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17歲女孩被綁到天台蹂躪,她的經歷,給所有人提了一個醒

想問大家一個問題。

沒錢花時,你會怎麼辦?

如果是借,是向親朋好友借,

還是各種「放款快」的APP?

看完今天的文章,你就知道該做何選擇了。

-01-

近日,刷到一條視頻,看完五味雜陳。

我從未想到,「借錢」,也會「借」出人命來。

視頻中的男子哭訴:

「每天每天每天地還,我真的受不了了。」

彼時,他的人生只剩下絕望。

但他最放心不下,最對不起的人是父母。

他涕泗橫流地說完泣血的夙願:

「爸,媽,如果還有來生的話,我做牛做馬報答你們。

兒子真的頂不住了,只想早點死,早點解脫。」

和設想中不同的是,男子並非是借了高利貸還不上。

從金額上講,起始借款並不多。

但他就是還不乾淨,隨時間流逝債台高築。

最後,他自覺無力扭轉現狀,走上絕路。

更不幸的是,類似的悲劇太多了。

2019年3月,蘭州警方把一個「套路貸」犯罪組織給一鍋端了。

其中,39萬多人深受其害,89人被逼債逼死。

我們無法想像,他們經受了怎樣的折磨,怎樣的惶恐。

但可以肯定的是,死並不是解脫。

一如錄下遺言的男子,他的自殺,只會讓父母陷入更悲傷的境地中。

一生都難以走出。

這並非是譴責,而是心痛。

因為中了套路貸,並非死路一條。

他們本有逃脫的機會。

-02-

套路貸,之所以能把人逼死,離不開兩個原因。

一是暴力催債。

看過一個微電影,叫《除惡》。

17歲女學生李沛玲因為母親生病住院,急著用錢。

師姐王雨佳知道後,向他介紹了一個網貸公司。

奇怪的是,她借了4萬,扣除手續、利息,到手僅有3萬。

而合同,明晃晃寫著借款8萬。

李沛玲不知道這就是「陰陽合同」,還以為「行規」就這樣。

放貸人看準她急需錢,就循循善誘:

「合同沒問題的,你又不需要抵押,拿個身份證就可以貸了。」

把問題合理化:

「我們又不是開福利院的,肯定要收點費用。」

聽說可以馬上拿錢,李沛玲就稀里糊塗簽了合同。

很快,網貸公司就翻臉不認人。

以李沛玲沒有按期還款為由,說她違約,施加種種騷擾。

先是派打手把她家堵住。

威脅以她的名義群發「肉償還款」簡訊:

「本人李沛玲,今年17歲。因欠債無力償還,願以肉償......」

再是把她拖到天台,五花大綁,施加暴力。

「你現在總共欠我36萬,現在把房子轉給我,不就可以抵消你所有的債了?

是不是很划算?」

至此,借貸公司的本性暴露無遺。

他們的胃口不在於利息,而在於李沛玲的房產。

為了擊潰李沛玲的最後一道防線,催收人在判決書上作假,試圖占領「法律高地」:

