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譚笑飛:中共正在原路返回

作者:
中共篡政之初各種運動,就是用暴力和謊言給民眾洗腦。而當時中共閉關鎖國,民眾無法接觸外界,客觀上也有利於中共的洗腦。但是謊言終究是謊言,中共說社會主義好人民公社好,趕英超美,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但是老百姓感覺到的是飢腸轆轆,看到的是餓殍遍野。謊言無法維繫的時候,中共就會變換一個。鄧小平開始搞改革開放,號稱要共同富裕。如前所述,所謂的改革開放,就是一個殺雞取卵的把戲。更重要的是,真正富裕的是權貴集團,普通民眾依舊是掙扎在生存邊緣的韭菜。這個謊言也已經破滅,因為中共不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

有任大炮外號的北京原地產大亨任志強,去年初發文批判習近平走回頭路,後傳出失蹤的消息。北京或嚴懲任志強,但他背後的紅二代勢力會否就範?未來局勢變數大增

許久以來,中共的各種舉措及其導致的後果和國際社會的反應,都令筆者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仔細想來,發現中共正在沿著它的發家軌跡原路返回。

且不說中共篡政之前無恥和兇殘的發家史,單看中共篡政之後情況。當時國際社會普遍視共產主義為洪水猛獸,不承認中共的恐怖獨裁政權。驚魂未定的中共為了壯膽,悍然出兵朝鮮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開戰,之後更被國際社會孤立,只能與那些社會主義國家抱團取暖,其實也是同床異夢互相利用,所以也是矛盾重重。但是在中國大陸,屠刀在手的中共還是很威風的,所謂的「土改」,「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等等,其實就是殺人越貨。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等等運動一個接一個,民不聊生。中共黨內鬥爭也是如火如荼,曾經的二號人物劉少奇被整死,中共黨章規定的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林彪出逃命喪蒙古大漠,可見一斑。

中共國際環境的改善源自於美蘇爭霸,已經與蘇聯反目成仇的中共成為美國的拉攏對象,尼克森訪華是中共的救命稻草。不久毛澤東終於去見馬克思了,改朝換代的中共面對幾近崩潰的國民經濟,不得不搞改革開放。同時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也向相對文明的方向暫時邁出了一步,提出不再搞「肉體消滅」。於是中共逐步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儘管這只是虛假繁榮。

經濟方面,外商投資紛至沓來,中共的經濟確實至少在數字上持續高速增長,多數民眾的生活水平有比較明顯的提高,這也是中共欺騙民眾最成功的一個方面。有學者概括中共的所謂經濟發展為「吃祖宗飯,斷子孫路」。做個簡單的比喻,中共所做的就是首先把你家的一塊祖傳的林地搶走了(土改),然後折騰你,令你食不果腹擔驚受怕(大躍進、文革),最後雇你把林地的樹全部砍倒(改革開放),正常工資是一千元,但是它只給你三百元;全部木材市場價十萬元,但是它賣給一個老外的價格是七萬元,條件是這個老外必須為中共唱讚歌。你的收入是比以前增加了,但問題是,第一,這十萬元本來都是你的;第二,你以後也沒有收入了。即使僅僅從中共的經濟發展模式來看,也是簡單粗放型,唯一的看點就是廉價勞動力和土地成本,其代價是污染環境、破壞性開採和浪費資源、效率低下,而結果就是除了掙到一點加工費之外一無所得。中共的經濟基礎依然薄弱,沒有核心技術和先進的管理,至今還不能自主生產汽車發動機;結構依然單一,嚴重依賴外貿出口。這種發展模式的最大問題就是脆弱和不可持續。當然中共是不在意這些的,殺雞取卵,短平快,這樣製造的謊言才更有欺騙性。

腰包漸鼓的中共急不可待地塗脂抹粉打造國際形象,以中國巨大的國內市場為籌碼對國際財團和各國政府進行利誘和要挾,同時以金錢美沙拉攏和扶植在國際組織和各國政界的代理人,以文化交流如孔子學院等名義進行意識形態的滲透。這都是中共的拿手好戲。

於是我們看到,香港回歸,中共加入了世貿組織,中共舉辦了奧運會,中共的GDP世界第二,中共的外匯存底世界第一,中共搞一帶一路大撒幣,等等等等。中共喉舌當然不遺餘力地鼓吹,不僅許多老百姓沉醉於這種「偉大成就」而沾沾自喜,就連作為謊言製造者的中共也陶醉其中。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美國前總統川普打破了中共的如意算盤。川普為了結束不公平貿易格局而發動的貿易戰令中共措手不及,外資紛紛撤出大陸,這與當年外資蜂擁而至的盛況形成鮮明的對比;隨之而來的是對產業鏈上下游的衝擊而引發大量失業、外貿出口的下跌等一系列問題。川普還抵制中共的文化和意識形態的滲透,指定在美的中共喉舌等機構為外國政府代理人,將其納入嚴格監控。中興、華為等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因違反美國的規定而被制裁,奄奄一息。川普還發起了對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和追責,打擊以留學生等身份做掩護的中共特務盜取高科技,令中共焦頭爛額。除美國之外,歐盟、澳洲、加拿大、日本等主要西方大國也在經貿、香港、台灣、新疆、中共病毒等等事項上與中共針鋒相對,中共的國際環境急轉直下。

