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驚人內幕!朝鮮情報系統前高官爆料朝鮮特工曾任職青瓦台 講述毒品、武器和恐懼

—脫北者:朝鮮情報系統前高官講述毒品、武器和恐懼

金先生花了30年的時間才躋身朝鮮強大間諜機構的高層。他說,這個情報機構是「最高領袖的眼睛、耳朵和大腦」。「有一個案例是,一名朝鮮特工被派到青瓦台工作後,安全返回朝鮮。那是在20世紀90年代初。他在青瓦台工作了五六年後安全回國,在勞動黨314聯絡事務所工作。」 「我可以告訴你,朝鮮特工在韓國的各種公民社會組織和重要機構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圖像加注文字,金國松花了30年的時間才躋身朝鮮強大間諜機構的高層。

金國松(Kim Kuk-song,音譯)並沒有丟掉保守秘密的舊習慣。

經過幾周的討論,我們才得到採訪他的機會,但他仍然擔心會有誰聽。他在鏡頭前戴著墨鏡,我們團隊中只有兩人知道他的真名。

金先生花了30年的時間才躋身朝鮮強大間諜機構的高層。他說,這個情報機構是「最高領袖的眼睛、耳朵和大腦」。

他聲稱自己保守秘密,派刺客去殺死他們的批評者,甚至建立了一個非法的藥物實驗室來幫助籌集「革命」資金。

視頻加注文字,北韓前高級軍官脫北後揭秘親證受金正恩指使策劃暗殺行動

現在,這位前大校決定向BBC講述他的故事。這是朝鮮高級軍官首次接受大型廣播公司的採訪。

他在獨家採訪中表示,他是「紅色中最紅的」。一個忠誠的共產主義的僕人。

但是軍銜和忠誠並不能保證你在朝鮮的安全。

2014年,他不得不逃亡,此後一直生活在首爾,為韓國情報部門工作。

他描述說,朝鮮領導層拼命通過任何可能的手段來賺錢,從毒品交易到在中東和非洲的武器銷售。他向我們講述了平壤做出決策背後的戰略,朝鮮政權對韓國的攻擊,他還聲稱這個神秘國家的間諜和網絡可以覆蓋世界各地。

BBC無法獨立證實他的說法,但我們設法證實了他的身份,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找到了證實他說法的證據。

我們聯繫了朝鮮駐英國大使館和駐紐約使團,希望得到一份表態,但到目前為止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恐怖行動特別小組」

從金國松在朝鮮最高情報部門的最後幾年,我們可以了解現任領導人金正恩的早期經歷。他描繪了一個渴望證明自己是「勇士」的年輕人。

2009年,朝鮮成立了一個新間諜機構,名為偵察總局(Reconnaissance General Bureau),當時金正恩正在接受培訓,準備接替他父親,當時他父親已經中風。局長是金英哲(Kim Yong-chol),他仍然是朝鮮領導人最信任的助手之一。

這名大校說,2009年5月,指揮系統下達命令,要組建一支「恐怖特遣部隊」,殺死一名叛逃到韓國的前朝鮮官員。

「對金正恩來說,這是為了讓最高領導人(他的父親)滿意,」金先生說。

「為了秘密暗殺(叛逃至韓國的前朝鮮勞動黨書記)黃長燁(Hwang Jang-yop),成立了『恐怖特遣部隊』。我親自指導並執行了這項工作。」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注文字,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和其兒子金正恩(右)。

