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感嘆!沒有共產黨 中國人曾這樣過年 習近平為何失算?變成了17-6

中國人曾這樣過年,如此美好和如今迥然不同;前江系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親信被雙開;騰訊高層被捕!也涉親信;中共對特斯拉變臉風暴來臨? 螞蟻「不平等」條款曝光,千億外國資金被綁死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我們的副頻道阿波羅新聞網中美聚焦,我是李雨函,今天是2月11號。星期四。美國的大年三十。亞洲時間的2月12號,星期五。大年初一。祝大家合家歡樂,幸福安康、大吉大利、永葆善心。

說到過年,我們先來看看作者嚴家偉親歷的,1949年前中國人怎麼過年,和現在迥然不同,連領救濟都沒人排隊。令人感慨。

然後我們看看回到今天的新聞。

習近平為何在歐洲失算?17+1峰會變成了17-6。

公安部挨批,隨即前江系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親信,前上海警局長被雙開。

騰訊高層被捕!被控分享微信個資給孟建柱親信孫力軍

中共對特斯拉態度突變,風暴來臨?

螞蟻上市「不平等」條款曝光,千億外國資金被綁死。

過年期間,我們還是一如既往,保證出報導,但因為觀看人數少,我們過年期間把內容放在主頻道發表。感謝朋友們對我們的贊助,訂閱,點讚,轉發和留言。

對比過年「新舊社會」迥然不同,領救濟都不排隊

作者嚴家偉的回憶文章說,現在一些五十歲以下的人,一提起所謂的「解放前、舊社會」便以為是「民不聊生」、「水深火熱」,是什麼楊白勞、喜兒,紮根紅頭繩就過年了。可以說那全是中共御用文人的瞎編亂扯。筆者作為那個時代的過來人、見證人最有發言權。

那時候過年,我親眼所見,不說百分之百,起碼也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歡歡喜喜的,而且都備有豐盛的菜飯、年糕,湯圓之類的食物。

而且那時民風古樸淳厚,貧者不存非分之想,富者樂善好施。

一到了臘月,街上就有民間自願樂於捐助的富人資助慈善機構,向有困難的人發放米、布、錢,願去領取的人就去領。既不需要「居委會」、「派出所」開任何證明,也不會問你是什麼成份,是城市還是農村人,是常住戶口還是暫住戶口。官方根本不介入這件事。

而且我親眼所見,去領慈善救濟的人並不多,這充分證明那時貧困的人並不多,甚至有點困難的人還不願去領,怕「丟人」,失了個人的尊嚴。做了好事的富人,從來不張揚。

所以舊社會不是什麼「水深水熱」,而那時的道德水準和良好的民俗、民風更不是今天我們這個所謂「新社會」能望其項背的。那時過年的文化生活完全是民眾自發自願的,諸如敬祖祈福、演社戲,舞獅、舞龍燈、燈謎會,從無官方的政治宣傳與說教介入其中。

我迄今印象尤深的是家家門前的春聯。從臘月三十開始,家家門口都貼上一副對聯。春聯的內容真堪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春聯的內容以喜慶吉祥之語居多,如:「一門天賜平安福,四海人同富貴春」;又如「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既有祝福也有勸導與期望。

可一到中共所謂的「解放後」,春聯都變成了「翻身不忘共產黨,幸福全靠毛主席」。溜須拍馬屁成了「新常態」。而今春聯在大陸普通人家已基本消失,只剩下機關單位門口一些政治口號了。

習近平為何在歐洲失算17+1還是17-6

剛剛結束的中國與中東歐17+1峰會,由習近平主持。今年的17+1變成17-6,有6個國家的元首,不滿中共之前的承諾跳票,婉拒出席,使得中共面臨一次嚴峻的外交挫折。

習近平在峰會致詞時表示,中國和中東歐國家堅持相互尊重,合作不附帶政治條件,堅持大小國家一律平等、共商共建共享,本著「17+1大於18」的信念建立合作架構。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這個17+1大於18的概念,卻被歐洲媒體嘲笑為希望不會淪為17-6小於11,冷落中共的六個國家都是來自東歐的北約成員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斯洛維尼亞,以及三個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他們的總統或總理都沒有參加會議。

有外交官就表示,前一天,中共外交官向這些國家施加壓力,要求派遣「更高級別的代表」。

為了讓習近平面子上過得去,北京當局在周末特意召見首腦不出席17+1的國家駐中國大使,表示總統或總理本人不能親自出席,中方希望用事先錄製好的錄影替代。一位外交官說,「中方向我們施加了巨大壓力」,不過,他們還是挺住了。

歐洲媒體觀察,對於習近平來說,這是一次嚴峻的外交挫折,顯示中共在東歐的分而治之策略正陷入困境,將打擊中共拉攏中東歐的努力。習近平擁有一流的「分而治之」王牌,歐盟曾擔心歐洲會被中共分化,但是,疫情大流行中共的宣傳嚴重破壞國家形象,中東歐國家也開始對17+1機制轉為觀望,並對中共沒有兌現投資承諾感到失望,這次峰會太過政治、缺乏經貿內容也使得多位中東歐領導人婉拒出席。

這些國家急需外來資金,曾歡迎中共的一帶一路,但很快發現中共另有所圖,而且其外匯正在減少,無力支撐一帶一路的大撒錢行為,中東歐國家越來越不相信北京確實在提供他們最初想像的經濟待遇。

公安部挨批孟建柱親信前上海警局長被雙開

中共上海市前副市長、市警局前黨委書記、局長龔道安。

在中共中紀委巡視組點名批評公安部肅清餘毒不到位後,中共上海市前副市長、市警局前黨委書記、局長龔道安10日被雙開。龔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親信。近來,中共公安系統接連遭清洗,矛頭直指孟建柱。