中共也感覺到涼涼的秋意了。外資撤離和外貿產業凋零是既成事實,中共只好提出「內循環」;能源、糧食、尖端科技等等嚴重依賴進口是長期以來的事實,中共只好先吹風準備過緊日子,數位化人民幣一旦推廣,就可以立即回到憑票供應的年代;閉關鎖國模式已經開啟,不僅不再給辦理護照,就算你有護照和簽證,出境時也要被反覆盤問,甚至被無理拒絕。囊中羞澀的中共又把眼睛盯上了民營企業,什麼混合所有制,什麼反壟斷,什麼第三次分配,這還算客氣的,敬酒之後就是罰酒,人頭落地財產充公;對外則以戰狼的形象出現,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嘴臉,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

問題在於,這種一百八十度的政策反轉等於中共自扇耳光,所以中共亟需給自己一個台階,一方面用來維護自己的偉光正,一方面暴力壓制民眾的質疑,繼續欺騙民眾,這就是第二次文革。8月29日,中共黨政軍及數十家省區市媒體同時統一在重要版面轉發李光滿的文章。這篇火藥味十足的文章的核心內容在於轉移矛盾和挑動仇恨,一方面妖魔化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稱美國對中國實施「威脅」、「封鎖」、「打擊」、「圍剿」等等,「人民陷入深重災難」。另一方面片面強調薪本圈、娛樂圈和教育產業的亂象,指控它們是貧富差距的罪魁禍首,然後畫一張大餅,就是「共同富裕」和「剷平教育、醫療、住房三座大山」,最後號召行動,「蕩滌一切塵埃」,「使用一切手段」,當然也少不了赤裸裸的威脅,「所有阻擋這場以人民為中心變革的都將被拋棄」。中共黨媒集體轉發這篇文章,顯然不是巧合,被認為是二次文革的開始。

中共之所以原路返回,就是因為中共的謊言整體性地破滅,或者說中共從當初如魚得水到如今黔驢技窮,四處碰壁。中共篡政之初各種運動,就是用暴力和謊言給民眾洗腦。而當時中共閉關鎖國,民眾無法接觸外界,客觀上也有利於中共的洗腦。但是謊言終究是謊言,中共說社會主義好人民公社好,趕英超美,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但是老百姓感覺到的是飢腸轆轆,看到的是餓殍遍野。謊言無法維繫的時候,中共就會變換一個。鄧小平開始搞改革開放,號稱要共同富裕。如前所述,所謂的改革開放,就是一個殺雞取卵的把戲。更重要的是,真正富裕的是權貴集團,普通民眾依舊是掙扎在生存邊緣的韭菜。這個謊言也已經破滅,因為中共不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

中共不僅欺騙了大陸民眾,也欺騙了整個國際社會。美國等國家接納中共,固然有對抗蘇聯和經濟利益等因素,其中也有一個原因,就是國際社會希望通過與中共交往,幫助和引導中共走向文明和普世價值的軌道。而中共恰恰在這一點上利用了國際社會的善意,欺騙並傷害了國際社會。中共一邊擺出一副積極對話的姿態,以爭取更多的經濟和技術援助,一邊加緊對國際社會進行收買和滲透。結果中共不僅根本沒有任何改良,反而是乘機做大並反噬國際社會,上演了農夫和蛇的故事。中共加入世貿組織時的許多承諾至今都沒有兌現,中共的人權、法治、新聞自由等等從來都沒有進步,東方明珠香港回歸後僅僅二十多年,已經黯然失色。中共在西藏和新疆的種族滅絕行為明目張胆,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依舊緊鑼密鼓。中共還支持朝鮮、伊朗塔利班等流氓國家和恐怖組織,對抗美國,威脅國際社會。在中共病毒的問題上,中共先掩蓋再甩鍋,令國際社會蒙受巨大生命和財產損失。中共用謊言精心打造的國際形象也原形畢露,而這個後果就是中共再次被國際社會孤立,而且更加堅決和持久。

走投無路的中共只好寄希望於原路返回。但問題是,原來的路也不是那麼好走了。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共在封閉的環境對大陸民眾的洗腦是比較容易的,但是今天的情況顯然不同。儘管中共一直極力控制媒體和言論,但是在國際交流的大背景下,幾十年來的兩代人畢竟不同程度地在政治、經濟、法律、科學、文化、藝術、娛樂等等方面接觸西方社會,這些社會中堅力量和青年的切身感受和思想層面的思考不是中共疾風暴雨式的政治運動能夠輕易左右的,而且通訊技術的日新月異令中共防不勝防。經歷過物質相對豐富的民眾突然回到憑票供應的年代,面對巨大的反差必然要問一個為什麼而且要求改變,這也不是中共用口號能夠敷衍了事的。國際社會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袖手旁觀,而必然是對中共進行譴責和制裁。中共內部還能堅持多久更是難說,當今的黨魁顯然不具備毛澤東那樣的淫威,而現在的中共早就沒有什麼信仰可言,僅僅是一群權貴為了維護權力和利益的共同體。如果權貴集團的利益受到影響,隨時一拍兩散。

中共原路返回的過程,也是中共血債血償的過程。當年怎樣欺騙的,現在就怎樣被戳穿;當年怎樣騙到手的,現在就怎樣被剝奪;當年怎樣談笑風生,現在就怎樣提心弔膽;當年怎樣不可一世,現在就怎樣人人喊打。

顯然,中共原路返回到起點,就是它的終點。其實以中共現在的狀態,能否苟延殘喘到當初的起點也是個問題,也許在返回的路上走著走著就解體了。「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句話來形容中共,再貼切不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06/1643094.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