黃長燁曾是朝鮮最有權力的官員之一。他是朝鮮政策的重要締造者。他在1997年叛逃到韓國,一直沒有被原諒。在首爾時,他譴責朝鮮政權,金家想要報復。

但是刺殺行動失敗了。兩名朝鮮陸軍少校因此被判10年監禁,目前仍在首爾服刑。朝鮮一直否認與此事有關,並聲稱事件是韓國策劃的。

而金國松的證詞則顯示,情況並非如此。

他說:「在朝鮮,恐怖主義是保護金正日和金正恩無尚尊貴的政治工具。」「這是一件禮物,用來顯示繼任者對他偉大領袖的忠誠。」

還有更多事件。一年後的2010年,韓國海軍艦艇「天安號」(Cheonan)在被魚雷擊中後沉沒。46人喪生。朝鮮一直否認與此事有關。

同年11月,數十枚朝鮮炮彈擊中了韓國的延坪島(Yeongpyeong)。兩名士兵和兩名平民被殺。

關於是誰下令襲擊,一直有很多爭論。金國松表示,他「沒有直接參與天安艦或延坪島的行動」,但這些行動「對偵查總局的軍官來說不是秘密,他們很自豪,是值得誇耀的事情」。

他說,如果沒有高層的命令,這些行動是不會進行的。

「在朝鮮,如果沒有最高領導人的直接批准,即使是修路都不可能。天安艦沉沒和延坪島炮擊都不是下屬可以完成的事情。」

「這種軍事工作是根據金正恩特別命令設計和實施的。這是一項成就。」

「青瓦台間諜」

金國松表示,他在朝鮮的職責之一是制定應對韓國的戰略。其目的是建立「政治從屬」關係。

這包括在現場有眼睛和耳朵。

「我曾多次指示間諜前往韓國,並通過他們執行任務。有很多案例。」他稱。

他沒有詳細說明,但他給了我們一個有趣的例子。

「有一個案例是,一名朝鮮特工被派到青瓦台工作後,安全返回朝鮮。那是在20世紀90年代初。他在青瓦台工作了五六年後安全回國,在勞動黨314聯絡事務所工作。」

「我可以告訴你,朝鮮特工在韓國的各種公民社會組織和重要機構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BBC無法證實這一說法。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注文字,金正恩最近宣布,朝鮮再次面臨"危機",並在4月呼籲民眾準備另一次"艱苦長征"——這個詞用來形容上世紀90年代金正日領導時發生的災難性饑荒。

我在韓國見過幾名被判刑的朝鮮間諜,正如新聞網站NK News創始人查德·奧卡羅爾(Chad O'Carroll)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韓國監獄裡曾經關押著幾十名朝鮮間諜,他們幾十年來因從事各種間諜活動被捕。

少數事件仍在繼續發生,其中至少有一起涉及直接從朝鮮派來的間諜。但NK新聞(NK News)的數據顯示,自2017年以來,韓國因間諜相關罪行被捕的人要少得多,因為朝鮮轉而採用新技術而不是傳統間諜來收集情報。

朝鮮可能是世界上最貧窮且最孤立的國家之一,但此前廣受關注的脫北者警告,平壤已經組建了一支由6000名老練黑客組成的軍隊。

據金國松說,朝鮮前領導人金正日曾在上世紀80年代下令培訓新人員,「為網絡戰做準備」。

他說:「牡丹峰大學(Moranbong University)從全國各地挑選最聰明的學生,讓他們接受六年的特殊教育。」

英國安全官員認為,朝鮮一個名為「拉撒路集團」(Lazarus Group)的組織在2017年發動了一次網絡攻擊,導致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系統的部分部門和全球其他組織癱瘓。據信該組織在2014年對索尼影業進行了一次高調的黑客攻擊。

金國松說,這個辦公室被稱為414聯絡辦公室。

在內部,我們稱為「金正日的情報中心」。

他聲稱該公司與朝鮮領導人有直撥電話。

「人們說這些特工在中國、俄羅斯和東南亞國家,但他們也在朝鮮行動。該辦公室還保護朝鮮間諜之間的通信。」

毒品換美元

金正恩最近宣布,朝鮮再次面臨「危機」,並在4月呼籲民眾準備另一次「艱苦長征」——這個詞用來形容上世紀90年代金正日領導時發生的災難性饑荒。

當時,金國松在作戰部,奉命為最高領袖籌集」革命資金「。他說,這意味著非法毒品交易。

「在金正日領導下的朝鮮,毒品生產在'艱苦長征'時達到頂峰,」他說,「當時,作戰部為最高領袖提供的革命資金已經用完了。」

「接到任務後,我把3名外國人帶到了朝鮮,在勞動黨715聯絡辦公室的訓練中心建立了生產基地,生產了毒品。」

「那是冰毒。然後我們可以把它換成美元,送給金正日。」

他對毒品交易的描述是可信的。朝鮮有著悠久的毒品生產歷史,主要是海洛因和鴉片。同樣叛逃的前朝鮮駐英國外交官太勇浩(Thae Yong-ho,音譯)2019年在奧斯陸自由論壇表示,朝鮮進行了國家支持的毒品販運,並試圖解決國內廣泛的吸毒問題。

我問金先生毒品錢去哪了。它換成現金給人民了嗎?

