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黑命貴大內訌!元老退社怒斥醜陋真相

「黑人的命也是命」,其實理念沒有錯。但想要改變黑人被歧視的地位,明顯不是「打砸搶燒」可以做到的。恰恰相反,反而是要提高黑人的受教育程度,職場競爭力,從而減少的犯罪率,才能真正的改善黑人的社會形象,消弭歧視。

「拒絕謊言!沒有人可以欺騙我們的人民。」此前聯署拒絕不再奉行「黑命貴全球網絡中心」的十處分社,在華盛頓簽署敦促「黑命貴」進行透明化運作和落實問責制時,如此呼籲。

這最開始聯署的十所分社也被稱之為聯合團(BLM10 Plus)——他們的言下之意,不言自明,希望更多的黑命貴地方分社加入進來,和他們一起圍攻「黑命貴」

而隨著「黑命貴」創始人帕特里斯·庫勒斯的「豪宅門」進一步發酵,越來越多的地方分社開始在民意的推助下,選擇參與到了「聯合團」一邊,哪怕此時的庫勒斯已經辭職。

洛杉磯價值一百四十萬美金的豪宅,是庫勒斯在「弗洛伊德枉死之亂」時,購進的豪宅公寓之一,也是「豪宅門」的源頭。豪宅的購買資金來源,對於「黑命貴」的成員和支持者來說,已經足以感到疑心,更讓人無可忍耐的是——這所豪宅,居然是買在洛杉磯的白人富人區!

要知道,「黑命貴」一邊打著「反種族歧視」的旗幟,一邊同樣也奉行著「占資本家便宜」的原則。

在波及全美的「弗洛伊德枉死之亂」中,諸多中小業主的商店財產都遭到了衝擊破壞和劫掠。而這些在午夜中打砸搶燒,自詡「正義之士」的「黑命貴」成員和「抗議參與者」,都用「這些商店都有保險,我們搶劫的其實為富不仁的保險大亨」之類的說辭,做掩護。

所以庫勒斯的「豪宅門」,一下就違反了兩個「黑命貴」的「政治正確」,這無疑就給了反對者們攻訐的口實。

隨著「豪宅門」的愈演愈烈,聲討的浪潮著實有些嚇到了庫勒斯。她開始在自己的洛杉磯豪宅四周,架設起了高聳的木柵欄、保全亭、自動化電子大門和步入式的入戶門。

這棟2380平方英尺的豪宅,被密不透風的包圍了起來。

「他花了三萬五千美元,來製造這些東西。」庫勒斯的鄰居,將從施工方打聽到的報價,告知給了媒體。

按照道理來說,富人區的住戶不會特意去八卦一件裝修上的事兒,但庫勒斯的豪宅所在地,其實是一個開放式的社區,居民並非洛杉磯的頂級富人,只能算是中上階層。

所以,很少有住戶會將住宅密不透風的包圍起來——既然沒有這個必要,也完全是浪費這個社區的自然風光。

而庫勒斯選擇的這棟豪宅,本身就以契合自然風光為最大賣點。

如今,她卻不得不面對,那些被打砸搶燒所波及的街區的業主們曾面對過的威脅。

庫勒斯購買豪宅的收入是個謎,而她在此後「豪宅門」發酵後,選擇離開黑命貴,則加劇了這些懷疑。

但是,這些黑命貴的地方分社,真的是為了「人民的真相」嗎?

