐怖襲擊……我們紀念9/11。我們銘記一個事實,即有的襲擊成功了,有一個幾乎要成功了,那就是試圖用飛機撞毀國會大廈,並殺死眾多的國會議員。那幾乎就發生了。而這次的恐怖襲擊確實發生了。」

正如貝斯洛斯在過去24小時裡反覆強調的,我們必須「永遠不能忘記」。貝希洛斯確實是一名歷史學家,就像有人覺得7-11便利店是一家餐館一樣,但是他兜售的是所謂的通俗歷史,即只是在報紙和有線新聞中報導的歷史。但對於那些曾經生活在網際網路時代之前的我們來說,這些媒體是有偏見的。

對於30歲以下的美國人來說,歷史是在社交媒體上專門撰寫的,那是真正煽動者的樂園。在技術平台的領域裡,人們甚至不考慮現實。在特定時間和特定地點實際發生的一切完全無關緊要。意識形態才是至關重要的。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當然是玩這種媒介的大師。這是她在Instagram上向全國的孩子們所描述的1月6日事件。

AOC說:我衝進浴室,關上門,然後一直聽到砰、砰的聲音……突然間我打開門,聽到有人試圖進入室內,進入我的辦公室......我只是聽到,「她在哪裡?她在哪裡?這一刻我以為一切都完了。」我們以前曾播放過類似這樣的視頻,我們一直在取笑它們,但實際上並不有趣。人們會相信這種廢話,有些人已經相信了.那天在國會大廈的任何人都知道這很荒謬。AOC辦公室的走廊上根本就沒有騷亂者出現。川普的選民並未試圖殺她。與任何民主黨人相比,騷亂者對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更加憤怒。

在某種程度上,你在1月6日看到的是黨內鬥爭,這是針對共和黨領導人的沒腦子的破壞行為,源於長期的挫敗感。操控共和黨的人不在乎選舉他們的人。長期以來都是如此,但共和黨選民終於看清楚了。1月6日,他們爆發了。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可能比AOC或奧馬爾(Ilhan Omar)面臨更大的危險。他們呼喊著可憐的彭斯的名字。但他什麼也沒做,但是他們對他很氣憤。那不是為暴亂辯護,甚至也不是為一個思想觀點辯護。那就是事實,那就是實際發生的事情。

但現在事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來為發生的事情寫歷史,誰來定義事實是什麼。民主黨人在幾個小時之內就開始將騷亂描述為種族襲擊,這是有原因的。如果你先看一下,並且了解了所發生的,你聽來會覺得很困惑。儘管糟糕透頂,但那天發生的一切和種族並沒有關係。與種族有關的說法是荒謬的幻想和謊言。但是沒有人反駁這一謊言,所以他們就不斷地重複。幾周後的今天,這成了事情發生的公認版本。有權勢的議員在眾議院中說起這事就好像是真的一樣,就好像已經被一些客觀調查證明了。

他們為什麼要用希夫(Adam Schiff)的話聲稱是某種「什麼民族主義的起義」?你知道答案,每個人都知道答案,儘管幾乎每個人都因膽怯而不敢大聲說出來。他們那樣說,他們就可以把你與闖入國會大廈的人歸類在一起,並因你沒有犯過和從來都不支持的罪行而懲罰你。

如果1月6日發生的是一次騷亂,那麼我們可以逮捕騷亂者並懲罰他們,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如果1月6日發生的是暴動、一個失敗的革命、一場未遂政變,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那麼,我們就需要採取軍事行動,對自己的人民發動一場新的戰爭。毫不奇怪,這正是他們所期望的。

中情局前官員格里尼爾(Robert Grenier)周二(2月2日)對NPR說:「即使在9/11之後看似高度危機的情況下,在阿富汗的基地組織的人數確實很少。我們行動的目的是追捕基地組織成員,但主要是為了消除他們賴以生存的支持環境,這意味著要與塔利班作戰。我認為,這是我們在這裡需要應對的核心問題,即追捕那些罪犯。」

在像我們這樣的以前和平的共和國中,在華盛頓似乎沒有人認為這類談話令人震驚。參議員麥康奈爾近日在參議院發了一條推文,抨擊普京的一些劣跡。俄羅斯仍然是真正的威脅。但是麥康奈爾沒有提到、也幾乎從來不會提到的威脅是他自己的選民。這些選民現在被重新歸類為「基地」組織恐怖分子,並受到相應的對待。

自稱是中間偏右的《華盛頓審查員》(The Washington Examiner)周一(2月1日)刊登了前中央情報局官員卡洛爾(Kevin Carroll)的文章說:「在1月6日的未遂政變中我們看到了5人死亡。」但是,卡洛爾沒有解釋這5個人到底是誰,或者他們到底是怎麼死的。要知道這一點就非常好。但事實並非重點。關鍵是這是一場未遂的政變,美國政府需要採取相應行動。

卡洛爾總結說:「我們擊敗了基地組織,也可以對上個月襲擊我們民主的法西斯暴徒做同樣的事情。但前提是我們對內部的敵人要採取類似的硬性措施。」

把美國人像基地組織、內部的敵人那樣對待。顯然,這是針對1月6日騷亂新保守派的立場。為什麼它不成為這個國家每個人的立場?因為那是他們在寫歷史,而我們讓他們去做。但是我們需要為那段歷史的後果做好準備。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凌浩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6/1553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