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重磅發現:長津湖 原來共軍的神話全是吹牛

作者:

為了「兼聽則明」,看過關於韓戰和長津湖之戰的一些文章和幾個版本紀錄片:美國版、鳳凰電視版(算是「巴結中共」版)、高曉松版(細節補充)。這次又多看了一個美國版、有最詳盡戰場實拍鏡頭的記錄片(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vg3mroOixY),發現「長津湖之戰」好多關於共軍的神話,全是吹牛。

神話一:分割包圍美軍

1950年11月27日,作為韓戰聯合國軍「鴨綠江作戰」東線戰場一個組成部分的美海軍陸戰一師連帶支援部隊美陸軍7師31團被部署到長津湖一帶向北進擊。當天晚上,各部隊完全不知道共軍就埋伏在周圍山上,仍然按計劃各自紮營,準備第二天繼續進攻。

圖中地名:YUDAM-NI柳潭裡,HAGARU-RI下碣隅里

當晚10:30,紮營美軍已經睡覺,共軍六個師七萬多人分別向各紮營點的美軍以不間斷的人海戰術發起猛攻直至天亮後退去隱蔽。但陸戰一師師部所在的下碣隅里並未遭到攻擊。見下圖。

第二晚,28號,共軍第9兵團部署在攻擊前線的20軍、27軍的8個師約十萬人全部到齊,又對美軍的各駐紮點發起了新的猛攻,仍然是久攻不下,天亮後退去隱蔽。見下圖。

圖中地名:KOT』O-RI古土裡,又譯:江東里

晚上是共軍的天下,白天是美軍的天下。美軍各駐紮點本就是美軍自己的進攻部署,周圍的重要制高點晚上被共軍占,白天被美軍占,如此反覆,共軍始終無法實現毛澤東想要的「漂亮仗」。晚上進攻,白天退隱,而且完全無法占領、破壞機械化部隊必需的公路,甚至不知道陸戰一師師部所在的下碣隅里是最需要拿下的「包圍」關鍵,這哪裡是什麼「分割包圍」?分明是「拉鋸戰」。這樣的「拉鋸戰」進行了三天,直至11月30號美軍接到撤退命令、12月1號向南邊的下碣隅里撤退集結。

美軍遭到如此重兵伏擊,之所以要堅持三天,這是因為這期間指揮部里的將軍們不相信幾十萬中共軍隊已經入朝,還在要求前線部隊「進攻」。

11月28號,美步兵10軍軍長兼7師師長阿爾蒙德到7師31團視察,31團團長向他報告說他們抓到兩個來自不同師的共軍俘虜,說明圍攻31團的共軍至少有兩個師。而阿爾蒙德只是傲慢地要求「繼續進攻」,「幾個中國洗衣工laundry workers就能擋住你?」。

當北面各駐紮點的美軍沿公路向南邊的下碣隅里撤退集結時,在美軍強大的地面和空中打擊火力下,共軍除了從遠處打打冷槍冷炮、在彎道處扔些石頭樹木之類的障礙物之外,幾乎沒有值得一提的阻擊行動。就連被打得最慘的、號稱「被成建制殲滅」的美7師31團,也只是增加了幾百名傷亡,還是有差不多一千人撤出。除了失蹤人員,美陸戰一師部隊甚至連傷員和屍體都帶出來了。

這種「分割包圍戰」也只有中共敢吹了。

神話二:成建制殲滅美31團

共軍是這麼盼來著——三千人的31團,最後撤退到下碣隅里時還有差不多一千人,其中還能戰鬥的有385人,也就是說這些還能戰鬥的人平均每人帶出來了一點幾個傷員。

步兵31團上路撤退時前方毫無阻攔

「打死了正負團長、繳獲了團旗」就叫「成建制殲滅31團」,這牛也只有中共敢吹。

神話三:三炸水門橋

水門橋不大(見下圖),除了中間那段穿水管的實地以外,也就一共四個橋孔。共軍吹得天花亂墜的「三炸」,只逮著一個橋孔(圖中圈住處)反覆炸,是否太違背常識?有那個能力把箭頭所指處的兩個橋墩也炸了豈不乾淨?

下圖中,怎麼就看不到吹牛中所說的「連大橋的基座都炸得乾乾淨淨」?是否就是指紅筆圈住的那路面的一個角?

我認為,吹這個牛的多半是炸橋的前線指揮官,把「一次」吹成「三次」,忽悠上級逃避責罰罷了。以前見到的「用重型直升機將鋼橋吊上山谷搭出一座保命橋撤退」吹得更離譜,我說怎麼從未有過實地視頻乃至照片記錄面世呢,現在牛皮吹破了。

神話四:冰雕連

太客氣了吧,凍死幾個連?為了毛澤東「成建制殲滅」的好大喜功,共軍第9兵團的前線戰鬥部隊20軍和27軍入朝前連準備好的冬衣都不讓停車換上,有報導說入朝第一天就凍傷800人。而且,部隊從集結地下火車步行出發時單兵僅攜帶4天的乾糧!

從開戰第一晚起,朝鮮就遭遇了50年未遇的強寒潮襲擊,晚上氣溫可降到-30~-40度,連美軍那麼好的裝備,陸戰一師都有約七千人凍傷。有研究結論說共軍光「凍傷減員」(委婉說法)就有大約4~5萬,足有「幾個師」!在共軍當時的後勤支援條件下,戰場上「受傷」基本就意味著「死亡」。曾經讀過一篇當時的美軍老兵的回憶文章,說的是與共軍爭奪某重要制高點:晚上共軍一進攻,美軍士兵就丟盔卸甲地跑了;白天美軍是照例一頓地毯式炮火覆蓋後步兵進攻,卻沒遇到絲毫抵抗。上山後,有經驗的長官指著地上殘缺的屍塊告訴這位作者說:看這些發青的臉和沒有流血的斷口,說明他們在炮擊前已經死了,凍死的。

事實上,長津湖血戰後,第9兵團有兩個師被取消了番號。

美陸戰一師和31團都撤退到下碣隅里集結後,除了用飛機運走4500名急需救治的重傷員外,仍有約一萬人繼續沿公路南撤與古土裡的陸戰一師留守部隊會合。這一路上,除了從遠處打冷槍(沒了冷炮)外,共軍再也無力組織衝鋒(那些大量的冰雕連、營、團慘劇大概就集中發生在附近的山上——想想看,伏擊一萬美軍只布置一個連?開國際玩笑哄小孩吧)。反而是,不斷有不堪饑寒交迫的共軍士兵主動下山向美軍投降

這個士兵的赤腳和棉褲凍在一起

等到美軍撤到水門橋時,被斷橋阻滯了三天。在這三天裡,只有零星的冷槍(連機槍都打不起)能顯示共軍的存在,所以陸戰一師師長史密斯敢決定修好斷橋帶走全部重型武器裝備。

事後證明,共軍第9兵團的前線戰鬥部隊20軍和27軍的十萬人中只有約一萬疲憊不堪的殘兵敗將能自己走回國。嚴重遲到的共軍預備隊26軍則能幸運地保持建制。

而中共喉舌,自己都相信了自己重複千萬遍的謊言。就像學習寫作文的小學女生,寫著寫著就把想像當成了現實。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3/1663092.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