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彭真想得太幼稚了 毛一上來就要把劉少奇的黨政系統連鍋端

作者:
在黨內權力鬥爭中,他和那些一線人物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他永遠是早早就挖好坑,誘著你一步步往裡跳。一線人物還要管理國計民生雜事一堆,毛卻是兩耳不聞民生事,一心只慮保權經。彭真以為他明白了毛如何搞文革的問題,所以他立即向上海打招呼,說「二月提綱」常委討論過了,毛主席同意了,今後不要講吳晗反黨反社會主義,不要聯繫廬山會議。但是彭真吃虧在於他在明處,毛在暗處。他不知道姚文元批《海瑞罷官》的文章是毛在1965年初親自安排的。這件事的執行人是他最信任的江青。

問:在毛主持的「五一六通知」中,已經暗示他的鬥爭目標是「赫魯雪夫式的人物」,但劉少奇卻仍然主持文革開始階段的日常工作。這不是有點矛盾嗎?答:從66年彭真主持起草二月提綱到毛親自主持起草五一六通知這段時間,是文革發展的一個關鍵點。

當時以劉少奇為首的黨政系統,也就是所謂一線,是處理日常國家事務的機器,還完全不明白毛的文革究竟要幹什麼和怎麼幹。而毛心裡早已決定要把這個一線連鍋端。因為他認定這個一線從思想到組織都和他不一條心。而且以毛的猜忌心和被迫害妄想症,他認定這個黨政系統要奪他的權。而權是毛的「命根子」。我們不要忘記,毛早就告訴世人,他是馬克思秦始皇

秦始皇曾讀韓非子《孤憤》、《五蠹》之文,說「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而韓非的學說正是教君主如何牢牢掌握權柄。所謂「人主者,以刑德制臣者也」。所謂「明君貴獨道之容」。這一套毛是融化在血液中的。我們可以從下面的講述中看毛是怎樣把這個一線黨政系統玩弄於股掌之間的。

2月8日,彭真帶著起草好的「二月提綱」親飛武漢向毛澤東匯報。毛看了文本,一點沒表示反對。因為「二月提綱」是要依照共產黨搞意識形態鬥爭的傳統套路來搞文革,還是強調批判鬥爭、講究政策,尤其是把吳晗的《海瑞罷官》同彭德懷的問題區分開,而毛恰恰是要把這兩個問題掛在一起。可毛當場對彭真說:「吳晗不罷官了,照舊當他的市長,這樣就不至形成緊張局勢,就可以『放』了吧」。我們知道,這個「放」是反右時的用語,毛用這個字彭真一定會認為還會像反右一樣搞。毛沒有反對「二月提綱」,讓彭真吃了定心丸。2月12日他把這個文件轉發全黨,要求全黨「照此執行」。可他完全不知道,就在同一天,毛對他信任的人透露,要徹底批判「二月提綱」,彭真要下台。

問:毛真可謂是老謀深算啊。

答:沒錯。在黨內權力鬥爭中,他和那些一線人物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他永遠是早早就挖好坑,誘著你一步步往裡跳。一線人物還要管理國計民生雜事一堆,毛卻是兩耳不聞民生事,一心只慮保權經。彭真以為他明白了毛如何搞文革的問題,所以他立即向上海打招呼,說「二月提綱」常委討論過了,毛主席同意了,今後不要講吳晗反黨反社會主義,不要聯繫廬山會議。但是彭真吃虧在於他在明處,毛在暗處。他不知道姚文元批《海瑞罷官》的文章是毛在1965年初親自安排的。這件事的執行人是他最信任的江青。

我們看看江青是怎樣講這件事的:「批判《海瑞罷官》也是柯慶施同志支持的。張春橋同志、姚文元同志,為了這個擔了很大的風險啊,還搞了保密。當時彭真拼命保護吳晗,主席心裡是很清楚的,但就是不明說。因為主席允許,我才敢去組織這篇文章,對外保密了七八個月,改了不知多少次」。毛明知彭真的態度,卻故意讓彭真來主持「文化革命五人小組」。他在小組裡放上康生做眼線,彭真前台活動,他在背後觀察。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的目的很清楚,引蛇出洞。

問:那彭真的這個「二月提綱」和毛的「五一六通知」的要害區別是什麼呢?

答:「二月提綱」中最重要的提法是「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學術討論要實事求是,不能上綱上線,隨意政治化。不能像學閥一樣以勢壓人」。說實話,這些提法是中共建政以來最開明的提法了。想想反右時他們對知識分子,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據此推斷,彭真他們這些一線幹部感覺到一種威脅,今日批吳晗,明日不知批誰。唇亡齒寒,所以才會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提法。但他們對毛的心思的估計仍是太天真了。3月11日,張春橋派上海市委宣傳部長楊永直來北京探軍情。楊問學閥是指什麼人,有沒有具體對象。彭真氣焰萬丈地回答:「沒有具體人,是阿Q,誰頭上有瘡疤就是誰」。張春橋知道後立刻斷定:「二月提綱」的矛頭指向姚文元,也就是指向毛主席。

他後來進一步明說:「所謂學閥,不是指姚文元,也不是指上海市委,而是針對毛澤東同志的。所謂以勢壓人,還不是說毛主席以勢壓人」。這個判斷肯定是毛對「二月提綱」的判斷。在毛心目中,怎麼會容得下「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他就是真理的化身。而且真理也有階級性,一個判斷,由於下判斷的人屬於無產階級陣營,這個判斷就是真理。而且因為一個人屬於什麼階級根本無客觀標準,全憑當權者意志決定,所以指鹿為馬也可以是真理,只要趙高屬於無產階級。

問:照這個理論,實際上根本取消了真理。否定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就是說真理的標準成為了任意的。

答:對。所以文化大革命中謬誤流傳,真假不分,胡鄧趙要推動改革、否定文革,先要討論的問題是真理標準問題。毛通過讓彭真主持的「二月提綱」摸清了底細,立即著手「五一六通知」的起草,開始把他對文化革命的想法一點點拋出來。彭真雖然趕緊作檢討,但已成死老虎,毛隨時可以收拾他。這裡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江青向毛告彭真的狀,說彭真壓制她欺負她。毛立即為她撐腰,說彭真算什麼,我一個手指頭就可以把他打倒。文化革命的夫妻店性質由此可見一斑。這個所謂共產黨政治局就像一個黑幫團伙。

彭真急忙回北京組織批判三家村,自己還寫了一篇無限上綱的大批判式的編者按。但新華社卻通知全國各報刊一律不許轉載。而在毛的親自指導下,「五一六通知」正在緊張準備。彭真被叫到杭州開會。他知道大事不妙,想和毛談話,毛根本不理他。

問:這就是說在這次杭州會議上,彭真就被打倒了?!

答:對。這次會議結束後,中共指定宋任窮、李雪峰護送彭真回京,就此失去了自由。但是彭真還不是毛的真正要打倒的敵手。毛後來對康生說:「彭真這種人肚子裡沒什麼東西,一攻,他的章法就亂了,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撥倒。你告訴上海的同志,不必要無窮憂慮。這種人用小指頭一撥就可以撥倒」。還引用唐人賈島詩句:「西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表示自己整人勢如破竹的愉快心情。但是他心裡要謀劃的下一步是劉少奇。彭真是劉少奇的得意干將,收拾了他就是折了劉的手臂。他對劉少奇的定性在「五一六通知」中全部寫明了:「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裡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有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信用,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雪夫那樣的人物,他們現正睡在我們身旁」。毛已經籌劃好怎樣一步步把劉引入他挖好的陷阱。

2016-8-28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25/1585295.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