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賈寶玉和襲人偷試,祭奠晴雯,林黛玉卻不惱?看真實的療毒湯是啥

縱觀《紅樓夢》金釵十二釵,正冊、副冊、又副冊,總共36人,個頂個都是絕世美人,而這些女子中,很多都對寶玉有曖昧的想法。所以很多讀者羨慕寶玉,享盡齊人之福。

但正如現在很流行的一句話,「不在其身,不知其痛」,林黛玉、史湘雲、薛寶釵、妙玉、襲人、晴雯……大觀園裡群芳爭艷,固然讓寶玉賞心悅目,但他卻一直被一件事困擾——嫉妒。

第80回,薛蟠新娶的正妻夏金桂,攛掇薛蟠百般毆打、折磨香菱,致她釀成干血之症,照應她的判詞「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香菱——一個花季女孩,因為夏金桂的嫉妒奪夫之心,被折磨致死,寶玉這個絳洞花王痛惜之餘,又無可奈何。便趁著到天齊廟還願,向道士王一貼求治療女人妒病的方子。

這王一貼戲謔地說,到有一味湯藥可治,藥名就叫「療妒湯」,寶玉問可效驗嗎?這王一貼講道:「一劑不效,吃十劑;今日不效,明日再吃……橫豎這三味藥都是潤肺開胃,不傷人的……吃過一百歲,人橫豎要死的。死了還妒什麼?」

這王一貼的療妒湯雖是一個笑話,但告訴寶玉一個道理:女人奪夫之恨,活著一天就如影隨形,嫉妒這樣頑疾就不會治好,除非弄死一方,世界才能安靜了。這是何等殘酷!

《紅樓夢》賈家的故事,實際是警幻仙姑為度化寶玉、黛玉設置的修羅場,所謂千紅一哭,夏金桂對香菱的戕害,在寶玉身邊的女子中也在不斷上演。

1、襲人對晴雯:賊喊捉賊,至死方休。

襲人在寶玉夢遊太虛幻境後,就半推半就地偷試,自此之後,襲人一直把寶玉看得很緊。為此,襲人和俏麗的晴雯之間暗鬥不斷。

直至晴雯病中被王夫人拖著攆出大觀園,死在表哥多渾蟲家,襲人對晴雯可謂惡語相向:「那晴雯是什麼東西,就費這樣心思,比出這些正經人來,她縱好,也滅不過我的次序去……」

寶玉都懷疑,晴雯的死是襲人告密的:「怎麼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單不說,又單挑不出你和麝月、秋紋來?」

襲人自身和寶玉偷試,卻污衊晴雯,這種賊喊捉賊的伎倆,其實都是嫉妒之火熊熊燃燒的結果。

2、寶釵對黛玉:當面親密,背後出賣。

寶釵希望藉助元春之手賜婚,完成金玉良緣,不想被賈母一招制敵,抵抗住了薛家的陰謀。

此後,寶釵換了計策,細心體貼黛玉,從情敵處成閨蜜,80回後,「玉在匱中求善價,釵於奩內待時飛」,寶釵因為取得了黛玉的信任,順勢把黛玉給賣了。

不僅是黛玉,就連襲人,寶釵在和黛玉競爭寶玉少奶奶資格時,將襲人吸收入金玉良緣團隊,但在80回後,「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寶釵把襲人嫁給優伶蔣玉菡。

寶釵對黛玉、襲人的無情,都是嫉妒惹的禍。

其實寶玉問王一貼有沒有治療妒忌的方子,心裡也知道是無稽之談,但他多麼希望有那麼一味藥,可以讓千嬌百媚的女孩子,停止因嫉妒而互相戕害,為此,他窮盡一生,都在尋找這味藥。

其實,也在世俗中人,尋找這味藥。

一、第一碗療妒湯:絕聖棄智,煩惱都因溫柔鄉里太美妙。

史湘雲住進了瀟湘館,加上林黛玉,兩大美人自然讓賈寶玉歡呼雀躍,因此整天在此流連,晚上二更還不走,早上天不亮,又來報到。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怡紅院裡的襲人、麝月等人,看著湘云為他梳頭,翠縷伺候擦牙漱口,氣不打一處來。

「姊妹們和氣,也有個分寸、禮節,也沒個黑家白日鬧的。」

襲人的話雖說的冠冕堂皇,但實在是嫉妒心作了怪:襲人早和寶玉有了雲雨之情,自己好不容易下血本拉攏了的寶玉,結果卻天天去瀟湘館伏低做小,怡紅院竟成了睡覺的旅店,你說氣人不氣人?

