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看看北京上海的豪門高端保姆圈 這才叫降維打擊

很久之前,網絡上曾流行過一個段子。

小夫妻結婚時夢想住海景別墅,沒事就抱著狗在陽台上曬曬太陽,邊喝咖啡邊看海。

兩人辛辛苦苦打拼多年,終於實現了夢想。

買了海景別墅,也買了狗。

但房貸壓力巨大,每天早出晚歸,拼命賺錢,只能請保姆打理家務照看狗。

於是,他們家保姆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抱著狗在陽台上曬太陽、喝咖啡、看海。

僱主打拼了一輩子,終於讓保姆過上了他們原本想要的生活。

今天,段子裡描繪的場景,正在現實中上演。

北京順義,每一個別墅小區裡的住家阿姨,過的都是上述段子裡的生活。

作家@反褲衩陣地因常常出差無人照顧家中貓貓狗狗,經朋友介紹意外進入了服務北京各個知名小區的阿姨群,從此看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比如:每天吃酪梨沙拉、開奔馳G55出入,住在有私家草坪大宅里的,便是順義某別墅區獨棟樓王家裡主事阿姨的日常。不僅如此,因為僱主家裡太大,日常清潔工作額外有專門的清潔工負責,由主事阿姨指導完成,阿姨本人只負責精洗部分和煮飯。她還有另外兩名同事,一人專門負責帶一名小孩,陪吃陪玩陪睡陪上興趣班,其他諸事不管。

一個原本與上流世界完全不搭架的人,搖身一變憑藉著「保姆」身份實現生活品質跳躍,抵得上二次投胎。

還有一次,@反褲衩陣地的爸媽來北京看他。

那時他家裡有個兼職打掃衛生的阿姨,這阿姨在另外一個豪宅僱主家服務了超十年。

他媽媽逛超市時發現超市大白菜在超低價打折,不光自己買了一堆,還拉著兼職阿姨一起,讓她也買了一堆。

回去的路上,他媽媽拖著沉重的大白菜,叫兼職阿姨一起等超市班車。

沒想到,兼職阿姨淡淡拒絕:「不用,我等我家司機來接我。」留下他媽媽一人在風中凌亂。

你永遠也猜不到,在超市門口坐上豪車的,不是貴婦,而是貴婦家的保姆。

一面住著上億豪宅,坐著豪華轎車,吃著進口牛排,每天在私家大草坪溜純種名犬,過著頂流生活。

另一面,在豪門裡當保姆當久了,阿姨們的商業思維也被開發出來。

有的阿姨利用業餘時間,自學了寵物美容技術,又多了一門吃飯的手藝;

有的阿姨在東家干出好評來,憑藉不斷的牽線搭橋,從壟斷一片別墅區,到聯合起老家的姐妹在北京開了自己的保潔公司。

還有一個私企老闆,幾十人規模的小公司,發朋友圈說家裡阿姨突然間跟他請辭。

原因是加拿大移民文件批下來了,要去溫哥華定居。還要把上海的三套房子賣一套,再去溫哥華買個別墅。

順義別墅區的阿姨們,可謂傳奇。

從北到南,從首都到魔都。

在那些不可思議的大城市裡,見多識廣的保姆們已經開始碾壓中產。

甚至於,保姆與保姆之間開始形成了鄙視鏈。

自媒體[email protected]格十三在生孩子之前,找了個幫忙的阿姨,姓王。

王阿姨的上一個東家,住在陸家嘴CBD的稀有豪宅區仁恆濱江園,均價十二萬起。這也意味著,王阿姨的起點已經秒殺其他同行。

來到十三姐家的第一天,王阿姨就發出了感慨:「你們這個小區,不行。」

十三姐很懵,以為王阿姨說的是小區環境和房價不行,沒想到她接著說:「你看看,這都幾點了,已經晚上7點多了,小區里怎麼這麼多小孩在外面狂奔和喊叫?這個點,小孩們不是應該在練琴,練書法,練一字馬嗎?」

原來在上海,最高級最見過世面的保姆,是個教育專家。

她們穿越在各個別墅區,帶東家的小孩上補習班,去英語角,監督鋼琴陪練薩克斯,懂些籃球是門檻,更可揮高爾夫球桿,耳濡目染地將「教育氛圍」視為一個小區的檔次分級。

後來王阿姨通過自己的努力,考出了高級證書,從十三姐家升到了比上一個東家更高級的小區。

這就是魔都保姆圈裡的家庭教育鄙視鏈:

僱主和保姆一起苦練孩子的素質教育的>僱主親自苦練孩子教育的>孩子傻讀書的>孩子由爺爺奶奶散養的

連阿姨都深諳讀書改變命運之道,如果你不努力的話,連保姆都不願意到你家來。

魔都保姆圈相對於順義保姆圈的硬核之處,在於你永遠不知道家裡的阿姨是怎樣的高人。

有一網友,某次去上海的姑媽家裡參加聚會。

穿西裝戴領結的小侄子坐在鋼琴面前,施施然彈了一曲,網友一頓猛夸,從指法到氣勢再到姑媽培養孩子的方法,還沒說完,姑媽家的保姆阿姨輕飄飄說了一句:「第二小節有個音不對,是升FA。」

網友的臉當時就僵了,愣在原地。

後來才知道,那阿姨的女兒在上海音樂學院就讀。阿姨從女兒三歲開始就一路陪著鋼琴考級,自己也有音樂基礎。

所以,當一個上海人能夠叫自家的保姆一聲「阿姨」,那都是發自肺腑的尊稱。

她們或音律全通,或知曉律法,或眼界比僱主還開闊,完全擺脫了過去關於「保姆」二字的刻板印象。

當然,不管是什麼圈子,只要前面加上「高端」這兩個字,就說明這圈子也不是那麼好進的。

還記得去年寫過的劉雙嗎?

