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跌進圈套!中共的慷慨?昂貴的代價!

作者:
中共對開發中國家的資助創下歷史新高,超過世界上所有富裕國家提供資助的總和。過去二十年,北京以贈款但主要是貸款形式向163個國家提供了8430億美元,相當於二戰後馬歇爾重建歐洲計劃預算的六倍,相當於每年平均850億美元,是美國和其他大國支付金額的兩倍以上。

圖為尚比亞新總統 Hakainde Hichilema於2021年9月21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上發言,就在他於2021年8月12日贏得總統大選幾天後,發現本國財政存在「比預期更大的漏洞」,其中三分之一外債中國持有。

中共對開發中國家的資助創下歷史新高,超過世界上所有富裕國家提供資助的總和。過去二十年,北京以贈款但主要是貸款形式向163個國家提供了8430億美元,相當於二戰後馬歇爾重建歐洲計劃預算的六倍,相當於每年平均850億美元,是美國和其他大國支付金額的兩倍以上。

這一巨額數據來自美國威廉與瑪麗學院9月29日公布的一份報告,它揭示了中共擴張的規模以及開發中國家依賴的處境。目前,中國在42個開發中國家的未償還貸款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的10%。

法國『世界報』周三報導,該學院為了得出上述評估,來自德國、南非、英國或美國的一百多名研究人員從北京資助的13,427個項目中剖析了近91,000份官方文件。

報告指出,中共出手慷慨,但它的幫助是有昂貴的代價的。與富裕國家不同,它不會以低利率的大部分贈款和貸款為發展中經濟體提供資金。自2013年「一帶一路」啟動以來,中國商業性貸款的份額迅速占據上風,特別是為重大基礎設施項目融資。

報告指出,中國貸款利率有時很高,因為中國「向信用脆弱的國家提供了不成比例的貸款」。北京可能會要求這些國家購買保險,或要求第三方擔保以防範風險,甚至以資產抵押貸款。儘管中國很少控制港口或土地等承諾的基礎設施,但它可以獲得地緣政治收益。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是印度洋航運的重要舞台,在科倫坡無力償還債務後,於2019年移交給中國公司營運99年。

中方還要求拿現金用作抵押品。該報告寫道,「中國債權人要求將相當於部分貸款的金額存入一個離岸帳戶,如果違約,這個帳戶可以迅速被扣押,無需通過法院」,當負債纍纍的政府沒有能力借款時,中國為他們提供了其他選擇。例如,它向公司或半國家機構提供貸款——這些款項不會出現在公共帳戶中——同時要求國家提供擔保。2020年夏天,北京要求馬爾地夫政府償還一名破產商人的貸款,這筆貸款是由國家擔保的。

因此,AidData研究所分析的超過三分之二的中國貸款分配給了合資企業或不直接依賴政府的實體,而在2013年之前,它們僅占一小部分。一遇到哪怕最輕微的危機,這些債務可能會突然變成公共債務。「問題不僅在於債務數額是保密的,而且開發中國家不知道他們在未來幾年還需要償還多少,」 AidData研究所負責人帕克斯說。這些隱藏的股票在開發中國家相當於其 GDP的5.8%。

威廉與瑪麗學院的報告警告說:「在正常時期已經有問題的隱性債務在 Covid-19大流行期間尤其令人擔憂,因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還款能力降低了。」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統計,有36個國家處於違約邊緣或已經違約,47個國家已從 G20下的暫停償債倡議中受益。過去三十年間已成為全球最大債權國的中國可能從中獲益,就像過去已經發生的那樣:當中國試圖讓自己的候選人在2019年擔任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負責人時,悄悄取消了喀麥隆7000萬美元的債務,不久之後,喀麥隆的候選人退出了競選。

中共在開發中國家借款的迅速增加也使集體債務重組的程序複雜化。由於北京要求對金額保密,處於違約邊緣的國家的債權人如何評估其信譽或還款能力?又如何確保公平對待債權人的原則得到尊重?此外,這種不透明性造成了民主透明度的嚴重問題,因為政府必須向納稅人隱瞞他們遲早要償還的款項。

2020年,中共首次承諾與巴黎俱樂部合作,參與集體債務重組,但結果仍不明朗。布拉德利·帕克斯說。「在國際會議上,北京說的與其合同中的內容相反。」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30/1653530.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