2月8日,中共巡視工作領導小組集中發布了十九屆中央第六輪巡視反饋情況。中共中紀委巡視組點名批評,公安部肅清餘毒不到位,並點名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

評論員魏晉分析說,所謂清除「餘毒」,實際上不止針對周永康這類「死老虎」的「餘毒」,還有半死的孟建柱這類「大老虎」之毒。

不過,中央巡視組這次點名反饋中,孫力軍之後出事的重慶警局長鄧恢林,上海警局長龔道安,並沒有提及。

2月10日,中央紀委國監委網站發布通告稱,龔道安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現年56歲的龔道安,是湖南澧縣人,落馬前擔任上海市副市長,市警局黨委書記、局長、督察長,上海公安學院院長。而在上海任職前,龔道安先後在湖北省公安縣擔任刑警,後升任湖北省咸寧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警局黨委書記、局長。2010年11月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長,2012年10月任十二局局長。

龔道安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舊部。孟建柱2007年至2012年任中共公安部部長期間,龔道安2010年11月起先後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長、局長。

公安部十二局又稱行動技術局原稱技術偵查局,其職能為專門為其他警種提供技術支援,包括追蹤、監聽、定位等。

港媒此前中共公安部十二局是公安部最有實權的部門之一,曾是中紀委經常動用的監聽力量,和國安部等其它中共情報部門一樣,十二局也直接捲入黨爭。

過去近一年來,中共公安系統接連遭清洗,矛頭直指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孟的舊部多有落馬,包括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原重慶副市長、警局長鄧恢林等。

騰訊高層被捕!被控分享微信個資給孫力軍

《華爾街日報》報導,知情人士透露,騰訊高層張峰(Zhang Feng),自去年初以來就一直受到中共官方反貪污調查,原因是張峰將微信數據轉交給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

江系孫力軍正在北京接受調查,原因是違反中共規章。

報導提到,騰訊主席馬化騰並未接受調查,也可以自由離開中國,去年馬化騰曾到新加坡旅遊。根據張家口市商務局於2018年的新聞公告顯示,張峰為騰訊集團副總裁。

中共對特斯拉態度突變,風暴來臨?

美國特斯拉前幾年在美中貿易關係開始惡化時,毅然在上海大舉投資。日前,特斯拉在華企業近期遭多部門約談,要求其遵守中國法規,而中國民間亦開始質疑,特斯拉的產品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美國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在中國北京和上海的企業,近期被中國市場監管總局、網信辦、工業和資訊化部、交通運輸部以及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就消費者反映的異常加速、電池起火、車輛遠程升級(OTA)等問題約談。當局要求特斯拉嚴格遵守中國法律法規,加強內部管理,落實企業質量安全主體責任,有效維護社會公共安全,切實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有學者認為,中共試圖壓制特斯拉汽車在中國發展速度。

中國金融學者司令10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作為新能源汽車行業,其技術都處於上升過程:「所以特斯拉在這個過程中出現電池起火,發生的一些事故,首先都是個案,比例比較少,在大概率中非常難以避免,即使傳統汽車都有可能出現小問題。但特斯拉覺得自己很冤枉,中國的政府和民眾只拿他出問題說事,對其它新能源汽車出問題視若無睹。」

司令說:「中國政府可能想借這個機會,進一步壓縮外企新能源汽車在中國的發展空間,她試圖把市場份額,更多的讓利給本國企業,尤其是國企或混合所有制企業。」

中國選車網總裁管學軍,近期在一個論壇上,直指特斯拉汽車可成為獲取中國情報的工具。

汽車用戶李先生認為,這種聳人聽聞的推理難以服人。他說,特斯拉在中國受到排擠,有一個重要原因:「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跟特斯拉最近言論比較崇尚言論自由,為爭取言論自由發聲,包括他還要搞一個網站,還要搞一個作業系統。至於特斯拉是不是要用汽車作間諜行為,我覺得這個事情只有某個國家才會做,其他國家不屑於做這種齷齪的事情。」

螞蟻「不平等」條款曝光,千億外國資金被綁死

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集團(Ant Group、下稱螞蟻),在香港上市前一刻遭中共政府剎停,轟動全球金融業。《華爾街日報》取得外國投資者在2018年與螞蟻達成的投資協議條款顯示,螞蟻沒有提供上市時間表,外國投資者不享有董事局席位和投票權,一旦上市不成功,亦沒有回報保證。分析指,外國投資者多達140億美元,約1,085億港元資金被螞蟻綁死,目前離場無路,只能耐心等待。

報導指,螞蟻與全球投資者在2018年6月達成協議,籌得140億美元資金,成為當時全球市值最高的初創企業。其中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投資了7.8億元、馬來西亞國庫控股投資了6.5億元、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局投資6億元。美國銀湖資本、華平投資、凱雷集團、普信集團的投資金額也分別達五億元或以上。

該報引述知情人士指,螞蟻集資金額當中,超過100億元由其離岸空殼公司所籌得。螞蟻為了確保在中國獲得經營許可,必須在中國註冊,但這做法會限制公司直接向外國投資者集資的能力,因此透過成立離岸空殼公司的安排,進行集資。

消息指,當時螞蟻與海外投資者簽訂的投資協議,沒有提供上市時間表,不會提供董事局席位和投票權;一旦上市計劃不成功,亦沒有提供回報保證,並限制投資者撤資,對海外投資者非常不利。

《華爾街日報》分析指,一般初創企業集資時,會給予投資者「退股權」(exit rights),承諾在某個年期內上市,否則須贖回其股份並支付承諾的回報。另外,該投資協議也沒有反稀釋條款(anti-dilution provisions),意味螞蟻日後巿值一旦下跌,投資者將要蒙受損失。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唐寧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2/1556328.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