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唐青:習亂箭齊發有內幕 共同富裕藏權鬥

作者:
共同富裕,財富重新分配,那就必然要拿前朝官員、江派官員開刀。該變變天了,悶聲發大財這麼多年,你們的財富要重新分配一下了。我才是掌權者,經濟領域,文化領域,娛樂領域,應該我們來控制,利益也應該我們來分配。這肯定是現任官員們的想法。共同富裕並不是真心要讓利於百姓,掌權的官員們大撈一把那才是不能說的秘密。

共同富裕?還是搶劫?過高收入者危險!「打土豪,分田地」恐再次席捲中國,誰會是地主?(大紀元製圖)

中國在進行一場「摧枯拉朽」的革命!這是李光滿「新文革」檄文里說的。這篇文章引起黨媒集體轉發。《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卻公開反駁,說該文「背離了國家的大政方針,造成了誤導」。中國是否進行新文革,一時間海內外沸騰。

胡錫進李光滿鬥法有何內幕?習近平亂棍齊發,打富豪整明星,為的是什麼?大國競爭遭遇圍堵,中共整頓科技企業和娛樂圈有內幕。黨員抵制房產徵稅,共同富裕只能使陰招。公安部再點名肅清周永康流毒,為什麼這麼多年還沒有肅清?悶聲發大財的江派官員和家屬仍然掌握巨大財富,共同富裕背後有權鬥。

胡錫進李光滿鬥法內幕

李光滿是退休媒體人,毛左份子,他發的這篇文章叫《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

文章說,從螞蟻上市被叫停,到中央整頓經濟秩序、反壟斷,到阿里被罰182億元和滴滴被查,到中央隆重紀念建黨100周年,提出走共同富裕道路,以及最近對娛樂圈亂象的一系列整治動作,都在告訴我們,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

文章還說,這次變革將蕩滌一切塵埃,資本市場不再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場不再成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聞輿論不再成為崇拜西方文化的陣地,紅色回歸,英雄回歸,血性回歸。

極左的調調,黨文化很重。

李光滿這篇文章本來是發在自媒體上的,8月29日卻被人民網、新華網、央視網、中國軍網、光明網、中青在線、中新網、環球網等眾多官媒轉發。

李光滿接著發文吹噓「各大央媒集中統一刊發一篇來自公眾號自媒體的文章十分罕見,顯然是新聞宣傳主管部門和網信主管部門的統一安排,由此形成了非常強勢的宣傳效應」。

李光滿很快被打臉了。也是左派的胡錫進,2號在微博發文,大聲疾呼,批評李光滿文章屬於嚴重誤判和誤導,屬於少數人的狂想。他擔心引發思想混亂和恐慌。

李光滿的「新檄文」和胡錫進的反駁文章並存在網站上,並沒有被刪除。一方面引發人們對新文革的恐懼,一方面引發人們對中共內鬥猜測。習慣了一言堂的一些大陸文人就開始爭論了,我們該聽誰的,我們該相信誰?黨中央怎麼發出兩個聲音?

其實我說,李光滿的文章代表了當局的真實意圖,只是力度過猛,造成了恐慌,殺氣騰騰,影響了黨的形象。於是,胡錫進奉命出來搞平衡了。

中共這半年來,反壟斷,整頓科技企業,整頓教培行業,整肅娛樂圈,一頓亂棍把大家打蒙了,國內外都不知道習近平要幹什麼。所以,黨需要一個解釋和交代。可是朝中無人,不知道怎麼解釋習近平的新政,終於在自媒體上發現一篇「好文章」,於是某個大人物連夜下令,各大喉舌全部轉載。哪知道,用力過猛,又造成社會恐慌。於是胡錫進這個叼盤大俠就派上用場了。我覺得就是這麼回事。

