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爾街日報:一位知情者揭示中共如何將企業家視為「可以犧牲的」工具

據華爾街日報今天報導說,中共強調「共同富裕」之際,失蹤女富商段偉紅的前夫沈棟通過回憶錄揭示了中國一個較早的政治時代的情況,當時中共黨內精英和企業家經常在利益可觀的交易上密切合作,以及共產黨如何將企業家視為「可以犧牲的」工具。

失蹤女富商段偉紅1990年代末在北京天安門廣場

一本由前私募基金高管撰寫的書名《紅色輪盤》(Red Roulette),應當在今天出版。該書未出就引發關注。美國媒體報導作者受到威脅與警告。此書以回憶錄形式,揭示了中國一個較早的政治時代的情況,當時中共黨內精英和企業家經常在利益可觀的交易上密切合作,以及共產黨如何將企業家視為「可以犧牲的」工具。

據華爾街日報今天報導說,中共強調「共同富裕」之際,失蹤女富商段偉紅的前夫沈棟通過回憶錄揭示了中國一個較早的政治時代的情況,當時中共黨內精英和企業家經常在利益可觀的交易上密切合作。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追求"共同富裕",他試圖鞏固民眾對共產黨繼續統治的支持。

中共最近將矛頭對準了富有的商業大亨,此舉應該不會讓太多人感到驚訝,尤其是那些在中共看來對於鞏固威權統治來說是可以犧牲的工具的企業家。

據該報導,這一點至少從一位人脈很廣的投資者的說法中可見一斑。這位投資者從知情者的角度揭示了與黨內精英玩弄手腕存在的高風險,他主要談到了他的前妻兼商業夥伴四年前神秘失蹤的事件。

十多年來,前私募基金高管沈棟(Desmond Shum)與女富商段偉紅合作,在北京開發房地產和基礎設施項目,期間他們利用了段偉紅與黨內高層的關係,包括一位現已退休總理的親屬。這對夫婦在段偉紅於2017年失蹤之前就已分手。段偉紅失蹤之際,一名地方黨政高官正在接受調查——外界普遍認為,這起案件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推動的,旨在清除其權威的一個潛在挑戰者。此後,段偉紅一直杳無音信。

沈棟在回憶錄《紅色輪盤》(Red Roulette)中表示,段偉紅是中共「法外綁架」做法的犧牲品,這種做法的目的是推動不透明的調查。

這本書定於本周出版。

據沈棟在一次採訪中說,誰擁有中國?現在,我知道是由「紅色血脈」擁有。他指的是中共各革命元老的家族。沈棟表示,中國富裕的企業家就像超級打工仔,效力於中國真正的主人——革命精英。

今年52歲的沈棟在回憶錄中講述了他與前妻的關係,以及這對夫婦21世紀初以來的商業往來,揭示了中國一個較早的政治時代的情況。這一時期,在全國上下以各種手段發家致富的浪潮中,中共黨內精英和企業家經常在利益可觀的交易上密切合作。

但據沈棟稱,他們夫婦的經歷也凸顯出,習近平正在加大遏制私企的力度,並讓企業轉為為黨的優先事項服務。

據該報導,中國科技股多年來大受美國投資者青睞,但中國監管機構近期的打擊行動致使這些公司股價大跌。《華爾街日報》解釋了除業務狀況外,投資者在購買美團、騰訊、阿里巴巴、快手等公司的股票時需要留心的其他風險,包括中國出海上市公司利用的VIE結構,中國政治目標以及中美關係動向。

沈棟稱,在中共眼中,像電商巨頭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億萬富豪創始人馬雲(Jack Ma)這樣的富豪是「可以犧牲的」。沈棟稱,他們手中的財富並不是完全屬於他們;他們的部分持股是代其背後的紅色資本持有。

華爾街日報說,中共反腐部門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State Council Information Office)暫未回應置評請求。阿里巴巴和馬雲公益基金會(Jack Ma Foundation)也暫未回應置評請求。