「幫助你理解,朝鮮所有的錢都屬於朝鮮領導人,」他說,「用這些錢,他可以建別墅、買車、買食物、買衣服,享受奢侈品。」

據估計,上世紀90年代朝鮮長期糧食短缺造成的死亡人數從數十萬到100萬不等。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注文字,2010年5月,一名朝鮮婦女在咸鏡北道的田野里撿草吃。

根據金國松的說法,另一個收入來源是向伊朗進行非法武器銷售,這由作戰部管理。

「有特殊的小型潛艇,半潛艇。朝鮮非常擅長製造這樣的尖端設備。」他說。

這可能有點像是朝鮮的宣傳,因為該國的潛艇用的是噪音很大的柴油發動機。

但金國松稱,這些交易非常成功,以至於朝鮮駐伊朗的副局長會炫耀說,把伊朗人召到他的游泳池做生意。

全球朝鮮問題權威人士蘭科夫(Andrei Lankov)教授表示,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朝鮮與伊朗的武器交易一直是公開的秘密,其中甚至包括彈道飛彈。

朝鮮不顧國際社會的嚴厲制裁,繼續推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開發。今年9月,該國測試了四種新型武器系統,包括一種新型遠程巡航飛彈、一種彈道飛彈車載發射系統、一種高超音速飛彈和一種防空飛彈。

技術變得越來越先進。

據金國松稱,平壤還向處於長期內戰的國家出售武器和技術。近年來,聯合國指責朝鮮向敘利亞緬甸、利比亞和蘇丹提供武器。

聯合國警告,在平壤開發的武器最終可能會出現在世界上許多動盪的角落。

「一個忠心的僕人背叛了」

金國松在朝鮮過著特權生活。他稱,金正恩的姑姑給了他一輛奔馳汽車,並允許他自由出國為朝鮮領導人籌集資金。他說,他通過出售稀有金屬和煤炭來籌集數百萬現金,把這些現金裝在行李箱裡帶回國。

在這個貧窮的國家,數百萬人都在為食物短缺而掙扎,這種生活幾乎無人能想像,更不用說真正過上這樣的生活。

他說,他通過婚姻擁有強大的政治關係,讓他能夠在不同的情報機構間走動。但同樣,這種關係也讓他和其家人處於危險之中。

金正恩2011年掌權後不久,就決定清洗那些他視為威脅的人,包括他的姑父張成澤。長期以來,隨著金正日的健康狀況逐步惡化,一直有人認為張成澤是朝鮮事實上的領導人。

金國松說,張成澤的名字比金正恩的名字更廣為流傳。

「那時我覺得張成澤不會堅持太久,我覺得他會被流放到鄉下,」他說。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注文字,

2021年2月,人們在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雕像前鞠躬。

但隨後,朝鮮官方媒體在2013年12月宣布,張成澤已被處決。

「我非常驚訝,這是致命一擊,我很震驚,」金先生說。「我立刻感到生命受威脅。我知道我不能再在朝鮮生活了。」

金國松從報紙上讀到處決消息時他在國外。他決定製定計劃,與家人一起逃到韓國。

「離開我的祖墳和家人所在的國家,逃到韓國,在情感上來說是我最悲傷的決定,當時韓國對我來說還是一片陌生的土地。」他說。

即使在墨鏡後面,我也能看出那段回憶對他來說很艱難。

在我們的多次會面中,我一直在問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他現在決定發聲。

「這是我唯一能盡的責任,」他說。「從現在開始,我將更加積極地把我的北方同胞從獨裁統治中解放出來,讓他們享受真正的自由。」

韓國有超過三萬名脫北者,只有少數人決定接受媒體採訪。你越是高調,你和你的家人面臨的風險就越高。

在韓國,也有很多人懷疑脫北者對生活的描述。畢竟,他們怎樣才能真正證實自己的故事?

金國松的一生極不尋常。他的說法應該被視為朝鮮故事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但他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少有人能夠逃離的政權,並告訴我們,這個政權要存在下去需要付出什麼。

「朝鮮的政治社會,他們的判斷,他們的思維過程,他們都遵循對最高領袖的絕對服從的信念,」他說,「一代又一代,培養出一顆『忠誠的心』。」

這次採訪的時機也很有趣。金正恩暗示,如果某些條件得到滿足,他可能願意在不久的將來與韓國對話。

但金國松也發出了警告。

「我來這裡已經很多年了,但朝鮮一點都沒變。」他說。

「我們制定的戰略仍在繼續。你需要知道的是,朝鮮連0.01%都沒有改變。」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BBC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2/1658579.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