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鄭州暴雨,被忽視的一個關鍵細節

—鄭州暴雨,一個關鍵細節

作者:
我再問一個細節:持續發布了這麼久的暴雨黃色、橙色、紅色預警,醫院有沒有相應的備案?有沒有備用電和自發電?要知道,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暫且不說需要收治那些在暴雨雷電中受傷的人,還有平時各種需要急診的人。新聞中的這個兩歲小女孩,不正好就是案例嗎?

鄭州暴雨,儼然已經成了各大熱搜榜的頭條。

昨晚今晨,有多少人一夜未眠?我們不知道這個數據,但是我們需要知道,也必須知道另一個數據:有些人永遠長眠了。

據央視新聞7月21日凌晨發布的數據:目前,已轉移避險約10萬人,洪災已造成鄭州市區12人死亡。

這場暴雨,給鄭州以外民眾的感覺,好像是突然而來的,猝不及防,前一秒還在嘻嘻哈哈,突然就驚恐和祈禱了。

那麼,一個重要的細節問題,同時也是關鍵問題就來了,鄭州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預警的

我頻繁看到的是這個時間點的:鄭州市氣象台2021年07月20日16時01分繼續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鄭州市區及鞏義、登封、滎陽未來3小時內降水持續,累積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請注意防範。

我注意到,預警信息有個‌‌「繼續發布‌‌」,於是,我去翻了翻鄭州氣象的官方微博。這一翻不要緊,我的眉頭越皺越緊。

鄭州市氣象台2021年07月20日06時02分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預計未來3小時內,鄭州市區及所轄六縣(市)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請注意防範。

這也就是說,鄭州早在7192159,就已經開始暴雨紅色預警了,甚至更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橙色、黃色預警了。

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是暴雨預警信號中的第四級別,也是最嚴重的級別。

這是一個常識,至少應該是政府部門的一個常識,也應該儘可能地讓其成為民眾腦海中的一個常識。

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意味著什麼?

1、政府及相關部門按照職責做好防暴雨應急和搶險工作;

2、停止集會、停課、停業(除特殊行業外);

3、做好山洪、滑坡、土石流等災害的防禦和搶險工作。

來自中央氣象局的防禦指南,一目了然,其中有重點:停課停業

停業,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員工和老闆沒有特殊情況,不應該去上班。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強制性的規定,還是只是倡議。但是已經做出了紅色預警,總得有對應的措施,總不能當耳旁風吧?

然而,我們在7月20日下午看到的朋友圈是,不少人被困在了下班的路上,或者乾脆被困在單位大樓里。

此外,紅色預警對應的預防措施是:

1.地勢低洼的居民住宅區,可因地制宜採取‌‌「小包圍‌‌」措施,如砌圍牆、大門口放置擋水板、配置小型抽水泵等。

2.不要將垃圾、雜物等丟入下水道,以防堵塞,造成暴雨時積水成災。

3.底層居民家中的電器插座、開關等應移裝在離地1米以上的安全地方。一旦室外積水漫進屋內,應及時切斷電源,防止觸電傷人。

4.在積水中行走要注意觀察。防止跌入窨井或坑、洞中。

5.河道是城市中重要的排水通道,不准隨意傾倒垃圾及廢棄物,以防淤塞。

不知是否一一傳達到位,一一進行了?

事實上,不僅是紅色預警,橙色預警本身就已經在提醒上學族和上班族:

早早給出的紅色預警,就是一個針對全社會的提醒,各行各業、各個單位機構,都應該做好充分的準備,這才是預警的意義。

比如,我再問一個細節:持續發布了這麼久的暴雨黃色、橙色、紅色預警,醫院有沒有相應的備案?

從7月20日到21日,我陸續看到醫院停電的消息。

新京報報導,7月20日,一家6口被困鄭州大學第三附屬醫院附近。當事人開先生稱,自己和家人帶著出生不到2周的女兒到該醫院看病,剛走出醫院不久,暴雨就將自家車輛淹沒,一家人躲進附近一小飯店避險。

由於女兒有抽搐仍需回到醫院,已緊急向當地救援隊尋求幫助。21日1時許,記者從當地救援隊獲悉,救援隊員已攜帶皮划艇等裝備趕往現場。

但是我看到的報導畫面令我很差異,醫生做手術的時候,是同事用手機的手電筒照著

或許,有人從這張圖里看到的是溫馨、感動、大愛無疆之類,但是我們至少也該看到一點點缺失:有沒有備用電和自發電?

要知道,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暫且不說需要收治那些在暴雨雷電中受傷的人,還有平時各種需要急診的人。新聞中的這個兩歲小女孩,不正好就是案例嗎?

然而,我們看到的,在7月20日之前,畫面是這樣的:

當然,這個工期持續到2030年,也不能苛求一定戰勝‌‌「千年一遇‌‌」。

但我想提醒的是,歡快看海也好,告別看海也罷,背後都失了對大自然的敬畏,都是麻痹大意的一種體現。

平日裡少說一些大話、空話、漂亮話,多做一些實事、小事、踏實事,就是在搶救生命,這比什麼都強。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觀人隨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529.html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