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不修道已在道中的故事

父親一生多災多難是聽母親講述和我自己親身見證到的。當初,父親的所作所為我的確不理解,認為父親太傻、太不可思議,直到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才恍然大悟,父親的一生屬於」不修道已在道中「。

明仇英《桃源仙境圖》局部。(公有領域,圖文無關)

父親一生多災多難是聽母親講述和我自己親身見證到的。當初,父親的所作所為我的確不理解,認為父親太傻、太不可思議,直到修煉法輪大法,看了《轉法輪(卷二)》我才恍然大悟,天理和人間的理是反過來的。

民國時期,爺爺去關里當兵,後來娶了二房,家裡的奶奶帶著父親及二叔三叔度日。父親十幾歲就到外地打長工維持生計。聽母親講,在1949年中共竊國後,我們家被定為富農成分(是個不合理的事實),受盡欺辱。父親少年時就記憶過人,在書法、繪畫、周易八卦、醫學方面都是個佼佼者。吃虧、忍讓、從不計個人得失,給人家算命非常準卻不收一分錢。在我記憶當中,父親也從不占別人便宜,大客車把他腿肚子擠壓紫青色,司機帶他上醫院,他卻叫司機開車走,自己花錢買藥消炎,幾天不能下地。也不講鄰里之間、親朋之間的壞話。在鄉鎮醫院做會計時,有一個到錦州傳染病醫院進修的名額,醫院已經給了父親,可是在報到的前一天被別人撬去了。母親都覺得心裡不平衡,可父親卻沒當回事。

十年浩劫剛開始,也不知為什麼父親被公社人保組定為現行反革命,帶紙帽子游鬥、陪綁,被關在大隊部的一間黑屋裡,每次都由我姐送飯,三天五天、十天八天不等,背上背著「現行反革命的白布」,整個生產隊的干髒活、累活都交給他,一來運動就去陪綁,我看到父親受盡了人間的苦難,他卻沒有一句怨言和氣憤,當時我都感到不公平,對社會不滿,對共產黨氣恨。當時我上一年級,班裡入紅小兵,一毛錢一個紅底黃字的菱形臂章,全班四十二人唯有我和一個地主成分的沒有買,我只有以此來發泄對共產黨的不滿。中學入團時,全班已有一半人已入團員,選我的人也不少,我愣是不念自己的名字,所以「三退」過程就免了。

1976年因水庫動遷,我家又搬回老家。文革結束後,父親可以找單位回復就職業,因為要托關係、走後門,父親不是那種世俗之人,自己就認命了。回家鄉後,父親代理「赤腳醫生」工作,因為我在上中學時和父母同住一個房間,村裡的患者也不都是白天看病,也不都是白天打針。晚上、半夜經常有敲門的,喊大夫的。父親不厭其煩,不論颳風下雨,有求必應。因為父親中醫基礎好,對治療腦血栓(中風)、肝炎之類的病有研究,親屬啊、家族啊、朋友啊,父親經常根據病情開藥方,有肝炎的,腦血栓(中風)的。在我的記憶中就有幾位肝炎患者、腦血栓患者及時治療痊癒,沒有留下後遺症。當時我就準備學中醫,但陰差陽錯的沒學成。為感謝父親對患者的付出,親朋好友就送錢送禮物給我們家,父親一律拒絕,弄的人家非常尷尬。在父親做「赤腳醫生」的幾年時間,只要叫他看過病的,都誇獎父親是個好大夫,好醫術。

1992年秋,父親病倒了,我們給他送到縣醫院,通過醫生診斷為「尿毒症」。當地不能做手術,手術費就要十萬元以上,還要等腎源。當時一萬兩萬對我們姐弟們還能承擔,要十幾萬元還要等待時間,經過商量決定放棄治療,由父親開中藥方我們自己治療。

上午十點出院,十一點到家,下午一點不到,父親突然絕氣身亡,跪在地上的二姐嚎啕大哭,誰也控制不住。我在地上站著,面對突然發生的一幕不知所措,我到炕上看看父親的確沒有氣息了,但是作為兒女的總是覺得父親不會死,父親不會死。大姐、三姐和哥也不知幹啥好了,都懵了,只是在屋子裡不知所措,好像也不願意承認眼前的現實。母親坐在炕上直勾勾看著父親,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父親的臉上沒有太大變化,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安然寧靜。父親不會死,幾顆親人的心凝聚在一起,父親只是安詳地休息一下。我下意識的看了看掛鍾,眼前的一切已經過去十幾分鐘了,就聽三姐喊道:「快來看,爸會動了。」大家圍攏過來,望著死而復活的父親,喊著:爸、爸,你醒醒,你醒醒。父親沒有睜開眼睛,兩顆晶瑩的淚珠在眼角滾落。是傷感還是興奮,大家不得而知。任憑我們再三勸解,父親還是流淚不止。

大約半小時後,父親口嘆嗨聲:「都是你二姐呀,把我叫回來的!」我們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就問父親緣由。父親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到:我本該回去,就是因為如棉(指我二姐),我被我師父打下來了,我後悔啊,我遺憾啊!剛才我確實走了,我師父接我來了,他是個大和尚的形象,身披袈裟,儀表莊嚴神聖。我是個小孩模樣,在師父的小腿以下,師父帶我走走,我不敢多問,就跟著師父後頭。瞬間我們師徒二人就來到一個山青水秀的所在,鳥兒的叫聲跟音樂一樣動聽,花香四溢,翠柳成蔭。師父問我這裡好不好,我不住地點頭。師父告訴我這是三界的第一層天。正走著又出現了比剛才更美的景致,碧水藍天,祥雲繚繞,男人、女人都年輕漂亮。師父告訴我這是三界的第二層天,緊接著師父帶我到第三層天、第四層天、第五層天……當我來到第三十二層天的時候,我已經目不暇接,也不願意再走了,我已經被眼前的一切陶醉了。那裡不論男女,不但年輕,多數都是八九歲、十幾歲小孩狀態,容顏幾乎是白裡透紅,細膩光滑,童聲細語,微笑著和我們打招呼。我與師父繼續前行,忽然聽到下面隱隱約約有女子的哭聲,我回頭一望,在萬丈深淵下,一女子正跪地痛哭,那不是二女兒如棉嗎(指我二姐的名字),我看到女兒悲慘處境心酸的淚水奪眶而出。師父不看則已,一看我眼含雙淚,無奈地佛袖一彈,我便滾落下萬丈深淵,也就是人間。我很後悔不該回首,也不該流淚,掉進深淵卻不知何時往返,不知何時再有機緣與師父團聚,此番話就是我流淚的前因後果。

父親經過一年多病痛折磨,在1994年春離世,在父親離世的前三天,他只告訴我他要走了。我問他如何知曉的?他說我身邊有一個護法,不離左右,昨天已離去了,我知道不出三天我必離開人世,我走時你們不要悲傷,不要哭泣,在我頭前點一柱香,十分鐘後我便離去,切記!切記!

不出父親所料,第三天凌晨三點,父親咽下最後一口氣,屋子裡橫七豎八的躺著家人、親屬,都勞累的進入熟睡中,為我一人獨醒。當我把父親的一切囑託辦完之後,已是五更雞鳴,我叫醒大家,家父已離我們而去,大家這才給父親張羅後事。

父親一生為人善良,吃苦一生,也無怨無悔,從不給別人添麻煩。就是因為沒有放下親情而掉落紅塵,又在人間吃了一年多的苦,也沒有悟到是親情害得他修不上去,這就是不修道已在道中的悲哀!也是修煉人的教訓!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7/1578128.html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