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正在發生!中共不願看到的一幕

在華盛頓舉行的「四方安全對話」國家領導人峰會沒有明確提及中共。分析人士說,峰會本身的意圖已經不言而喻,提不提中共並不重要;而四方機制的影響力日益上升,不排除未來演變成為軍事聯盟的可能性。

2021年9月24日,白宮東廳,拜登總統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印度總理莫迪和日本首相菅義偉一起出席「四方」國家峰會。(美聯社照片)

在華盛頓舉行的「四方安全對話」國家領導人峰會沒有明確提及中共。分析人士說,峰會本身的意圖已經不言而喻,提不提中共並不重要;而四方機制的影響力日益上升,不排除未來演變成為軍事聯盟的可能性。

美國總統拜登上星期在華盛頓主持召開了「四方安全對話」(Quad)國家領導人的第一次面對面峰會。「四方」國家的其他三位領導人,印度總理莫迪、日本首先菅義偉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親自出席了與拜登的這場峰會。

峰會重申了四國共同致力於建立一個「不受脅迫」的,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一貫主張。四國領導人發表的一份聯合聲明說:「我們共同致力於促進自由、開放、基於規則的秩序,以加強印度-太平洋地區內外的安全與繁榮。而這一秩序植根於國際法,不應受到任何脅迫。」

以「四方」抗共立場軟化?

觀察人士注意到,這份聯合聲明並沒有直接提及中共及其在該地區日益增強的影響力,以及中共在爭議水域南中國海和東海日益咄咄逼人的行動。聲明只是泛泛地說:我們主張法治、航行和飛越自由、和平解決爭端、民主價值觀和各自國家的領土完整。

拜登總統上任以來,積極致力於重振「四方」機制的影響力,並且舉行了數次多層級和多種形式的會議,探討四方機制下共同抗衡中共的可能性。以致於但凡提到「四方」機制,國際輿論就認為「四方」機制完全就是針對中國的。

近一兩個星期來隨著美中兩國元首通話、孟晚舟獲釋,以及拜登氣候特使克里表示近期再次訪華等各項發展,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緊張關係似乎出現日趨緩和的氣象。

「四方」國家峰會聯合聲明中隻字未提中共,是否意味著美國立場的軟化?或者華盛頓已經意識到,言必提中國的抗衡方式不像所預期的那樣有效?

分析人士告訴美國之音,剛剛結束的這次「四方」國家峰會的聯合聲明沒有明確提到中共,這一事實並不表明華盛頓和其它三國基調的「軟化」。

設在美國夏威夷的研究機構「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級研究員饒義(Denny Roy)博士表示,從一開始,四國政府就小心翼翼,避免公開將「四方」機制定位為一個反共聯盟。

「然而,剛剛發表的四方聯合聲明,還是間接地譴責了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政策,並討論和協調了與中共進行技術脫鉤的問題,」饒義說。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察·魏茨(Richard Weitz)博士認為,此次「四方」機制國家的峰會,一如既往地舉行,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所有的人都知道,四方國家主要的經濟和安全關切是中國,甚至連中國也了解這一點;所以有沒有直接點明中國,完全沒有必要,」他說,「就像本月早些時候澳英美聯盟(AUKUS)宣布其協議時那樣,儘管所有人都知道它是針對中共的;但是他們也並沒有去點明這一點。」

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領導人日前(9月15日)宣布,澳英美三國建立一個強化的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稱之為「AUKUS」,並且發表聯合聲明說:「在經久不衰的理想和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之共同承諾的指引下,決心深化印太地區的外交、安全和防務合作,包括通過與合作夥伴一起努力,迎接二十一世紀的挑戰。」

「四方」機制vs軍事同盟

在四方國家中,華盛頓尤其擔心的是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海洋聲索對美國的貿易意味著什麼。統計數字顯示,在2019年有近2萬億美元價值的美國貿易通過印度-太平洋水域進行。但是中國是所有四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因此,美日印澳四國需要謹慎行事。

儘管「四方」機制在目前尚不是一個軍事同盟,但是在四國中間,美國與日本、澳大利亞分別有防務條約,只有印度是傳統上的不結盟國家。但是,四方國家定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而該機制的主要針對焦點又是中國,有分析人士擔心,四方機制最終是否會演變成為軍事同盟。

東西方中心的饒義博士認為,不能排除將來四國成為軍事聯盟的可能性;但這既是困難的(特別是對印度而言),也是不必要的。「美國已經是四國中兩個成員國的正式盟友,四方所有成員國都可以在特定的安全問題上進行協調,而不必是簽約的盟友,」他解釋說。

哈德遜研究所的軍事分析師魏茨博士則認為,鑑於印度的敏感性,四方機制不太可能發展成為軍事聯盟。不過,上周的四方機制峰會指出了未來四國擴大活動範圍的一些選項,努力擴大聯繫,以包括更多的社會聯繫,找出中國項目和技術創造的替代方案,並且擴大其它國家的參與。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公司(NPR)的報導援引美國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資深研究員、美國前國務次卿保拉·多布里安斯基(Paula J. Dobriansky)的話說,四方機制的意圖是「真正提供一種制衡,一種集體安全安排和一種威懾,以確保我們已經目睹的各種衝突不會失控」。

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起源於2004年亞洲地震和海嘯後的一個賑災救援團體;歷經十多年的演變後如今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分析人士說,四方機制未來仍將繼續發展演變。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國際防務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四方機制不會成為「亞洲北約」;因為它並不是一個正式的國際組織,而是一個非正式、組織鬆散的團體。

不過,何天睦同時指出,如果北京持續具有威脅性的話,它有可能發展成為正式聯盟。「中共必須尊重這種可能性」。四方機制將成為國際合作和努力的中心點,敦促北京遵循美國所推崇的「基於規則」的秩序。

東西方中心的饒義博士認為,四方機制的影響力目前似乎呈現上升趨勢;美國總統拜登和其它三國的領導人肯定希望該機制能夠發揮更大和更多的作用。

「四方機制的獨特性是其靈活性。這取決於四方國家正在努力解決的特定問題是什麼,其它國家的政府如果願意,可以自願加入進來,」饒義說。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29/1653028.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