加入「黑命貴」並沒有什麼門檻,成員是否獻金也全靠自覺自愿。實際上,黑命貴的主要資金來源是「其他獻金」——這些獻金的來路,主要但不限於受到「打砸搶燒」波及的街區業主、商店、大型企業、銀行等,以及支持極左翼的財團、政治行動委員會。

所以「黑命貴」的財源和支出,其實跟所謂的「人民」沒啥直接關係,而且很大程度上所謂的「黑命貴支持者」更多的是「雇員身份」。

「弗洛伊德枉死之亂」里,很多被逮捕和指控的活動家,本身就是專業從事煽動的骨幹,這些人往往收錢辦事。

在「活動家」以下的普通參與者,如「抗議示威者」、「打砸搶燒者」,也或從黑命貴組織里收錢,或渾水摸魚從「打砸搶燒」中直接獲益,也有很多人往往兩者兼具。

事實上,這場「黑命貴大內訌」的緣起,其實是因為在川普下台,「黑命貴」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後,「黑命貴全球中心」意圖改變過去鬆散的「聯盟式結構」,意圖加強「全球中心的權力」,為此進行了「削藩」。

而削藩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將各地可以收取「獻金」的權力,給完全收回——在過去,除了「黑命貴全球中心」可以收取「社會獻金」以外,地方分社也同樣可以。

甚至因為各地分社是實際操盤「抗議活動」的組織實體,所以拿到的錢從整體看,遠遠超過了對地方沒有什麼控制能力的「黑命貴全球中心」。

地方分社的沼澤有多深,這可以從明尼蘇達州的黑命貴領袖拉沙德·特納(Rashad Turner)的控訴中,稍窺一二。

Rashad Turner

「我是聖保羅(雙子城之一,明州最大城市)『黑命貴』的創業元老,我曾經相信這個組織的名字,完全就闡述了真相——黑人的命也很重要。可現在,我認為這不是真的,這個組織根本不關心黑人的家庭。」

「事實上,他們正在破壞黑人家庭的核心結構」。

黑人雖然成了民主黨的「政治正確急先鋒」,但其實在黑人社區里,依然遵行著美國的傳統,尤為注重家庭並且同樣不乏黑人將改變家庭命運的機會,寄托在子女教育上,當然一些離經叛道的黑人男青年是例外。

整體來說,美國非洲裔,其實也是典型的美國人,只是膚色和美國白人不一樣。

甚至美國黑人的排外程度,還要超過美國白人,譬如最近一連串的「仇視亞裔」的行為,大部分都是黑人做出的。

拉沙德之所以痛斥「黑命貴」,甚至因此宣布退出該組織,怒斥「黑命貴破壞黑人家庭」,就是因為「黑命貴組織」和「教師工會」連成一線,試圖推進「特許學校」的暫停。

在美國,很多貧困區的公立學校,尤其是民主黨治下的郡市公校,大多奉行快樂教育,這背後的原因既是民主黨在推行本黨政綱,同樣也不乏地方財政難支,只能從削減教育經費上著手省錢,所以很多貧民區公校,往往只上半天課。

但也有「特許學校」是例外,這些「特許學校」對標的就是精英公私學校,經費雖然未必充足,對標的實際程度很低。但在教學理念上卻並無二致——不談什麼快樂,就是要考大學考名校!

而這些特許學校也是美國窮人,尤其是非洲裔窮人,能夠完成社會階層躍遷的唯一希望。

美國黑人在消費上也同樣秉持了傳統,超前消費讓黑人家庭缺乏儲蓄,無力搬家,換一個好學區。

拉沙德無法接受「黑命貴」這種「變相背叛」黑人的行為,所以怒而退社。

進而公開在全網怒斥「黑命貴」組織,意圖捍衛黑人的受教育權。

但拉沙德離開,雖然讓全球輿論一窺「黑命貴」的真實底色,但對於一個已然成了龐然大物的組織來說,當有善意仍堅持立場的人越來越少,恐怕並非好事兒。

「黑人的命也是命」,其實理念沒有錯。但想要改變黑人被歧視的地位,明顯不是「打砸搶燒」可以做到的。恰恰相反,反而是要提高黑人的受教育程度,職場競爭力,從而減少的犯罪率,才能真正的改善黑人的社會形象,消弭歧視。

而非只是喊口號。

口號,只能為政治人物、活動家、煽動者和暴徒們,帶來豐厚的利益。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真實星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615/1606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