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大手筆!美聯手11國3連重錘中共;要破產!中共地方債付息6年翻3倍達去年達...

去年達1.4萬億;恆大接連出事,要倒?國資入股,民企還能撐多久?美撤出阿富汗 中共單獨面對一帶一路中亞挑戰

中共國資委日前發聲,要求通過各種方式推進中央企業的重組整合,國進民退加速。浙江民企面臨國資入股,中國民企還能支撐多久?

全球多國共同「圍剿」中共,美國接連揮出三記重拳打擊中共,4名受僱中共國安部黑客在美被起訴。

周一,拜登在白宮發表講話時,嚴厲譴責北京庇護網絡攻擊元兇;挪威召見中國大使。

美國撤出阿富汗後,一切都顛覆掉了,中共麻煩不斷,需要單獨面對中亞挑戰。

從政府到企業,再到個人,中國到處缺錢。中國地方政府債務付息2020年增至1.4萬億。恆大1.3億存款被凍結引市場拋售,市值蒸發740億。

國進民退加速,浙江民企面臨國資入股,中國民企還能支撐多久?

近幾年,中國政府採取了多項措施,把政府的權力伸延至民營和私人企業。

7月16日,中國國務院國資委秘書長彭華崗在發布會上說,今年上半年,國資委會同相關部門穩步推進中央企業的重組整合工作,取得了積極進展。比如中國星網集團的組建成立,成為首家總部註冊雄安的中央企業。

他還說,下一步,國資委將在專業化整合方面,以業務做強做精為目標,通過無償劃轉、有償收購、股份制合作等方式,大力推進專業化的整合,通過資源優化配置,切實增強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浙江商人蔣捷本周一(19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政府早有入股民營企業的打算,此次國資委明確了入股方式:

「其實這個趨勢是長期的。他們從一開始說要把國企做大做強,一直在壓縮民營企業和私人資本。最近因為來自內、外部的壓力,導致各方面都在加速。從整頓螞蟻金融開始到滴滴出行。現在的方向已很明確了。他(政府)是要把這些企業收歸國有,以後民營經濟這一領域就不存在了。」

金融學者司令認為,中國國資委正在全力推動新重組央企,實際上是要加快央企實現在中國經濟中的主導地位,這是一條老路。

有浙江商人表示,浙江省政府正在突出和強調在民營企業中的角色,要大中型民營企業都必須融入一定比例的公有制資本,也就是要以融入國有資本為主,中小型民營企業,要以集體資本為主。

圖:民營企業最多的浙江省,面臨國資湧入。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民營企業占據著重要位置。2018年10月,中國副總理劉鶴在接受《人民日報》,央視及新華社聯合採訪時稱,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新增就業和企業數量。

浙江商人蔣捷說,民營企業乃是中國最有活力的企業:

「我覺得他們(政府)現在的方向是把國有企業往民企領域湧入,併購、合股或者重新創辦。我覺得這是一個大趨勢,所以最近這一、兩年,包括馬雲馬化騰,拼多多的黃崢,字節跳動的張一鳴、劉強東等,他們都已辭職或遠離管理層,其實已經開始了。」

美三連重擊,曝光中共國安部惡意行為

美國及其歐洲和亞太盟友周一(7月19日)發表聯合聲明,揭露中共國安部在全球實施惡意網絡攻擊行為,旨在為中共利益服務。

美國政府官員在周日(7月18日)就中共惡意網絡行動提前向記者召開背景說明會。該官員說,美國長期以來一直關注中國(中共)在網絡空間的不負責任和破壞穩定的行為。

「中國(中共)在網絡空間不負責任的行為模式與它所宣稱的被視為世界上負責任領導者的目標不一致。」

根據這名官員的介紹,美國採取三個行動來曝光中共國安部。首先,聯合盟友披露中共國安部如何利用犯罪合同黑客,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未經批准的網絡操作,包括為自己謀取私利。國安部黑客行動包括網絡勒索、加密劫持以及從全球的受害實體那裡竊取經濟利益;第二,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以及聯邦調查局(FBI)聯合揭露中共國家資助的網絡行為者在入侵美國和盟國網絡時使用的五十多種策略、技術和程序,以及應對這種威脅的技術建議;第三,美國政府將與盟友和合作夥伴一道,將正式把利用微軟Exchange Server零日漏洞的惡意網絡攻擊活動歸咎於與中共國安部有關聯的惡意網絡行為者所為。