香港《南華早報》就報了,說北京媒體人士透露,監管部門向媒體傳達口頭指示,李光滿的文章造成的影響超過預期,要求他們用更溫和的內容來平衡。

其實,外國媒體——《華爾街日報》都發現了,胡錫進與李光滿的兩篇文章,都在擁護共產黨的「共同富裕」政策。

所以,李光滿和胡錫進都拿了尚方寶劍互相砍,也代表了黨內不同的派系和聲音。

大國競爭遭圍堵黨要調整方向

那麼,怎麼解釋習近平這一頓混亂的組合拳呢?我看,都是為了保黨保權力,為了他所說的政治安全。為什麼推得這麼猛這麼急呢?因為國內外局勢變化太快。中共本以為大國外交,平視世界,要跟美國平起平坐了。哪知道一出手,和美國一碰,就全線潰敗,遭遇西方大國圍堵,加上疫情蕭條和國內經濟危機,所以中共必須趕緊調整方向,防止政權崩潰。因為越不安全,它越想把所有的資源緊緊抓在手上,保證黨管一切,保證黨無孔不入,保證一黨專政。對外備戰,對內統一思想,閉關鎖國,備戰備荒,這些就成為習近平的政策選項。

比如說打擊網絡巨頭和科技企業,就是這些企業太大,大到不聽黨的領導,不按黨的方向發展,大到黨無法操控了。而且這些企業家富可敵國,他們掌握著幾倍於黨員人數的用戶大數據,甚至掌握了黨的機密。所以寧可殺雞取卵,也不讓他們到海外上市。

《華爾街日報》最近分析,在北京看來,科技分軟硬兩種類型。一個國家的強大並不取決於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應用或網約車服務,「硬科技」才是一個國家強大的決定因素。

經濟學人》一篇文章也說,中美科技戰,讓中共認識到,要把更多資源、人才都投入到「硬科技」中,限制社交媒體、網遊企業的發展,有助於把未來的工程師、程式員引導到「硬科技」企業。

所以,為了和美國競爭,中共要把科技企業的方向調整到黨需要的方向。禁止網遊,禁止娘炮,打擊電玩﹑高價酒﹑奢侈消費等等,都是黨認為發展這些無益於和美歐競爭。和美歐競爭則關係到黨的生死存亡,而且是很急迫的。

李光滿那篇文章就說了,美國正在對中國實施越來越嚴厲的軍事威脅、經濟及科技封鎖、金融打擊、政治及外交圍剿,正在發動生物戰、網絡戰、輿論戰、太空戰,力度越來越大地通過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發動顏色革命。這場深刻變革「正是為了應對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國發動的野蠻而兇猛的攻擊。」不能讓青年一代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

其實所謂的大國競爭,西方圍堵,都是中共自己招來的,是中共的本質和內外政策不當所引起的。

打擊娛樂圈控制教育控制思想

打擊明星打擊娛樂圈,也是為了鞏固黨的領導。文藝和輿論只能被黨控制,不能讓富豪或者明星控制。一個明星的粉絲就可能超過中共黨員人數,這犯了黨的大忌。

最典型的是,加拿大籍華裔明星吳亦凡7月31日被北京刑拘後,他的粉絲圈號召「劫法場」。有人號召到「北京劫獄、天安門見」。還有粉絲說吳亦凡的微博有五千多萬名粉絲,中共軍警只有450萬,只要粉絲團結就能攻破北京看守所。這還了得!中共允許你造反嗎?

所以,中紀委網站8月31日發文說,「文藝絕不是單純的唱歌跳舞、吹拉彈唱,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識形態工作的重要陣地,是上層建築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資本在文藝界無序擴張,就會失去文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作用,就會瓦解中華民族的精神家園。」

娛樂文化名人高曉松最近在中國被封殺。官方批評他「抹黑歷史文化」,帶有「歷史虛無主義」。他說的一些大實話遭到中共官媒的批評。他說,「聽黨指揮的軍隊叫黨衛軍」,蔣介石是「抗日派」,「美國是中國的大恩人」。這些話戳穿了中共的謊言宣傳。

人民日報》旗下的俠客島專門發文批評高曉松,強調意識形態領域關係黨的存亡。最後還引用習近平的話說,「蘇聯為什麼解體?蘇共為什麼垮台?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十分激烈……各級黨組織幾乎沒任何作用了,軍隊都不在黨的領導之下了。」

放在習近平的眼裡看,娛樂圈就是暴富圈,課外補習也是沒有必要的,肥了一些不該肥的人。黨的宣傳娛樂沒人看,黨的教育沒人信,都去信明星,信課外補習老師,黨如何控制社會?

