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美軍上將李奇微記載的長津湖戰鬥

—節選自《韓戰》

作者:
陸戰隊秩序井然地撤退,後面跟著不少難民。原先有一塊平板橫過一個水電廠的溢水道懸吊在峭壁之上,下面是無底深淵,現在平板已被中國人毀掉。但史密斯已預見到這種情況,及時讓飛機分段空投了一座「踏板橋」,使部隊以及壓路機等全部人員裝備得以通過。來自真興里的第1陸戰師兩個連,奪取並扼守著瞰制這一關口的高地,擊退了敵人企圖切斷後撤隊伍的所有進攻。

第1陸戰師以及第7師兩個營的經歷要慘痛得多。但是,這一次還是由於史密斯將軍的勇敢指揮和深謀遠慮,他們才倖免於徹底瓦解。我已說過,史密斯不顧第10軍的壓力,在率部進入長津水庫附近的不毛高原的同時,從容不迫地設法保持了後撤路線的暢通與安全。他沿途貯備了彈藥、油料和其他補給物資,控制了一切可以控制的高地,修建了後送傷員用的簡易機場,並且在對遠處的情況有一定把握時才向前推進。

一路上,只是間或遇到敵人打了就跑的抵抗。從抓到的俘虜來看,都是中國人幹的。按船上救護所醫生們的說法,突然出現的嚴寒較之敵人的火力更加可怕。現在,史密斯深信,敵軍在他後撤路上的什麼地方埋伏著一支強大的部隊,他覺得自己正在被逼進陷阱。

然而,第10軍軍部在麥克阿瑟的眾所周知的願望驅使下,仍催促他繼續朝他的目標——長津水庫西岸的一簇泥頂小屋推進。抵達目標已是十一月下旬,朝鮮的嚴冬已經降臨,而中共正如其無線電廣播早就威脅的那樣,已準備進行最強有力的打擊。

第8集團軍右翼崩潰的消息,越過花崗岩峭壁和陰鬱的山谷傳到了東邊的第1陸戰師。該師正伸展在一條曲折的道路上,道路由柳潭裡穿過下碣隅里和古土裡,一直延伸到南面四十英里外的真興里。雷蒙德·默里中校的第5陸戰團一直作為師的先頭部隊,在其後跟進的是霍默·利曾伯格上校(後晉升為中將)的第7陸戰團。這兩個團奉命向西進攻,徒勞地企圖解除沃克受到的壓力。

史密斯指示他們要謹慎小心地向前推進,要提防埋伏。當這兩個團向外運動時,遭到埋伏已久的中國人迅猛攻擊。此時,因估計到這種牽制性進攻不會有什麼結果,默里與利曾伯格未與史密斯商量,並且不顧阿爾蒙德的命令,就自行決定取消進攻,轉入防禦。

陸戰隊對這種打擊早有心理準備,因此能夠牢牢守住村邊的高地。中共第79師和第89師的兩個突擊營在迫擊炮火力支援下發起的進攻,入夜發展成三個中國師的全面強攻,企圖壓倒兩個陸戰團。由於是在夜間進攻,中國人得以避開我空軍的攻擊,並能調遣眾多的兵力對付陸戰隊。

他們成縱隊在狹窄的正面上發起進攻,一進入手榴彈投擲距離,便馬上展開隊形。陸戰隊的才智、鬥志和優勢火力,對於彌補陸戰隊人數上的不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仗打得十分艱苦。零下十八度的嚴寒使許多卡賓槍和白朗寧自動步槍無法使用,但大多數伽蘭得步槍和白朗寧機槍沒有凍住,仍可射擊。早晨二時半,陸戰隊某排點著了當地一所茅屋,把周圍照得通明,因而使進攻的中國人付出了慘重代價。但是,中國人被打垮一批,又衝上一批,越過屍體往上攀援,繼續衝鋒。

