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針對誰?美軍備戰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國人拒兵役;內外交困 中國科技巨頭奔此國

中共對澳洲鐵礦「欲罷不能」幕後;擺脫中國供應鏈?傳美日新動作;中國銀行業利潤大跌;沒受制裁的陳全國公開談新疆棉風暴,甩鍋「西方勢力」

近日美國媒體報導,美國空軍正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做準備,直指中共。不過現在中國國內頻頻出現拒服兵役現象,若中共當局大規模徵兵,恐遇更大反抗。

中共對澳洲報復之勢咄咄逼人,但澳洲有一個致命武器讓中共“欲罷不能”。

甩鍋“西方勢力”?新疆省委書記陳全國公開談新疆棉風暴。

擺脫中國供應鏈?傳美日將成立半導體工作小組。內外交困下,中國科技巨頭轉往新加坡擴展業務。

2020年中國十八家銀行去年淨利下滑超30%。

美國空軍正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做準備

半島電視台據美國《國家利益》雜誌報導說,美國空軍定期進行訓練演習,模擬對抗大國的空戰,並在訓練演習中模擬一系列複雜且相互關聯的變量、威脅和挑戰,其認為在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時可能會面臨這些變量、威脅和挑戰。

《國家利益》雜誌國防事務編輯編寫的報告中稱,這是美國空軍知名的紅旗演習(Red Flag exercise),動員空軍平台和作戰部隊對抗名為“紅隊”對手,這是一支先進且裝備精良的隊伍,擁有先進的防空系統和類似於第五代戰鬥機的先進敵機,訓練內容包括美軍在戰爭期間可能會遇到的其他類型的多領域戰爭場景。

美國空軍的一份報告中談及,上述演習中使用的戰爭戰術旨在模仿具有先進能力的敵方超級大國,而訓練的目旨在為美國空軍及其盟友做好準備,以進行新一代的多領域戰爭。

美國空軍報告中還指出,“儘管空戰戰術仍然是紅旗演習的主要重點,但演習中也混有來自太空和網絡空間的威脅,以確保參與者準備成功應對和克服對任務不利的各種障礙”。

《國家利益》雜誌指出,訓練演習涉及許多技術問題,例如克服地面雷達發出阻礙飛機準確打擊目標能力的防空干擾信號的方法,以及征服現代電子戰應用程式方法,而這些應用程式可能被設計為阻礙對空武器發射器的探測,解決GPS定位可能會誤導攻擊飛機的問題,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迫使攻擊者在沒有通信或GPS情況下進行操作。

根據《國家利益》雜誌報告稱,威懾敵人的防空是空軍的一項長期和關鍵任務,如果加上應用程式的複雜性以及現代太空和電子設備的複雜性,這項任務將變得更加困難。

中國大陸再現拒服兵役案例,若爆發戰爭恐遇更大反抗?

日前,又一中國男子拒服兵役遭處罰。分析指,當下軍事衝突風險日增,若爆發戰爭,當局大規模徵兵,恐遇更大反抗。

中共黨媒《人民網》安徽微信公號昨日(4月4日)援引合肥市蜀山區政府網站消息稱,蜀山區政府徵兵辦公室2021年3月16日已作出《關於2020年拒服兵役新兵劉帥的處理決定》。

內容顯示,劉帥是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人,2019年考入安徽農業大學,2020年9月入伍,被分配至新疆軍區某部服役。2020年9月17日劉帥到達部隊後,表現出不適應,提出要離開部隊。2020年11月6日,劉帥被中共軍隊除名。

蜀山區徵兵辦公室對其作出的處罰包括:罰款46866元,金融部門3年內不得給予其信貸優惠政策和利率優惠政策,不得錄用其為公務員或者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工作人員、事業單位人員及國有企業工作人員,安徽農業大學2年內不得為其辦理復學手續,媒體將其作為“反面典型”通報,在其個人戶籍備註“拒服兵役”永久字樣,2年內不得為其辦理出國(境)手續,3年內不得為其辦理經商辦企業手續等。

近來,中國年輕人拒服兵役案例頻現。

2020年12月,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官方通報,該縣寺灘鄉永安村張文全拒服兵役遭處罰。

陸媒《新京報》2020年4月26日報導,河北省官方通報,2019年,河北省16人拒服兵役遭到處罰。

香港軍事評論員黃東曾對《蘋果日報》表示,年輕人不想服兵役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但軍方或報導都不會具體說明,“對軍隊計程車氣沒有好處”,而報導強調如同“政治紋身”的終身懲罰,明顯這些個案都不是單一事件,當局需要殺雞儆猴。

黃東認為,現在軍事衝突的危機,每日都在不斷增加,隨時會出現戰爭。在中共多年一胎化政策下,年輕人自己是否願意上戰場,以及其家庭、家族又是否願意讓年輕人去當兵都是很大的問題。如果爆發戰事,當局大規模徵兵時,可能會有更大的反抗。

網絡文章《現在為什麼年輕人不願服兵役甚至自殘逃避兵役》指出,年輕人不願意當兵的真正原因是中共軍隊太腐敗,這樣的部隊不能保家衛國,建議讓官二代、富二代去當兵吧。

中共對澳洲鐵礦“欲罷不能”的背後

評論員陳惠敏介紹,3月中下旬,英國風險評估機構Verisk Maplecroft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共政府正增強將貿易武器化的能力,只是現實也存在關鍵領域被卡脖子的窘境。

當前國際鐵礦業是巴西1家、澳洲2家礦企巨頭三分天下的格局。據日前報導,巴西近兩年有10座鐵礦場受到自然災害的影響而產能大減,以及澳洲資源部長皮特(Keith Pitt)透露,作為該國鐵礦石最大買家,中國2019~2020財年進口的鐵礦石中,有高達62%來自澳大利亞。

分析師安德魯 加德(Andrew Gadd)已經指出,即使中國能夠將澳洲以外,把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鐵礦石通通運到中國,中國還是需要額外3億公噸的供應量,才能滿足需求。

前澳洲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 Raby)也指出,中共“一帶一路”涉及大量基建項目,需要大量鋼鐵,因此無法在短期內擺脫依賴澳洲鐵礦石。

澳洲礦業鉅子克萊夫-帕爾默(Clive Palmer)去年9月向天空新聞(Sky News)表示:中國完全依賴澳洲的鐵礦石和各種礦產資源;要是沒有鐵礦石,中國絕對會陷入經濟崩潰。帕爾默甚至建議,澳洲政府應該針對澳洲銷往至中國鐵礦石開徵出口關稅,以反制中共對澳洲的經濟脅迫。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70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