近幾個月來,習近平一直在倡導「共同富裕」,這個口號大體上表明中共意在賦予工人和弱勢群體權力,必要時限制資產階級的收益,以解決社會不平等問題。這一新的政策方向是中國最近針對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以及政府認為加劇社會分化的其他企業採取監管行動背後的一個主要推動力。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最近以保護未成年人的名義,將監管目標對準了國內網路遊戲行業。中國網路遊戲行業規模在全球位居前列。

沈棟在回憶錄中寫道,與商界結盟不過是權宜之計,旨在為中共全面控制社會的目標服務。他說,一旦不再需要我們來建設經濟、投資海外或幫助限制香港的自由,我們也會被視為敵人。沈棟在接受採訪時稱,在追求「共同富裕」的過程中,習近平希望通過解決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來維護中共統治。貧富差距擴大恐將破壞中共的正當性。

回想起來,段偉紅的命運是一種預兆,預示著隨著習近平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於2017年底進入他的第二個五年任期,新的不確定性會籠罩整個商界。

沈棟表示,2017年9月,在中國政府禁止段偉紅出境約六個月後,她失蹤了。沈棟說,段偉紅的家人一直沒接到她被拘留的任何正式通知,但認為她很可能是在對高層官員的調查中被帶走的。沈棟表示,當時,段偉紅手下的三名員工也同時失蹤,但已於去年獲釋。

據該報,段偉紅在黨內精英階層很有名,因為她與前總理溫家寶的親屬、尤其是其夫人張培莉有生意往來。2012年《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曾高調報導了這些交易,報導稱溫家寶的親屬控制的資產價值至少27億美元。溫家寶在2003年至2013年期間擔任中國國務院總理,他和家人沒有被指控有不當行為,自溫家寶從領導職位退休後,他們一直保持低調。

溫家寶家人的律師當時對香港媒體否認了有關其資產的報導。據沈棟稱,對於張培莉開展的業務,溫家寶並不知情,也沒有暗中提供支持,且溫家寶對於2012年媒體披露他親屬財產和商業活動的規模感到憤怒。段偉紅在對《紐約時報》的評論中否認與溫家寶或其親屬在財務上有聯繫,但承認與溫家寶家族交好,與張培莉關係密切。據沈棟稱,他和段偉紅有時候會稱張培莉為張阿姨,以示尊敬。

該報說,據沈棟在書中所述,2013年,張培莉告訴段偉紅和沈棟,她和她的孩子已經將資產上交國家,以換取免於被起訴。記者無法聯繫到溫家寶和張培莉置評。

段偉紅和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也有關係,在段偉紅失蹤前不到兩個月,孫政才被調查。孫政才在2018年因腐敗指控被判無期徒刑。在孫政才倒台前,外界普遍認為他是習近平的潛在接班人。據沈棟稱,在孫政才擔任北京某區的高級官員時,他曾把房地產項目給了他需要的盟友,包括段偉紅。沈棟稱,她的前妻在21世紀初就認識孫政才,但他不知道她被拘是否與孫政才的案子有關。

華爾街日報說,記者無法聯繫到孫政才置評。記者也無法聯繫到50多歲的段偉紅。沈棟稱,無法得知她的命運讓人很難受,我的兒子已經四年沒有見過母親了。沈棟與段偉紅在2015年離婚,目前居住在英國。

據該報,沈棟出生於上海,在香港長大,曾在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工作,1997年搬到北京,四年後在那裡認識了段偉紅。他們成為了商業夥伴,在北京開發了備受矚目的項目,包括一個機場貨運站和豪華的北京寶格麗酒店(Bvlgari Hotel Beijing)。

華爾街日報說,沈棟認為他的書可能是讓中國政府公開承認段偉紅案的最後機會,如果有這種機會的話。他說,即使只是把她關進了監獄,也比現在這樣杳無音信也見不到人要好。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07/1643797.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