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平:權力的牛可以犇多遠?

作者:

牛年開篇,恭祝《蘋果》讀者、作者新一年吉祥如意、身心健康。

牛年伊始,眼見香港、中國、美國政權大耍威風,盡顯權力的傲慢,不期然想到權力的牛在牛年可以犇多遠?1970年代,美國曾把權力的傲慢作為一種精神疾病研究,與當年的民權運動相呼應。40多年過去,權力精神病的病症隨著武漢肺炎肆虐而惡化,人民想維護身心健康,殊為不易。

壓迫性體制具排他性和標籤化

牛,其動物形象是吃苦耐勞,但在中國北方方言則用以形容厲害或囂張,類似粵語的巴閉,借用來形容權力的傲慢,也應牛年之景。實際上,現時各地政權的濫權行為,更符合1970年代美國學術界、醫學界提出的權力精神病的病症。其中,紐約州立大學教授薩斯(Thomas Szasz)在其名著《意識形態及精神異常》(Ideology and insanity)中指出,統治者往往以支持或反對自己的主張劃分敵我,形成排他性的壓迫結構;壓迫的體制本質是一種以精神虐待別人的精神變態,它不理別人有什麼意見,等到別人忍無可忍而開罵或抗議時,就透過標籤別人而占到惡人先告狀的便宜,享受虐他的樂趣與好處。

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林鄭政府的防疫抗疫措施,符合薩斯所開列的權力精神病病症的不勝枚舉。從拒絕醫護要求封關防疫,到勞民傷財的社區普查、突襲式封區,再到強制市民嘟「安心出行」碼,讓市民受夠了權力的傲慢。限聚令的選擇性執行,更凸顯壓迫性體制所具有的排他性和標籤化。警務處長鄧炳強一句「作為警察更加需要知法犯法」的口誤,豈不是權力精神病的潛意識表現?

1970年代美國研究權力精神病權威之一、親身參與民權運動的精神分析師史坦納(Claude Steiner)曾指出,權力的傲慢與精神的迫害是一種虐他式的心理疾病,並出現在社會及政治控制的方式中,結果會造成人們對政治及社會的疏離,對現狀不得不忍耐接受。這豈不是對林鄭政府行為的直觀描述和目的深刻探究?

中國難脫隱瞞疫情致肆虐之責

當然,林鄭政府背靠的中國政府,在抗擊武漢肺炎時所表現出來的權力更是牛氣沖天,封區封城不在話下,連世衛都被它當作表揚自己抗疫成效的布景板。中國一面聲稱世衛是國際衛生領域的多邊權威機構,「不是想來就來、說走就走的遊樂場」,以此指摘美國未聽世衛號令,另一方面,就算同意世衛專家踏足武漢,仍只許就溯源問題「交流合作」而「並非調查」。

但世衛專家組成員班恩巴瑞(Peter Ben Embarek)昨日接受美國CNN訪問時表示,有跡象顯示2019年12月武漢市疫情範圍比先前所想更廣泛,傳播時間也可能更早。中國迄今難脫隱瞞疫情、以致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之責。

令人遺憾的是,權力的傲慢不只出現在中國、香港這樣的威權國家和地區,也出現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美國疫情失控,川普政府難辭其咎,也自食其果。若非受累武肺疫情,在閃亮的經濟成就照耀下,川普的連任之路豈有障礙?

但是,在川普卸任後,民主黨發起的二度彈劾,仍在中國牛年到來後以失敗告終。這展現的是狙擊川普捲土重來的政治企圖,也是一種權力的傲慢的展現,對美國彌補社會撕裂、抗擊武漢肺炎、遏止中國搶奪國際秩序領導權何益之有?一旦權力的牛狂犇,必然與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馳。或許,民主與專制的分別,最終將表現在誰能更快更有效地勒住狂犇的權力牛,更快更有效地正視、防治權力傲慢的精神病。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17/1558201.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