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建政後他主動捐出親王府的花園、和珅的宅子,後來「自絕於人民」

他還將自己在崇文區的一套三進的四合院,共計有四十七間房屋的私宅捐獻出來了。現在這所宅院成為崇文區一所重點小學的校舍。

1949年初,北平被「解放」,百年老店同仁堂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同仁堂這個有著200多年歷史、曾和清王朝有著密切關係的家族企業,在這年3月份建立起了工會,隸屬於「北京市國藥工會」。

同仁堂的職工們說:這可真是開天闢地第一回的新鮮事兒!往後咱們也當家作主了。

可是也有人擔憂:真是古今奇聞啊,夥計也想當家,這不是僭越嗎?

同仁堂品牌始創於1669年(清康熙八年),創始人是樂顯揚,他曾在宮裡當過御醫。200多年來,同仁堂一直都是樂家人掌握,夥計們的工錢從來是東家說多少就是多少。如今不一樣了,人民當家做主了,同仁堂的職工提出要和樂家談判,除了談漲工資的事,還有管理上的一些事宜。

白七爺白景琦的原型樂鏡宇

樂家人當中有因循守舊的,也有開明達觀的,可是和自己店裡的職工談判,別說沒經歷過,連聽都沒聽說過。但他們也知道時代不同了,惹不起工人階級,當然不敢拒絕職工的談判要求。

可是談了幾輪都談崩了,後來是把樂松生請出來談判,才搞定了此事。樂松生是樂家第十三代子孫,從17歲就進入家族企業工作,學習經營家族企業。他跟共產黨關係不錯,中共建政前就接觸紅色思想。《大宅門》裡的白占元就是以樂松生為原型(白占元,白七爺白景琦的孫子)。

《大宅門》中的白景琦和白占元

1949年10月4日,同仁堂的工會舉行了一個「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聯歡晚會,特邀請樂松生代表資方參加,並且說,這個聯歡會有很重要的內容。

樂松生不是很明白,工會舉辦的聯歡會怎麼會邀請他這個資方代表呢?樂松生欣然同意前去參加聯歡晚會。

在聯歡會上,同仁堂的職工紛紛獻藝,有說的,有唱的,有吹的,有彈的,有變戲法的,有練武術的,充滿了歡樂、團結、祥和的氣氛。職工都知道樂松生的京戲唱得好,紛紛要求他「來一段」。對樂松生來說,唱戲可比談判容易多了,他清清嗓子,唱了段《甘露寺》裡的名段「勸千歲殺字休出口,老臣與主說從頭。劉備本是那中山靖王的後,景帝玄孫一脈留……長坂坡救阿鬥,殺得曹兵個個愁。這一班虎將哪個有?還有諸葛用計謀。」

尾音還沒收,就得了個滿堂彩,有人翹著大拇指大聲贊道:「好!正宗的馬派!」

不過,這個聯歡會的「壓軸大戲」樂松生萬萬沒想到,原來是推舉同仁堂的經理,而大家一致推舉的就是樂松生。

開始,樂松生還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直到會場內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主持人請他給大家講幾句話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這是真的。

樂松生想,雖然自己當過同仁堂的經理和達仁堂的副經理,可那是因為承襲了祖輩的財產。現在被職工推舉為經理,那就不一樣了,那是信任,是支持,是對他的人品和專業技能的肯定。

由於這事太出乎意料,樂松生也很興奮很激動,他上台結結巴巴說:「一定要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把同仁堂經營好,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中共建政之初,北京作為首都,要承載眾多政府和部隊機關,因而住房十分緊張。樂家得知部隊急需住房時,便主動將「樂家花園」提供給部隊使用。

樂家花園原本是清朝禮親王府的花園,這裡有雕樑畫棟、亭台樓閣、小橋流水、迭石假山。當年禮親王因為手中拮据,把府內的秘方押給了樂氏後人,以借銀度日。到了清末,扣去抵押秘方的錢,禮親王的後代欠樂家的債銀已達數萬兩之巨,不得不將此花園抵給樂氏後代。從此王府花園更名為「樂家花園」。

後來,樂家又將全部房屋、物品以及園內的數十隻梅花鹿折價一千五百匹布,半賣半送交給了華北軍區,軍區領導還表揚了樂氏家族,說他們是開明人士。

樂家花園是當時駐京部隊最漂亮的房產之一。部隊後來根據樂家的建議,把它改建成八一學校,供子女們學習,以後又將它交給了地方,這就是現在位於海淀區的名校北京八一學校。

什剎海的前海西岸有一座漂亮考究的宅院,這裡最早是和珅的宅子,後來成了恭親王府的馬廄和花園的一部分。民國初年被樂家四房購得後,改建成了一所中西合璧的大宅院。為了幫助政府解決房屋困難,樂松生將這座宅院的大部分捐了出來,它一度曾做為蒙古國駐中國的大使館。1963年,郭沫若全家遷居此處,直到他1978年病逝。現在這裡已經闢為「郭沫若故居紀念館」,被定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韓戰時期,同仁堂還先後捐了7億多元。

1954年,樂松生主動遞交同仁堂公私合營申請。不久後同仁堂成了公私合營企業,同仁堂是第一家公私合營的中華老字號。1956年,樂家的另一項資產達仁堂合併到同仁堂,也成了公私合營企業。

1956年1月,慶祝社會主義改造勝利聯歡大會,樂松生受到毛澤東等中央領導接見。

60年代初,政府號召大辦教育事業,樂松生不僅帶頭捐獻了兩萬元人民幣,還將自己在崇文區的一套三進的四合院,共計有四十七間房屋的私宅捐獻出來了。現在這所宅院成為崇文區一所重點小學的校舍。

由於樂松生的貢獻,那時候他和榮毅仁一樣享有很高的榮譽,有「南榮北樂」之說。當時樂松生是全國工商聯主席,還當過北京市副市長,與彭真同志關係很好。

文革期間,樂松生被認定是剝削勞苦工人的萬惡資本家,加上他與彭真的關係,他的處境自然不會好過。在1966年的一次抄家中,「不知道」那些戴紅臂章的年輕「衛兵」與樂松生的家人發生了什麼……樂松生的母親與妻子離開了人世,樂松生也重傷住進了醫院。(阿波羅網編制按:文化大革命期間,由於樂松生向紅衛兵承認與失勢的彭真有過接觸而被批鬥。樂松生整天被掛牌批鬥,妻子在一次遊街後自殺。)

後來樂松生痊癒出院,但已生無可戀。兩年後1968年,以非正常死亡的方式走完了他的一生,當時有人說他是「自絕於人民」,年僅60歲。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好奇組長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826/1638102.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