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福建莆田歐金中案拷問中共掃黑除惡

作者:
有網友替歐金中感到非常不值的是,在被迫成為殺人兇手之前,最終他沒有等到正義的來臨,即使這樣,他依舊相信黨相信政府,他的微博除了點讚「國慶日」就是維權,在他熱愛的五星紅旗下維權。「燦爛的五星紅旗和他維權無門的絕望擺在一起太諷刺了真的」。總之網上輿論表現出來對殺人兇手歐金中的無數同情,堪稱一次次拷問中共的「掃黑除惡」以及號稱的「法治社會」,而這拷問將不會是最後一次。

中共官方一條寫著「掃黑除惡,害人害己!」8個大字的標語,引發網路熱議。(網路圖片)

10月10日福建莆田平海鎮發生一起2死3傷重大刑事案件。12日,平海鎮當局對殺人嫌犯歐金中的懸賞公告做出這樣表示,「發現線索獎2萬,發現屍體獎5萬」。這份懸賞公告也被網友稱之為「追殺令」,因為歐金中死了,案件將不用審理也就不會暴露真相,很多「烏紗帽」也得以保住。

網民普遍同情兇手的歐金中案真相很簡單卻很沉重,在這最新一起的社會新聞事件中,重複的又是一個普通人被逼得走上了極端的悲劇。由於惡鄰村霸長期欺凌,歐金中一家長達5年寄居窩棚。福建的鐵皮房住5年這是什麼概念?有個網友說,福建夏天熱成什麼樣,光是每年好多個颱風暴雨天氣就夠他們受的了。

在案發之前,歐金中已經用了5年時間四處奔走想盡辦法維權,他找過省市信訪局、報過警、求助過媒體,甚至發過微博,通通投訴無門。尤其是大量的電話與投書,求助對象包括了中紀委、中央組織部、央視焦點訪談、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工人日報、法制日報、經濟日報、中新網、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等等。有個網友說,如果舉報侮辱英烈,隨即被處理,但是,歐金中從地方到中央各級部門各類官媒電話打了個遍,5年時間了,沒有得到回音與實質幫助,這是當今的法律社會嗎?

直到今年6月11日,歐金中在給公安部的求助信中寫道:「公安部領導們,您們好!歐全中,住福建莆田市……,全家五年無處淒(棲)身,上有89歲老母親跟全家五年受難,因危房,自2017年新建手續出來後,把原有400多平全部拆掉在原地建150平受黑勢力多次打砸阻止,至今還未開建,求助無果、村個別幹部不作為,黑勢力村霸集團的惡意打砸阻止,五年了求領導救救我全家吧,為事件惡化,社會安定及時給我們弱勢村民解決,……」。怪不得輿論想要站在殺人犯歐金中這一邊,如果這個時候公安部門能重視關心他遭遇黑勢力霸凌的困境,這起兇案是可以避免發生的。

與此同時,諷刺的是,今年初從公安部到中央政法委,都在高調開會慶祝「掃黑除惡圓滿收官」、「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取得全面勝利」;另一方面,地方黑惡勢力依然存在、橫行,縱容包庇這些黑惡勢力的官場「保護傘」,特別是公安政法系統的「保護傘」依然高張。

事實上,在歐金中話題的微博評論里,可以看到好多類似的控訴信息,如以下這兩則:「河南平頂山6歲女孩查出白血病的報導,視頻也提到他家是拆遷了10年還沒有蓋房子,一家5口在外租房子,爸爸殘疾,女兒現在又查出白血病。請求相關部門徹查這類拆遷安置事情,讓老百姓有家可歸!」以及「大家好,我是山東德州禹城市月牙灣王洋,家父被黑惡勢力迫害死亡,已經25年之久,各種SF均沒有下文,黑惡勢力觸手之遠,面積之廣,實名舉報媒體曝光均被遮罩,感到希望渺茫,走投無路。說不定哪天禹城也回出現滅門慘案」。

有個網友說,「掃黑除惡這四個字,一向只是掛在路邊或者牆上的橫幅」。不少輿論憂心,目前尚不清楚還有多少潛在的歐金中徘徊在出手行兇的邊緣,他們當中有些人的不公遭遇或許比歐更悽慘。

也有些律師身份的網友說,雖然法律和道德都不允許殺人事件的發生,但是事實和真相總是要叩問殺人的動機。歐金中案的始作俑者,是在所謂的法治社會,卻沒有政府部門和法律幫助過他,甚至沒能保護他。

還有網友替歐金中感到非常不值的是,在被迫成為殺人兇手之前,最終他沒有等到正義的來臨,即使這樣,他依舊相信黨相信政府,他的微博除了點讚「國慶日」就是維權,在他熱愛的五星紅旗下維權。「燦爛的五星紅旗和他維權無門的絕望擺在一起太諷刺了真的」。

總之網上輿論表現出來對殺人兇手歐金中的無數同情,堪稱一次次拷問中共的「掃黑除惡」以及號稱的「法治社會」,而這拷問將不會是最後一次。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15/1659718.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