所以控制教育領域,控制思想,中共最近力度很大。8月20日,教育部長換人,懷進鵬上任。中國大中小學課本都加入習近平思想。還推出「雙減」政策,「課後服務」取代「校外補習」,黨要統一管理教育,不容許民企插足。其中,防止西方意識型態滲透,防止顏色革命,是重點。所以,一度傳出棄用西方教材,不再考英文,等等極端措施。

黨員抵制房產徵稅共同富裕使陰招

另一個大動作是「共同富裕」。「共同富裕」可以減少貧富分化的基尼係數,減少發生動亂的可能性。李克強說6億人一個月只有1000人民幣的收入,長此下去,底層百姓不造反嗎?大國圍堵,疫情蔓延導致經濟停擺,經濟紅利減少,如何維持黨的統治?所以習近平要畫一個共同富裕的大餅。

共同富裕要誰來掏腰包?這個是大家關心的問題。按理來說,通過稅收政策來調整收入,這是最合理而又唯一可行的辦法。但中共為什麼搞一個這麼高深莫測的「共同富裕」,要個人和民企來捐款,而不通過徵稅來做呢?我舉一個例子你可能明白了。

日本《經濟新聞》9月3日一篇報導說,共同富裕的終極辦法是徵稅,但由於來自共產黨員本身的阻力等等,政策制定者對房地產很難徵稅。

中國目前沒有徵收房屋稅或遺產稅。全國範圍徵收房地產稅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北京一位房地產經紀人表示,「在豪華區持有多處房產的中共高級官員強烈反對徵收房屋稅」。

而調查顯示,在城市擁有房屋的家庭中,超過10%的家庭有三處或更多的房屋。

所以中共共同富裕使的是陰招,是通過讓私營企業害怕,讓你主動捐款,爭相捐款表忠,像黑社會一樣。而不是通過稅收等明白、統一的公共政策來施行。

要割江派韭菜?共同富裕背後的權鬥

但是有一點,中國真正的財富掌握在官員和他們家屬手中。尤其江澤民時期大搞「悶聲發大財」,跟著江澤民的一批官員掌控了中國經濟的各項命脈,習近平掌權十年,雖然在官場上來了一批習的親信。但是在經濟領域,大部分大佬還是江派時代悶聲大發財的人。甚至官場上,江派遺毒遠遠沒有肅清。

舉例說,9月1日,公安部召開會議,推進第二批公安隊伍教育整頓工作,又提出全面徹底肅清周永康孟宏偉等墮胎毒。9月3日擴大會議,公安部再點名肅清周永康流毒。今年政法反腐是一大重點,官方至少6次公開點名肅清周永康流毒。

這次官方報導還說,要深查那些利用權力為少數企業「量身定製」「留後門」,通過披著合法合規外衣搞重複建設、利益輸送等問題。這就是要打擊官商勾結。

所以共同富裕,不光是要割富豪明星、中產階級的韭菜。更肥的韭菜是那些官員,尤其前朝官員,江派官員。跟著習近平上台的官員,習近平的親信,掌權十年了,最大的經濟利益獲得者還是江派官員,現在掌權的官員能答應嗎?習近平的「之江新軍」能答應嗎?他們心裡平衡嗎?所以共同富裕要割政敵的韭菜,要割江派的韭菜。中央紀發文喊出「斬斷娛樂圈亂象背後的資本鏈條」,整肅的就是背後的金主。

周永康2015年6月就判了無期徒刑,關起來啦。政法系統現在還在肅清周永康流毒。那麼商界、娛樂界流毒呢?不得清理江派流毒嗎?所以北京當局要求各地「反腐倒查20年」,20年前正是江澤民執政時期。但是具體作法,不讓你看見。還得冠冕堂皇地做,以維護黨中央形象。

其實馬雲出事,甚至8月底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落馬,馬雲並沒有受到那麼大的衝擊。微博財經大V「蔣東文」披露的照片顯示,馬雲近期和一幫人在酒店吃小龍蝦。還有人在浙江省嘉興市平湖的大棚種植園內遇到馬雲。馬雲只是商人,做大蛋糕的廚師。誰分了蛋糕才是重點。

既然如此,共同富裕,財富重新分配,那就必然要拿前朝官員、江派官員開刀。該變變天了,悶聲發大財這麼多年,你們的財富要重新分配一下了。我才是掌權者,經濟領域,文化領域,娛樂領域,應該我們來控制,利益也應該我們來分配。這肯定是現任官員們的想法。共同富裕並不是真心要讓利於百姓,掌權的官員們大撈一把那才是不能說的秘密。

更多唐青看時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06/1643100.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