該官員還說,「我們已經向中國(中共)政府高級官員提出了對微軟事件和中國(中共)更廣泛的惡意網絡活動的擔憂,明確表示中國(中共)的行為威脅到網絡空間的安全、信心和穩定。美國和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不排除採取進一步行動追究中國(中共)的責任。」

該官員說,期待更多國家加入進來,這真的很重要。「我認為,它強調了中國(中共)惡意網絡活動的受害者的數量,以及各國在多大程度上越來越認識到集體防禦的力量,並認識到一起合作將在打擊這種(惡意網攻)活動方面更加有效。」

歐盟和英國19日都針對來自中國的網路攻擊行動發表聲明,指控中國對微軟 Exchange電子郵件伺服器軟體進行黑客攻擊。歐盟並敦促 中共當局不允許其領土被用於惡意網絡活動,並採取一切適當措施和合理可行的步驟來發現、調查和處理這一情況。

聲明指出,針對歐盟二十七個成員國的政府機構、政治組織和關鍵行業具有重大影響的惡意網路活動,是從中國境內進行的,目的是竊取智慧財產權和從事間諜活動。

拜登嚴厲譴責北京庇護網絡攻擊元兇,挪威召見中國大使

美國總統拜登星期一以極其嚴厲的語氣指責中共當局「庇護」網絡攻擊元兇,甚至向他們「提供行動的手段」。

圖:美國總統拜登2021年7月19日在白宮就美國經濟發表講話時被問及有關中國利用黑客發動網絡攻擊的事情。

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發表講話時直指中國「庇護」網絡黑客。他說,「我明白,如同俄羅斯,中國政府沒有進行網絡攻擊,但是保護攻擊者」。

拜登還說:「國土安全部仍在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調查還沒有結束。」

在發生針對挪威國會「令人不可容忍」的網絡攻擊後,挪威政府星期一召見中國大使。在遭到被俄羅斯黑客網絡攻擊七個月之後,挪威國會三月份宣布其微軟交換伺服器遭到大規模攻擊。

挪威外交部長星期一召見中國大使後表示,「我們向其宣布,此類攻擊不可接受」。

據指出,針對挪威國會的網絡攻擊,導致一批重要資料失竊。挪威當局沒有具體講失竊規模有多大。

挪威外交部表示,經過深入調查,「確定這一嚴重的針對挪威最重要的民主機構的網絡盜竊行動來自中國」。不過,挪威當局沒有直指中共當局是攻擊行動的發動者。

美起訴4名受僱中共國安部黑客,對12國進行網攻

美國在發布上述聲明的同時,司法部公布了針對四名為中國國安部服務的黑客的起訴書,四人被控在2011年至2018年間,對數十家美國與他國企業、大學與政府單位電腦系統進行網攻。

其中丁曉陽、程慶民與朱允敏3名被告為海南省國家安全廳官員,負責協調、管理中共國安部旗下幌子公司內的黑客,進行有利中國和相關企業的網絡攻擊行動。另一名被告吳淑榮則負責製造惡意軟體,對外國政府、企業與大學電腦系統進行網攻。

起訴書指出,被告重點在竊取對中國企業與商業部門有「重大經濟效益」的信息,讓他們得以省去耗費時間與資源的研發過程。為了掩蔽中國政府在網絡攻擊中的角色,海南國安廳還專門成立海南仙盾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作為掩護。

司法部表示,被告通過建立幌子公司來模糊中共政府在這些盜竊行為中所扮演的角色。據悉,被告每人被控一項共謀計算機欺詐罪,最高可判處5年徒刑,以及一項共謀經濟間諜罪,最高可判處15年徒刑。

美國撤出阿富汗後,一帶一路沿線不再穩定,中國單獨面對中亞挑戰

載有中國工程師的工程車在巴基斯坦遭到爆炸攻擊,造成9名中國公民死亡,消息指向為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所為。今年四月中共駐巴基斯坦公使農融下榻的酒店,遭遇爆炸襲擊,當時巴基斯坦塔利班宣稱對此次事件負責。

中國學者吳強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美國撤出阿富汗之後,一切的局勢都發生變化,一切都顛覆掉了!

