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人評「春晚」:恥辱與笑話

中國網友製作的春晚觀眾分布圖。(圖片來源:網絡)

2月11日晚,中國黃曆庚子年三十,央視「春晚」如期登場。如果說過去幾年來,「春晚」在百姓眼中已從娛樂淪為黨宣的話,那麼在經過了局勢動盪的2020年後,一些中國百姓已開始評價說,「醒來的人把春晚當笑話」。

央視宣稱,今年春晚舞台主屏採用61.4米×12.4米的8K超高清巨型大屏幕,號稱首次採用AI+VR裸眼3D演播室技術,融通虛擬空間與現實世界。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劉士輝卻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春晚早就淪為中共的遮羞布、「繡花枕頭一包草」,極權體制對花哨科技的推崇和對人權的漠視構成極大的諷刺:

「這麼多年,春晚現在已經成了中國的一個恥辱,簡直是一個滑稽的笑話。中國那麼多人權災難,用一個歌舞昇平就可以掩蓋嗎?如果真正還權於民,不在這裡大抓捕、那裡(搞)百萬集中營--沒有春晚,人民依然歌舞昇平、發自內心的高興。粉飾太平,只能弄巧成拙。」

在2019年春晚播出後,就有不少國人吐槽對節目已經無感,例如安徽王先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很多人看清了春晚背後真正的意圖是給中國幾億民眾進行洗腦,是共產黨的宣傳手段,「希望這個春晚不會再有幾屆了」。

還有人說:「我已經有12年沒有看春晚了,我身邊的朋友也是有好幾年都不看春晚了,我們群里大家除了在談論劉謙的造假魔術外,很少有人聊春晚。」「在我們眼裡,春晚以前是帶軟文的官宣,大家還把它當作吐槽的對象;現在的春晚是黨宣,越來越像樣板戲,連吐槽都沒有人想吐槽了,就是『無感』。」

2020年中國人更是經歷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衝擊,也目睹中共對香港人的打擊壓迫。這些切身經歷加劇了百姓對粉飾太平的春晚的厭惡。

針對今年春晚中宣揚武漢抗疫所謂「勝利」的小品《陽台》,武漢市民余全紅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對於那些被隔離的人、家裡有人死去的人,什麼叫勝利呢?這個字眼,用在他們身上,合適嗎?只是政府和工作人員感覺勝利了,要歡呼。」

北京獨立記者高瑜認為,《陽台》不敢講李文亮,只敢烘托一派喜樂的群英相,平常說夢,晚會就是唱夢:「按他們的意願,非常完滿地要把2020年結束。他們挖空心思,既不表現生命的苦難,而且把人們失去自由、不許出門用歌曲來表達,整個就是一場『歡樂』、一場夢。」

針對春晚邀請成龍劉德華等港台藝人捧場,劉士輝認為,「(成龍)他還有心給共產黨暴政塗脂抹粉,真是不知羞恥。(中共對)香港抗爭運動連根拔起的這種打擊,簡直觸目驚心,全世界都認為不可思議。傷口還沒有癒合,汩汩的鮮血還在湧出,再歌舞昇平又能怎麼樣?」

在今年春晚前,有網友半玩笑的發布觀眾分布圖,展示不同地域對節目的態度。有推友說:

「這是春晚觀眾分布圖,我怎麼覺得像疫情嚴重度分布圖呢?」

「我小時候喜歡看,現在已經十多年不看了,包括CCTV系列等國內所有電視頻道。醒悟後,拒絕一切宣傳。」

「早就不看20多年了,愚弄老百姓。」

「加長版新聞聯播。」

「家裡的老人會看,不過每次都是看個個把小時就罵罵咧咧的關掉了電視。」

自由亞洲指,公開數據顯示,近年來春晚收視率僅在30%左右浮動。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2/155649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