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親歷被鬥的兩個地主婆

作者:

文革第一次鬥地主是批鬥一個地主婆老太太。當時我還沒有上學,聽到村里大喇叭喊要開批鬥會,於是趕緊和幾個小夥伴一路大呼小叫著「看鬥地主嘍」跑到大隊部前面的場院去看熱鬧。擠到了最前面,但見一個老太太拄著拐棍顫巍巍地站在一張桌子前。桌子後面坐著支書,桌子旁邊站著一個民兵,全村的社員包括學生們都席地而坐。批鬥會開始,那民兵領著人們開始一遍遍喊「打倒×××」。只聽見學生們呼應,大人們的反響稀稀拉拉。

喊完口號,那民兵突然走到老太太跟前,一腳踢飛了她的拐棍,並大喝一聲:「站好啦!」老太太的拐棍應聲而飛,她一個趔趄,險些摔倒。老太太艱難地彎下腰拾起拐棍,嘴裡還嘟囔了一聲:「看看,差點砸著孩子。」然後努力地站直身子。批鬥會在「打倒×××」的口號聲中結束。

第二次是批鬥老兩口。當時我已經上學了,在學校的組織下親臨現場。批鬥會的布置依然是被批鬥者站在桌子前,桌子後坐著支書,桌子旁站著一個民兵,我們席地坐在對面。老頭兒的罪名是「破壞生產」,老太太的罪名是「攻擊新社會」。

批鬥會照樣是在「打倒×××」的口號聲中開始的,跟著賣力氣喊口號的依然是一群學生。聽了支書嚴肅的批判發言,我們才明白,原來老頭兒後半夜澆地時迷糊了一會兒,被隊長抓個正著;老太太是和別人聊天說雞下蛋的事情時說了一句「雞不吃紅高粱不下蛋」,結果被幾個長舌婦七傳八傳傳到了支書耳朵里。不成想,一件平常事(下半夜澆地的人沒有不睡覺的)和一句平常話(大約是有人說雞不下蛋——可能因沒糧食餵雞,老太太接茬說了句「不吃紅高粱不下蛋」)竟然成了階級鬥爭新動向。兩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不但被打到一回,還被處以扣工分的懲罰。

這老兩口的孫女和我同班,長得很秀氣,學習也很好,因為家裡成分是地主,所以從來都是老老實實的。但即便如此,班裡一個調皮男生動不動就趁上自習的時間糾集幾個人「批鬥」那女孩子。有一天晚上,那小子閒得無聊,一聲招呼「鬥地主」了,就把一個板凳腿卸下來夾在那女孩子的脖子上,說是「戴枷板」,然後扭著她的胳膊讓她在教室「遊街」。那女孩子邊走邊哭,班裡學生的鬨笑聲幾乎把房頂掀翻。

十年過後,這兩個人竟然成了兩口子,而且小日子過得很恩愛。某年春節在他們家喝酒,說起往事,男的說:「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回到家給俺爹說起在學校的『英雄壯舉』,讓我好挨了一頓笤帚疙瘩!」女的說:「呵呵,那時我們都傻乎乎的。」但那時犯傻的豈止是不明事理的小孩子啊!?

後來讀了一些史料,才知道我當年見到的鬥地主還算是「溫柔的」。文革江浙一帶鬥地主,豎起根根高杆,頂置滑輪,讓地主分子坐進筐內,然後向上拉起筐子,一邊拉一邊問地主「看見蔣介石了嗎?」心眼實在的便說沒看見,結果被一直拉到頂端,然後手一松,被重重摔到地面,不少地主分子因此送命。

嗚呼!我們可以把那些在中國燒殺搶掠的日本戰犯施以無產階級的人道改造,然後送回日本,可為什麼對自己的同胞卻不僅僅是精神上打倒,而且甚至要肉體上消滅呢?中國的「外圓內方」策略有時實在不可理解!?

不能否認,世間確實有惡霸存在,但惡霸一定是地主嗎?地主中也出英雄,苦出身里也有敗類!陳忠實《白鹿原》最後寫到,一幫紅衛兵挖開了大儒朱先生的墳墓,發現一塊磚,一面刻著「天作孽猶可為,人作孽不可恕」,一面刻著「折騰到何時為休」。發人深思!

(選自《黑五類憶舊》第七期,2010-11-01)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黑五類憶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0/1555479.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