吳強說,「美國治下的和平就結束了,中國失去美國治下的中亞和平的屏障。中國會面臨許多地緣政治、宗教所有的問題,包括『一帶一路』,都面臨很大的衝擊。中國對伊斯蘭、對『東突』、對中亞、『一帶一路』、對南亞,都會呈現紙老虎一般狀態。」

吳強還說,「中國對塔利班就像巴基斯坦對塔利班是一種曖昧的關係,他的反美主義跟機會主義,決定中國跟巴基斯坦對塔利班是類似的曖昧。這種曖昧態度反受其噬,是被他吃掉,導致中國『一帶一路』充滿不確定,對中國中亞戰略是自我傷害,巨大的破壞。」

印度富來名大學副教授劉奇峰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出,在美軍離開後,塔利班想把中國拉進這整個大遊戲時,中國在外交上也得表示善意,實際上該如何對應,中方會很小心。劉奇峰觀察到中國介入阿富汗以多邊為主,除了「四邊」之外,也包括「上海合作組織」介入。

劉奇峰:「雙邊的介入除了私底下,公開還沒看見,因為中方要避免獨立扛起阿富汗的局勢。因為這會很麻煩,在歷史上所有介入阿富汗的強權都是失敗收場。從英國到俄國到美國。所有的差別只是傷亡大小。」

2019年當時還是中共駐巴基斯坦大使館公參的趙立堅接受巴基斯坦電視台GTV News採訪時曾經表示,趙立堅特別強調,「如果美國撤軍後爆發內戰,首先受到影響的國家將是巴基斯坦、中國和其他鄰國」,「北京擔心動盪的阿富汗局勢會鼓勵與非法組織『東突』有關的恐怖分子在中國西部新疆地區『煽動』暴力。」

資深國際關係媒體人郭崇倫對本台提及,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去年11月宣布撤銷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ern Turkistan Islamic Movement)的「恐怖組織」定性,這對中國大陸是擔心的訊息。

研報:中國地方政府債務付息去年增至1.4萬億

近年來,中國地方政府財政付息壓力快速上升,由2015年不到5000億元增長至2020年近1.4萬億元。

7月19日,開源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發布研究報告稱,作為地方政府相對較為剛性的財政支出,債務付息規模快速增長,由2015年不到5000億元增長至2020年近1.4萬億元,占廣義財政支出比重從2015年的2%抬升至2020年近4%,抬升幅度在主要支出項中居前。其中,地方財政付息增長較快,占全部付息規模的比重由21%抬升至59%,地方政府性基金增長尤為突出、占比抬升至29%。

考慮財政收入,東北和西部付息壓力較大,付息規模與廣義財政收入之比分別為8.4%和6.4%。其中,黑龍江、新疆、重慶、天津等地政府性基金債務付息占收入比重超10%、付息壓力較為突出。

趙偉分析認為,債務付息壓力上升對地方政府可能產生三方面影響:

一、伴隨地方債的持續擴張,債務壓力加快顯性化,存量債務付息壓力不斷累積;但項目質量等問題,導致項目現金流較難覆蓋項目債務性融資,加大地方財政壓力。

二、債務付息等剛性支出增多,進一步降低地方政府負債驅動投資的動能。

三、持續累積的債務,不僅使得利息剛性支出大增,還推升地方政府債務率至94%、接近100%警戒線。

恆大1.3億存款被凍結引市場拋售,市值蒸發740億

7月7日,江蘇省無錫市中級法院簽發民事裁定書稱,廣發銀行宜興支行向該院申請訴前假處分,請求凍結宜興市恆譽置業、恆大地產集團的銀行存款人民幣1.32億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恆譽置業、恆大地產均是中國恆大下屬公司。

該消息加劇了恆大資金的緊張情緒,投資者紛紛拋售恆大系股票、債券,令恆大系股債集體大跌。

截至7月19日收盤,中國恆大下跌超16%,恆大汽車暴跌近20%,恆騰網絡跌近12%,恆大物業大跌13.38%。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720/1621674.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