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王健林可迅速解決4千億負債 為何許家印不行?

估計接下來許家印會砍掉全部非核心的業務,然後再出售更多的資產,把資金回籠起來,這樣恆大的問題就可以逐漸解決了。別忘了恆大還有價值4千多億的土地儲備,另外還有800多億的現金,另外恆大物業也是一塊非常優質的資產。

許家印公開表示,對於恆大財富到期兌付問題,一定要儘快解決,他自己可以一分錢都沒,但是恆大財富的投資者不行。以許家印的人品來說,他這句話一定是肺腑之言。

恆大的問題其實在去年就有苗頭了,為何許家印到最近才在出售資產來解決呢?很多人都在說王健林當年幾個月就解決了4千億債務的問題,為何許家印如今這麼久還解決不了呢,是不是許家印的能力遠不如王健林呢?事實上並非如此,許家印跟王健林都是國內非常優秀的企業家,只是當時萬達面臨的壓力跟恆大今天完全不一樣。

2017年萬達也遇到了很大的問題。當時萬達的問題主要是因為在外國投資太多,結果被點名批評了,當時很多人認為萬達拿著中國的貸款到外國投資,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王健林也發現了問題所在,於是立刻就調轉了發展方向。

當時萬達的負債率確實不低,總負債高達4千多億。如今恆大的總負債是1.95萬億,剔除了預收款的負債,也在1萬億以上。所以說恆大的盤子要大得多,處理起來的難度也大多了。

另外一個王健林當時的速度非常快。當時萬達負債率高,但是流動性還沒有出現問題,相反當時萬達手裡的現金儲備還是非常充裕。融創拿出600億來收購13個萬達文旅項目,其中300億還是萬達借給融創的。

恆大則不一樣,恆大中報顯示,現金儲備只剩下800多億,比去年還降低了不少。恆大一年內的有息負債就高達2400多億了。

另外2017年的大環境跟現在不一樣。那一年許家印剛好當上首富,恆大市值突破了4千億,說明市場是非常看好房地產的發展,房地產商也都處於激進發展的時候,所以融創跟富力才會拿出那麼多資金去收購萬達的13個文旅項目跟77個酒店。

如今市場完全不一樣了,銀行在收緊資金,國家推出了三道紅線的政策,去槓桿大趨勢已經開始了。許家印想要賣資產,但是其他人口袋也是空空,自然賣得慢,也賣不出太好的價錢。

另外一點就是萬達當時拿到了騰訊、融創、京東、蘇寧等公司合計340億的投資,捕手了萬達在香港退市的股份,而且這筆投資是沒有壓價的。這樣等於萬達當時又多了340億的資金,一下子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如今恆大要找到一批有實力的投資人不容易了。去年恆大才說服了戰略投資者放棄回購的機會,1300億的投資都轉為普通股。在今年這個大環境下,要知道能夠拿出幾百億的投資者,確實是不容易。

本來問題就更加複雜,加上大環境又不好,所以恆大如今解決難度是比萬達當時大多了。那麼是不是說恆大就無法解決問題了呢?答案也不是的。

其實恆大的問題也是被很多人複雜化了。恆大一年內短期有息負債是2400多億,另外還有5千億多的供應商跟承建商的款項,但是這不代表著恆大就要在一年內拿出8千億的資金。

開過公司的人就知道,公司負債是正常的,如今上市公司哪一家沒有負債,就是李嘉誠的長實集團負債率也在2成多。

許家印只需要賣掉一些資產,回籠一些資金,讓整個公司的資金流動性流轉起來,這樣供應商跟承建商可以拿到部分款項,他們會繼續跟恆大合作,一部分的款項也會被壓下去,等著以後再慢慢還。有息負債方面主要是三道紅線。只要不踩線,那麼恆大就可以繼續貸款,那麼2400億短債到期還了之後,還可以繼續貸款,那麼公司依然可以保持現金流動,而不會一下就被抽乾了。

事實上最近2個月,許家印已經在積極應對了,恆大出售了160多億的資產,又拿出了200多億的房產來抵債,另外許家印還在積極兜售更多的非核心資產。

現在恆大急著出手,可能價格上會吃了虧,不過對於恆大這麼大盤子的公司來說,其實虧損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資金鍊出現問題。

許家印最近也說了,恆大的盤子並沒有變,恆大優質的土地儲備沒變,恆大的開發能力沒變,恆大依然有能力每年保持六七千億的銷售額。

估計接下來許家印會砍掉全部非核心的業務,然後再出售更多的資產,把資金回籠起來,這樣恆大的問題就可以逐漸解決了。別忘了恆大還有價值4千多億的土地儲備,另外還有800多億的現金,另外恆大物業也是一塊非常優質的資產。

恆大目前在全國已經有200多萬的住宅,恆大物業的市場價值還是非常大。事實上現在的恆大跟許家印反而是被低估了,一些問題被過度放大了。相信恆大在許家印帶領下,一定可以解決目前的問題,讓恆大重回巔峰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張老師說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3/1646113.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