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六中全會前 習陣營指向孫力軍背後勢力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即將於下月召開,在這一敏感時期,中共公安部連串會議再提於上月被「雙開」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及其「政治團伙」,並稱要「堅決徹底肅清孫力軍等墮胎毒影響」。評論人士認為,這是習近平當局要繼續清洗公安部,指向孫力軍的同黨、那些潛伏在背後勢力。

10月22日,中共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王小洪在中共中央黨校所主辦的機關報《學習時報》上發表署名文章稱,要推進對公安系統的整頓,文章稱,自「第一批教育整頓」以來,市縣兩級公安機關「清除了一批害群之馬」,並指「第二批教育整頓」正在部省兩級公安機關展開,還稱要按照習近平的要求,「把全面徹底肅清孫力軍等墮胎毒影響置於突出位置來抓」。

10月21日,中共公安部召開直屬機關大會,公安部長趙克志出席並講話,會上9次提孫力軍名,稱要「堅決徹底肅清孫力軍等墮胎毒影響」,並強調不僅要「嚴肅查處」,還要「深入排查」涉及孫力軍等人的「人事案」。

10月20日,據中共公安部官網文章稱,趙克志提到「孫力軍等人惡行累累,劣跡斑斑」。

趙克志還稱將「嚴肅查處孫力軍等人」,及時消除「『毒瘤』和政治隱患」,並要「堅決杜絕在黨內搞小山頭、小圈子、小團伙,堅決杜絕在黨內拉私人關係、培植個人勢力、結成利益集團」,「堅決清除搞偽忠誠的『兩面人』」。

時政評論人士韋拓在接受訪問時分析,公安部連續發文繼續涉及孫力軍問題,其實是在繼續施加高壓,是對孫力軍的同黨、潛伏在背後的那些勢力敲山震虎。

10月16日,趙克志主持召開公安部黨委擴大會議,會上也曾多次提到「孫力軍政治團伙」,強調要「持續深化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工作」,始終把其「作為重中之重」,「對不主動交代問題、仍然執迷不悟的」,要從嚴懲處。

此外,趙克志還下達最後通牒,要求公安部各級官員「抓住最後窗口期」,主動說清問題。趙克志沒有明確給出「窗口期」時間表。而韋拓認為,這個「最後窗口期」實際是威脅性很強的一句話,意思是在告訴反習勢力,「你以前幹過什麼,但是現在如果交代清楚了,劃線站隊,有可能還可以網開一面」。

記者就公安部內部整肅問題致電中國山東省煙臺市派出所,並接通一位警察的電話,該警察直言不諱的說:「整頓的好啊,該整就得整,有錯就得糾,對那些違法亂紀的,利用手中權力,謀取個人私利,不為老百姓辦實事,該處理就得處理,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記者還致電山東省警局,一名男警員表示:「如果我們的宣傳部門允許我們表達個人觀點的話,我們會非常願意接受採訪。」

中國問題專家、時政評論人士李燕銘分析,目前攸關中共二十大人事布局的六中全會前夕敏感期,習近平親信趙克志和王小洪密集動作進行輿論造勢,釋放進一步清洗公安系統信號,目標不僅是目前公安系統的殘餘江派勢力,更指向孫力軍及前政法委書記王立科等政法「老虎」的背後人物,曾經主掌公安部的江派現任與前任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孟建柱

熟知中共官場內幕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發表評論表示,從孫力軍到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前司法部長傅政華,他們的落馬都不是偶然事件。這是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之前,對於權力鬥爭的對手進行最後打擊的總體戰略的一部分。

韋拓則認為,即將於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前絕不會允許反習勢力有任何動作,習要保障政治安全,特別是中共要推出第三個黨內的政治性歷史決議,他是不允許有任何衝擊的。

「第三個黨內政治性歷史決議」,是指歷史上中共曾經通過兩個政治決議,分別為1945年六屆七中全會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及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BBC報導,有官方黨史研究學者形容,兩份文件都是在中共「面臨重大轉折時刻」、「重大歷史關頭」對歷史經驗和教訓的總結。

對於六中全會,中國時政評論人士鄧聿文9月1日發推文分析說:「看樣子是要寫第三個歷史決議文件,進一步奠定習的歷史合法性和地位」。他認為,「這個歷史決議應該在20大前會推出」。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5/1663892.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