「你看清楚,這裡都寫著判你輸了。

我們有證據的,你告也沒用。」

當然,所謂的「證據」,不過是拿來嚇唬人的。

對方往下恐嚇:「如果你媽看著你坐牢,會不會爆血管啊?」

在各種高壓之下,李沛玲再也支撐不住,以自殺結束這一切。

-03-

套路貸的第二個恐怖之處,是故意製造違約。

普通的高利貸,盯準的是高利息。

但套路貸更可惡,不把人的全部身家搬空,決不罷休。

王明就是絕佳的例子。

他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月入過萬;一份副業,讓他吃喝不愁。

有一次,生意出了差錯,他需要一筆錢周轉。

好巧不巧,一個陌生來電,問他要不要借錢。

至於利息,閉口不談。

王明好面子,不想向親朋好友求助,就同意了。

對方向他發來一個二維碼,不僅需要掃碼身份證、車輛行車執照,還要填上工作單位、家庭住址,以及上傳生活照。

個人信息,幾乎全給「盜」了出去。

用意非常狠毒,但這是後話了。

王明被告知,他的「資質」不夠,只能借3000元。砍掉30%,到手是2100元。

他被高利息嚇壞了,想放棄借錢。

網貸公司適時拿出「重磅誘惑」:多貸降息。

也就是說,只要他每次借款都按時還,再借款利息降到每月1%。

王明被誘惑住了。但他並沒有如願。

每當他「差點」把債還清時,借貸公司總能找到方法讓他違約。

被迫背上「無法按時還款」的帽子。

然後,財務員以此為理由,拒絕放貸。

這時,王明被「賣」給其他借貸公司,簽下更高額的借款合同。

用拆東牆補西錢的方法,填補漏洞。

像是俄羅斯套娃一般,王明總共借了十幾家公司。

那時,他並不知道,這十幾家公司,其實是同一家。

他被耍得團團轉,欠款金額從3000元,滾到了十幾萬。

無獨有偶。

張洪也不是差錢的主。

他向借貸公司借1萬塊,只是為了還信用卡欠款。

但貸款周期實在太短了,他不得不「以貸養貸」。

幾個月後,車子、房子通通被賣,還偷了家裡200多萬。

但依然不夠。

他還了400多萬,差了60萬。

如果沒有報警,張洪將會陷入「永遠還不乾淨」的死循環里。

被硬生生折磨崩潰。

-04-

套路貸的恐怖,沒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

經歷過的人又很難全身而退。

有人想到用自己的死敲響警鐘。

網紅「爆頭花姐」就是其中之一。她說:

「曾經的我是一個多心大,多陽光,多快樂的人呢,

就因為這兩個月的時間......

我希望能用我的死,來整治一下線貸。」

她用自己的經歷,說明套路貸「下水容易,上岸難」的巨大陷阱。

剛開始,她只是想借點「小錢」。

最好是不用利息,放款還快。

有一天,她看到了某社交平台的貸款廣告:無利息、無抵押、放款快。

她很快心動了,覺得這就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

借錢過程果然很「順利」。

第一次是2000塊,實際到手1400塊。

但7天就得還。

時間一晃而過,她沒錢還,天天被電話催債。

她感到很慌亂。

好巧不巧,她收到了很多小貸APP的簡訊。

為了解燃眉之急,她再次下載、借錢。

一個不夠,就2個......

像是推倒了多米諾骨牌,她手機里的小貸APP很快超過100個。

僅僅2個月的時間,2000塊已經滾成了50萬,是她遠遠負擔不起的數額。

隨之而來的,是生活的崩塌。

名聲受損,朋友失信,不敢上班。

她每天躲在房間裡,用「以貸養貸」的死方法,緩解焦慮。

殊不知,這種做法,正中了小貸公司的下懷。

早在2018年,央視就曝光了套路貸的「套路」:

超期21分鐘要付違約金1.2萬。

在另一起套路貸騙局中,超期一天要付1萬違約金。

這和搶錢有何分別?

時間流逝越多,借貸人的壓力就越大。

心裡的那根弦,隨時可能崩斷。

而套路貸團伙哪有憐憫之心?

為了使借貸人「超期」,他們將會不擇手段。

直到把借貸人榨乾為止。

-05-

天涯上曾有這樣一個問題:

為什麼總有人深陷網貸、套路貸,甚至走向自殺?

尤其是那些為買手機、衣服、包包之類的非生存必需品的人,他們是弱智嗎?

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思考的問題。

在我看來,有兩方面的原因。

1、高估自己的還款能力,低估套路貸的「後勁」。

很多自控力差的人,喜歡提前消費、超額消費。

他們一「缺錢」,第一念頭不是忍,而是借錢。

但又好面子,不好意思向親朋好友開口。

這時,套路貸就顯得分外「誘人」了。

套路貸借錢幾乎沒有門檻,只要你想借,就一定借得到。

以至於,深陷其中的人,從未評估自己的還錢能力。

馬上走向「超期違約」的不歸路。

2、中了套路貸沒及時報警。

套路貸常常披著「合法」的外衣,迷惑借貸人。

縱然想到報警,也難以維權。

因此,收集好證據是關鍵。

受到催收人暴力催債的證據。

簽下「陰陽合同」的證據。

每一筆還款記錄,證明對方違規收費的證據。

當證據充足,又達到立案標準。

及時報警,協助警方把套路貸團伙一網打盡,才能真正「破局」。

有人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初聽有道理,細想就經不起推敲。

在一起起套路貸悲劇中,固然有自身的原因。

但更多的,還是「蒼蠅」在作孽。

把「蒼蠅」完全曝光、整治。

那麼,即使「蛋」有些許瑕疵、縫隙,依然能保全自我。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時光酒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26/1585405.html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