32歲的家政阿姨劉雙,開出「保潔做飯不干,主要是陪小孩」的條件,依舊有僱主開出2萬元的月薪,爭搶著雇她。

她的應聘履歷含金量十足。

在大學期間,劉雙本碩連讀七年,精通法語和英語。

畢業後進入國內某知名通信公司,外派非洲,年薪三十萬。

還有一年的早期教育經驗,在輔導小孩上可謂實力與經驗兼備。

在高端保姆圈裡,大多數客戶都是企業老闆或上市公司的高管,他們更加青睞學歷高的保姆。

一二線城市裡,除去學歷的要求,持證上崗也是主流:育嬰師證、駕駛證、教師證、營養師證、廚師證、護士證……上海的保姆人均持證2.7本,北京的最少也有1.51本。

技多不壓身,據《ELLEMEN睿士》報導,家庭園藝、照料寵物、手工編織和電腦操作,是最受歡迎的四大保姆技能。

過往的履歷更能決定著你被僱傭的機率,像是照顧過外籍家庭或是在湯臣一品這樣的豪宅工作,那就已經屬於佼佼者。

至於受聘者對自己的要求,呈現在簡歷上的也開始多元且專業:

「李阿姨,24歲,本科,住家家教,口語流利,可以直接跟外籍人士溝通,做過外企公司客服和家教……」

「蘇阿姨,44歲,本科,開車熟練,在墨爾本早期教育中心做過10年助教老師,回國在國際幼兒園做過園長兼帶班老師……」

「陳阿姨,30歲,新北京人,清華大學化學系碩士,NECCS全國大學生英語競賽特等獎、全國大學生機器人大賽一等獎……」

「陳阿姨,27歲,留美碩士,高級育嬰師,精英早期教育師、小兒推拿師、國家中級游泳教練,原本在紐約是商業數據分析師,因疫情回國,從事早期教育育兒類工作……」

從本科到博士,從70後到80後,在高端保姆這個圈子裡,家政不斷趨於年輕化和精英化。

畢竟,豪宅里不缺廚師和司機,他們要找的,是能給予孩子更高質量陪伴又能兼顧家庭的幫手。

所以,每一位豪宅里的住家阿姨,她們自身的能力,足以配得上僱主所給予的高薪待遇。

2020年12月上海開放大學召開家政本科招生啟動大會

我知道肯定有人要說,呵,再牛不也只是個保姆麼。

工作不分貴賤,倘若真要分個高低,這高低也是由你自身的能力來決定的。

私企青睞985、211的學生,國企也按照本碩博劃檔,玩遊戲的也分月入千萬的職業選手,和打遊戲虛度時光的「廢柴」。

你是什麼人,你在什麼檔次,全憑你自己定義。

北大畢業去當房產經紀人的黃燦,掛上熱搜時,不少人嗤笑她考那麼高文憑有毛用,還不是個賣房子的仲介。

可深入了解才發現,黃燦這些年已經賣掉了228套二手房,7套新房,同時還租出去21套房。

細心的網友測算,在北京,按照每套房子600萬來計算,黃燦賣出去的房產金額有13億之高。

再按1%抽傭的比例估算,黃燦早已是千萬富翁。

還有同樣是北大畢業,背負了無數罵名的陸步軒。

因為畢業去西安豬肉遭全網嘲諷「北大屠夫」,他曾公開道歉:「對不起,是我給母校抹了黑。」

後來,他和同是經營豬肉生意的北大師兄陳生相識,二人攜手在海南、廣東、廣西等多地建立養殖基地,在基地培育出一號土豬種苗。

幾年後,一號土豬的年銷售額超過10億元,價格比普通豬肉貴一半左右,站穩了高端肉品市場。

20年過去了,陸步軒的一號土豬品牌,年營業額達到了18個億。

這一次,他終於說出了心裡話:「如果不讀北大,我豬肉可能也賣得不錯,開兩三家店面,衣食無憂過一生。但是現在我要打造的是行業領先的品牌。」

當年黃燦賣房子,評論區點讚最多的一句話是「當高學歷的人俯下身子,他就贏了」,用在陸步軒身上,亦是如此。

不是所有從清北交復走出來的高材生都要去做大眾口中的「高門檻」工作,只要自己確定想走的那條路,一直走下去,那就是最好的路。

當一個保姆、客服、仲介、肉販是很容易,但要是成為第一保姆、第一客服、第一仲介、第一肉販,絕不是輕輕鬆鬆就能達到的。

只要一個人的能力撐得起他的夢想,或是退一步,當一個人的能力撐得起全家的口糧,那他便值得褒獎。

寫下這些豪門保姆的故事,當然不只是為了八卦。

博君一笑的同時,更想告訴大家:

這個時代瞬息萬變,你以為的歲月靜好其實一戳就破,現實早已是風起雲湧和大江奔流。

換句話說,如果你是個孩子,不努力讀書,那麼10年後20年後,或許保姆都輪不到你干。

如果你是個成人,不努力工作、持續提升,那麼10年後20年後,或許房產仲介都不會再要你。

網上一直流傳一個段子。

985是軟臥,211是硬臥,雙非一本二本是硬座,三本是站票,專科擠廁所,其他的趴火車頂上。

不同的學歷,拿著的是不同的車票,你遭遇的不僅是「舒適度」的不同,更重要的是你們的終點站也不同。

有人可以舒服地坐到終點,有人中途被迫下車,有人在剛發車就被摔下軌道……

願你我,都能成為那個一路坐到終點的人。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王耳朵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310/1566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