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和平解放」之後的殺戮

作者:
而廣西的其它許多地方民眾因為組織起來與共軍對抗,雖然給共軍一定的打擊,但最終都受到瘋狂殺戮。而且毛澤東定了一個千分之一的殺人比例,要鎮壓一批。

國共內戰後期,因國軍屢次失利,共軍勢力擴張,國軍敗勢已定。北平傅作義集團、湖南程潛、陳明仁集團都面臨或戰敗或投降的選擇。在中共統一戰線的攻勢下,他們選擇了向中共投降,謀得中共新政府的一官半職,然而和平解決之後,跟隨他們投共的袍澤多被中共開展的各式各樣的政治運動所鎮壓和清洗。以下講的是我的家鄉的故事。

1949年12月,共軍來了--這裡是廣西的一個鄉村。當時我的父親約有17、8歲,我能通過他了解到一些塵封的往事。當時,鄉村裡的精英們也面臨要麼向共軍臣服,要麼上山打游擊與共軍周旋的選擇,精英們分成主戰派、主和派。主戰派以盧學英為首,主和派以盧亦農為首。

主戰的盧學英本是一個孤兒,為人機警。村子裡曾有革命黨人盧汝翼,是個讀書人,科舉考試得過全省第一,又曾到日本學習法政專業,參與籌建中國同盟會,曾任廣西同盟會首領,國會議員,國民黨廣西支部長。盧汝翼四處奔波,要帶個親信,就選中了盧學英。1918年,孫中山的日子也不好過,電召盧汝翼到廣州議事,盧汝翼風塵朴朴從南寧趕到廣州,因鞍馬勞頓,不幸染疾,竟然英年病故。盧學英轉而投軍,為馬曉軍、白崇禧部士兵。北伐戰爭也曾揚威一時,抗日戰爭時期官至某游擊區司令,也算是身經百戰,少將銜,抗戰勝利後解甲歸田。他雖然年紀一大把了,仍然有心帶領村中子弟上山打游擊,不甘向中共繳械投降。

當年廣西曾經在白崇禧領導下,實行寓兵於民的政策,青壯年普遍參加過軍事訓練,也有一些復員的國軍將士,地方上有民團,有民槍,盧學英打算把力量整合起來與共軍對抗。

主和的盧亦農也有政治背景,他是燕京大學法政專業的畢業生,曾任北伐軍官,與戰將李明瑞結拜金蘭,與張雲逸、葉劍英亦有交情。北伐功成後,盧亦農在胡漢民主持的立法院當委員,其時,俞作柏、李明瑞一度驅逐了李宗仁蔣介石南京頒發委任狀,盧亦農親自從蔣介石手中接過委任狀帶回廣西,委任俞作柏為廣西省政府主席......總之,盧亦農是見過世面的人,他知共軍的利害,認為不可以卵擊石,祇能向共軍臣服。

眾精英經過一番面紅耳赤的爭論,決定放棄對抗,以和平姿態對待共軍的到來!這種和平姿勢的確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村民的生命。而廣西的其它許多地方民眾因為組織起來與共軍對抗,雖然給共軍一定的打擊,但最終都受到瘋狂殺戮。共軍將領莫文驊回憶說,他曾到北京中南海毛澤東的住處,毛澤東留他吃晚飯,問及廣西剿匪的情況。毛澤東問:"你們一共殺了多少人?"答:"沒有精確數字,大約共殺了××萬吧"。毛澤東又問:"為什麼殺那麼多人?"答道:"有人下令連隊有殺人權,可以先斬後奏。"可見,民眾的反抗招來了慘烈的鎮壓。而我鄉村以和平姿態對待共軍,減少了民間的流血。

但還是流了血,因為殺人權已經下放到連隊。而且毛澤東定了一個千分之一的殺人比例,要鎮壓一批。在1950年的鎮壓運動中,主張上山跟中共打游擊的復員少將盧學英被處死,北伐抗戰曾立功,共軍來了命不保。連主和的盧亦農也沒有逃出生天。

盧亦農雖然早年參加國民黨,但實際上已經退隱,家中也不富裕,參加勞動,他在1950年初曾到南寧開群眾代表會議,見到了北伐時期的故交,時任廣西省委書記張雲逸,張留他在政府當個花瓶之職,他無意接受,就回來了。相傳他當時為了謀生,與人經營,販運農產品到香港,經廣州時,聞北伐故交葉劍英坐鎮廣州,曾登門造訪,葉托他到香港邀請幾個老朋友回來開政協。誰知在香港當寓公的老朋友都不賞臉,沒有人回來,反倒勸盧亦農不要回大陸,以免命喪共軍之手。不幸而言中,盧亦農果然被處死。

一同赴死的還有已故民國元勛盧汝翼的獨子盧廷章,他本有大學文憑,地方國民政府因其父的名望,曾邀請他做官,他不允,守拙做一個鄉紳,致力於維護地方,與共軍本無冤讎,卻被殺又抄家,劊子手把他家中的藏書付之一炬,一個有點文化的大兵翻出其父遺下的國會議員、同盟會員等證書,還嘖嘖稱奇,說想不到是位大人物呀!

我的外祖父差一點也要上路了,他是復員的國軍醫官,開個小診所謀生,其先父留有九間青磚瓦房給他住,生活算得上豐足,共軍本想鎮壓他,但被農會保了下來,畢竟他是醫生,他總算逃出生天,祇是九間青磚瓦房給農會拿去了,祇給他一間搖搖欲墜的破房子。

還有一些人自殺了事。例如我的叔公,他自幼習武,沒有對抗共軍,共軍收繳民槍時,有人舉報他私藏槍枝,他交不出來,捱逼不過,一死了了......

鄉里人至今還說,其實張雲逸並不好殺,對盧亦農有刀下留人的指示,祇是來得太晚。因為執掌廣西軍政大權的陶鑄把殺人的權力下放到連級軍官,毛澤東又下了千分之一的屠殺令......我們的農民以和平姿態對待共軍,地方的精英人士也沒有躲過屠殺,至今沒有一個人得到過中共的道歉和一分錢的賠償。只有1950年見勢不妙,遣散隊伍,隻身從鄉里逃往香港當寓公的盧仕沐少將,後來成為中共統戰對象!

中共的隊伍一來,地方精英盡失,或死或逃,和平也沉重的得令人窒息!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1/1662163.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