此後,襲人和麝月跟寶玉賭氣裝睡,誰知,慣能在女孩面前伏小做低的寶玉,這次竟然罕見地說出絕情話:只當她們死了。

針對襲人、麝月生出的嫉妒心,寶玉用老莊思想去自解,讀到莊子《南華經》中《外篇胠篋》:「故絕聖棄智,大盜乃止;焚符破璽,而民樸鄙……」

《胠篋》篇說的是,嫉妒的產生,皆是因為這些東西太美好,如若襲人、麝月等人沒有美貌,資質平平,就不會嫉妒了。

因此寶玉頓悟,續寫了《南華經》:

「焚花散麝,而閨閣始人含其勸矣;戕寶釵之仙姿,灰黛玉之靈竅,喪減情意,而閨閣之美惡相類矣……」

寶玉寫的這篇續的意思是什麼呢——襲人、晴雯、麝月、寶釵有嫉妒心,都怪襲人太溫柔,晴雯太嬌俏,黛玉太高潔,寶釵太鮮艷,假如不是她們各有各的美,我怎麼會陷入其中無法自拔?又怎麼會讓她們產生嫉妒,而互相傷害?

寶玉此悟,把自己喜歡溫柔鄉歸責於他人,實在是悟的有限,所以黛玉提筆寫道:「不悔自己無見識,卻將醜語怪他人!」

這是寶玉悟道的第一層:無他之境。

二、第二碗療妒湯:和尚是高人,富貴公子自惹煩惱。

寶釵生日,史湘雲心直口快說黛玉像小戲子,寶玉怕林妹妹生氣,擠眉弄眼地提醒湘雲,結果沒哄好林妹妹,史湘雲也生寶玉的氣要回家。

史湘雲和林黛玉鬧脾氣,看似是小兒女之間的糾紛,但真實原因,卻是史湘雲和林黛玉互相嫉妒。

前有襲人對史湘雲的嫉妒,後有史湘雲和林黛玉互生芥蒂,寶玉萬念俱灰,又加上寶釵讓他聽的《寄生草》中的一句:「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一任俺芒鞋破缽隨緣化……」

加上看到《南華經》中的「山木自寇,源泉自盜」,突然悟到:黛玉、寶釵、湘雲、襲人、晴雯……這些大觀園中的女孩子,之所以產生嫉妒之心,互相爭鬥,皆是因為寶玉自己太優秀,人人都想要,所以才惹得女孩子們追求、爭鬥。就像俊秀的樹木,就容易被盜賊盯上。

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寶玉認為,是自己太優秀,才讓女孩子們產生了嫉妒爭鬥之心。因此他這個富貴公子,倒不如赤條條來去無牽掛的和尚好。

寶玉悟到這一層,固然是他悟性更精進了一層,但還是犯了自視太高的毛病。

對於寶玉的這第二碗療妒湯,黛玉嗤之以鼻,帶著寶釵就去質問寶玉:「寶玉我問你,至貴者寶,至堅者玉,爾有何貴,爾有何堅?」

黛玉這句話翻譯一下就是「寶玉,你本身有什麼本事和才能?你無非是會投胎,有了富貴,成了貴妃的弟弟而已,但這都是身外之物,你本身有什麼值得我們女孩追求的呢?」

寶玉一聽此言才知,自己的悟性還不夠,有什麼資格去參禪悟道的呢?

三、第三碗療妒湯:寶玉為林黛玉守墓到老,是因為她值得。

其實,只有黛玉才能問出寶玉這些話,寶釵定然問不出,為什麼?

黛玉鍾情寶玉,看重的不是他的富貴和地位,因此看寶玉是他本質的「不堅、不貴」,而寶釵、襲人等人看重的就是寶玉附帶的富貴,因此她們是問不出此話的,度化不了寶玉。

黛玉看重的是寶玉這個人,並且看到的是寶玉「不堅、不貴」,而依然願意用生命去爭取嫁給寶玉,這份情義,才是寶玉想要的真感情。

這一點,晴雯和黛玉一樣,她們喜歡寶玉,為的是寶玉這個人對她們真實的呵護和體貼,為此願意付出最寶貴的生命,這對寶玉來說是最珍貴的。

黛玉對于晴雯不為名利,不計身份地愛寶玉,是發自內心地崇敬,因此不會去嫉妒,因此,當寶玉聲淚俱下地位晴雯吟誦《芙蓉女兒誄》時,黛玉沒有嫉妒,而是更加認寶玉為知己。

至於襲人用聲色貨利等世俗之物,去魅惑寶玉,其實寶玉在喝第一碗療妒湯時已經了悟,寶玉對襲人早已不在意,所以黛玉也不會嫉妒了。

所以黛玉早為寶玉開出了治療嫉妒的方子:拋棄美人的美貌,拋開自身的富貴和地位,甚至拋開自身去愛,才是真愛。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5/1577164.html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