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魏晉:孫政才做皇帝夢 習近平曾親自試探

2013年3月15日的中共人大會議上,孫政才走在習近平的身後

英國商人沈棟的回憶錄《紅色賭盤》9月7日出版。在出書之前,作者前妻、已落馬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的「密友」段偉紅,被中共安排從國內打電話警告稱會出人命。這本冒著生命危險出版的書,揭露中共紅色權貴家族操弄特權和把控當代中國財富,以及與之相關的權鬥、腐敗內幕,消息獨家,意義不同凡響。

據沈棟自述,他出生於上海,在香港長大,在美國讀書,1997年搬到北京,四年後在那裡認識了段偉紅。他們曾是商業夥伴和婚姻伴侶。

據說沈棟前妻段偉紅和溫家寶夫人關係密切,被溫夫人視為乾女兒。由此,作者和前妻曾經面對面接觸王岐山、習近平夫婦、令計劃夫婦、孫政才、賈慶林的女兒女婿、江澤民孫子等等,因此知道不少高層內幕。《紅色賭盤》收集了這些內幕,如江澤民家的特權、賈慶林女兒女婿內幕、薄熙來遭胡溫習聯合狙擊被迫下台、令計劃落馬內情,等等。但最引人關注的是孫政才爭奪接班人位置、大做皇帝夢內幕。

孫政才的皇帝大夢與龍袍故事

生於1963年的孫政才在落馬前較長一段時間,被指是江派預設的中共第六代接班人選。其仕途發跡與江澤民家族密切相關,曾受多名江派大老,如賈慶林、劉淇、曾慶紅等長期栽培。但他在中共十九大前的2017年7月突然落馬。

孫政才落馬後,傳出有多名女商人情婦,其中段偉紅是孫政才第三個富商情婦,但也只屬傳聞。前兩名先曝光的情婦包括曾一手打造知名飲品「牽手」果蔬汁的北京女商人劉鳳洲,億贊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黃蘇支。

據《紅色賭盤》一書披露,2001年孫政才還是北京順義區區長時,2002年,孫政才把一些房地產項目批給自己的盟友,包括曾慶紅的親屬。段偉紅夫婦也得到一塊土地。由於作為江澤民大總管的曾慶紅助力,孫政才隨後仕途一路順暢。而《紅色賭盤》披露,段偉紅深度參與其中,確保孫政才能夠晉升。

《紅色賭盤》書仲介紹,從2006年成為農業部長那一天起,孫政才就專注於向上爬。孫政才一直把年齡相近、同樣仕途大熱的團派推出的接班人胡春華,視為登頂中共最高層的競爭對手,時刻盯緊,生怕落後。而且孫政才一心想擊敗胡春華,成為將來的最高領導人。他深夜常常和段偉紅在一起商量對策。

孫政才在2012年當選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和胡春華一同成為政治局中少有的「60後」委員。

書中說,孫告訴段偉紅,只要他不犯錯,他將會成為政治局常委;如果他不當總書記,他也會當總理。他的一舉一動都盯著那個最高權力的寶座。

沈棟說,孫政才一直在做皇帝夢。

另據《財新周刊》報導披露,與孫政才最長時間的情婦劉鳳洲曾經拿著孫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認定他不但是封疆大吏的命,仕途還有望更上一層樓,於是「請」了一套龍袍送給孫政才。

署名楊海鵬的網友發推特披露,‏「真是奇葩:孫政才情婦劉某,趕製龍袍一件,上書孫的生辰八字,日日焚香祭拜。」

習近平曾兩度試探孫政才

孫政才想登頂中南海,相信在中共官場,當時這類傳聞早有流出,象段偉紅這種投注者,或拍馬者、歸附為孫的「門客」者會越來越多。應該早已傳到習近平那裡,派人監視一舉一動。但習顯然是在放長線。

在落馬一年多前,也是在孫政才上位猜測最熱之際,習近平與孫政才之間曾有幾個回合的「互動」,其中兩個細節如今看來頗為有意思。

一個是在2016年3月的兩會,當時面臨中共十九大人事「卡位戰」。親共港媒報導,該次會議氣氛極為緊張,連耳語也很難看到。開幕日習近平進入人民大會堂時沒有向與會者揮手或鼓掌,也沒有與周圍人士握手。其時王岐山是唯一能在習近平退場時急忙去說幾句悄悄話的人。

但到2016年3月16日人大會議閉幕當天,習近平在離場時,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緊跟其身後離開,兩人相互握手。

報導稱,習近平在主席台上與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握手這一小節,格外惹人注目。

另一個細節是在2016年1月4日下午,習近平上任後首次訪問重慶,也是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落馬後,首位到訪的最高層。習近平的特別到訪,當時被認為預示孫政才未來接班有望。

這年4月2日,陸媒《新京報》署名文章《習近平的指示,孫政才這樣落實》披露,習近平2016年1月6日結束視察重慶後,孫政才多次召開相關會議,學習落實習近平的相關指示。文章特別提到孫政才在1月14日在重慶市委常委會提出十八個字:「中央要求的全力去做,中央禁止的堅決不做」。

現在看來,無論是兩會上的特別握手,還是特別到訪重慶,只不過是習近平故意試探之舉,也是為了穩住孫政才。

習近平耿耿於懷,因而不設接班人?

2017年2月,中共中央巡視組向重慶市委反饋巡視情況時稱,重慶清除「薄、王」思想遺毒不徹底!這給孫政才的仕途蒙上陰影,某些禁忌事已東窗事發。

2017年7月,即中共十九大召開的幾個月前,孫政才轟然落馬,成為特大新聞。

據說習近平就是因為收到孫政才趕製龍袍報料後而勃然大怒,催促中紀委在中共十九大前動手,要拿孫祭旗,並急令陳敏爾準備入渝。孫政才儘管作為一個失敗者,「密室拜龍袍」的故事,日後應該寫入「紅朝秘史」。

2017年9月29日孫政才被「雙開」,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根據官方的通報,孫政才犯「六宗罪」,第一條就是「嚴重踐踏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後改為「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到底孫政才的政治問題有多嚴重?2017年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時任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公開指控孫政才等人「陰謀篡黨奪權」,「令人不寒而慄,觸目驚心」。

但劉士余在2019年10月也落馬了,有條罪名比較罕見,是「公開發表不當言論,缺乏政治警覺和保密意識」。或許就是因為劉士余泄露了習近平要拿下孫政才根本原因這個秘密?

中共專制制度下,從毛時代起,接班問題總會引發腥風血雨,最高領導人的接班人也真是不祥之位。其時胡春華也受孫政才落馬的震動效應,中共十九大未能入常,次年擔任副總理,一直承擔扶貧、就業和農村工作等苦差,顯然習近平看不上他。而或許因為孫政才事件留下的陰影,習近平一直無意找人接班,其實也是因為放眼望去,後繼無人。中共在強勢的習近平之後前景不妙。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58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