這一次進攻以及後來對陸戰隊發起的進攻,向南發展到不少村莊,這是最殘酷的戰鬥。這些進攻使陸戰師付出了高昂的代價,但並未使其潰亂或遭到慘敗。在水庫南端的下碣隅里,師長預先貯備了六天的補給,而且飛機還空投了輕武器彈藥、武器、藥品、口糧甚至還有飲用水。

但是,嚴陣以待的陸戰隊最為感激的,是工兵一營D連的勇士們,他們在泛光燈下苦幹通宵,在凍土之上辟出了一個簡易機場,從而使傷員得以後送。他們在十二小時內完成了這項工作,而且有時不得不中斷工作,拿起步槍枝援前面遠處的地面部隊。戰鬥越演越烈,但壓路機照常轟鳴,直到機場修好為止。

情況萬分危急,有九個中國師可以向陸戰隊突擊,因此,阿爾蒙德將軍就象幾天前催逼史密斯將軍加速推進那樣,又催促他加快撤退速度。阿爾蒙德將軍授權史密斯可以丟棄一切妨礙後撤速度的裝備。但是,史密斯不打算扔掉他可能需要的任何東西。他說,後撤的速度完全取決於後送傷員的速度。

史密斯想殺出一條退路,因此他需要全部裝備,況且,他也想將大部分裝備帶回去。這些打算他都實現了。他把沿途負傷的人用卡車載運出去,只丟下了那些在柳潭裡戰鬥中被打死的人員。撤退以前,為在那裡陣亡的八十五名官兵舉行了戰場葬禮。

陸戰隊秩序井然地撤退,後面跟著不少難民。原先有一塊平板橫過一個水電廠的溢水道懸吊在峭壁之上,下面是無底深淵,現在平板已被中國人毀掉。但史密斯已預見到這種情況,及時讓飛機分段空投了一座「踏板橋」,使部隊以及壓路機等全部人員裝備得以通過。來自真興里的第1陸戰師兩個連,奪取並扼守著瞰制這一關口的高地,擊退了敵人企圖切斷後撤隊伍的所有進攻。

這是一次漫長而曲折的撤退,一路上戰鬥不斷,似乎是在一寸一寸地向後挪動。當先頭部隊抵達這條道路最南端的村莊真興里時,末尾的部隊還在北面十英里外的古土裡。

實際上,這次退卻還不如說是一次進攻,因為每支部隊都必須克服優勢之敵,往回殺出一條路,與真興里的陸戰隊會合。這意味著,部隊需要經常發起進攻,奪取制高點,使敵炮兵無法對沿途撤退的隊伍集中火力。在柳潭裡的部隊很艱難地回到了長津水庫下端的夏古里。陸戰隊不得不從這裡殺出去,到水庫冰面上解救第7師「麥克利恩特遣隊」的殘存人員,這支特遣隊被中國人的一次突然襲擊切成了兩半,幾乎被消滅掉。在這裡,第23步兵團的小唐·弗思中校榮獲了「國會榮譽勳章」,他曾很英勇地解救一個裝有五百多傷員的車隊,但為此失去了生命。

在經過古土裡和真興里往回撤的路上,陸戰隊同一些步兵和少數英國突擊隊員一起匍匐,攀援,奮力奪路。他們摧毀路障,擊退道路兩側的進攻,攻占沿途的山頭。陸戰隊航空兵和第5航空隊不斷給他們以近距離空中支援,並空投了必需的補給物資。從夏古里簡易機場人有四千多名被打傷和嚴重凍傷的人員被空運到安全的地點。

十二月十一日,嚴峻的考驗結束了。史密斯將軍這支經過戰鬥考驗、凍得半死的堅強隊伍仍然鬥志昂揚,擁有大部分裝備。他們在史密斯的帶領下進入興南附近橋頭堡地區的一個環形防禦圈;只要有海軍和空軍的支援,他仍可以在那裡一直堅持下去。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文翻譯版——軍事科學出版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4/1663360.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