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房地產稅效應立顯;手機電腦關鍵配件千億市場,日企吃肉陸企只能喝湯;

東北取暖費大漲「有錢也買不著煤」;美制裁華為銷量下降32%;恆大再次避免違約;上海打響第一槍,百萬失業潮來臨…

陸東北取暖費大漲,「有錢也買不著煤」

大陸北方天氣降溫,多個市縣已開始供熱,但是小區取暖費漲幅近翻倍。居民表示,政府默許漲價。有小區物業稱,居民若沒繳納20%基礎供暖費,家裡就被會停水。東北有小區取暖費漲幅近翻倍」詞條登上29日的百度熱搜排行榜。

據「華商報·二三里資訊」報導,由長春市市中心向西北行進約30公里的農安縣燒鍋鎮。在每個小區門口以及每棟居民樓下都張貼著一紙通知,「……,經與相關部門溝通後,收費標準上調為取暖費住宅樓45元/m²,商網50元/m²,車庫48元/m²。」

通知還稱,已繳費的業主需在11月10日前補齊取暖費差額,未按時補齊取暖費差額的,供熱公司不予開栓供熱。已開栓的住戶,不補繳熱費的關栓。落款為農安縣可心居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日期為2021年10月25日。

燒鍋鎮居民認為,自己已經按照先前的通知繳納了全部取暖費,相當於與供熱公司締結了合約,「按照合約,無論供熱公司虧損與否,都應由他們自己承擔。」

據紅星新聞報導,10月26日、27日,燒鍋鎮居民先後到鎮政府討要說法。有居民說,「政府的說法是,這是企業經營行為,他們無權干涉,只能從中監管和協調。但是物業公司又說,今年的採暖費都到了政府的帳戶上,買煤是政府在負責。」

可心居物業公司負責供暖的經理侯某說,「現在不是有錢就能買著煤,現在整個東北三省特別是吉林省的省市相關領導都上外邊找煤去了,咱們鎮政府派人上內蒙古、黑龍江買煤,有的訂上了,有的沒訂上。現在是縣政府統一進煤。

據央視財經報導,吉林省松原市供熱公司總經理鄭帆稱,現在煤炭的貨源非常困難。「往年這時候都煤堆封垛了,都已經儲滿了。現在是有內蒙古的、有黑龍江的,見煤就得『搶』,有錢也買不著煤。都派人出去在礦上蹲著,派人看著運煤。」

鄭帆稱,煤價現在按市場價格應該比去年翻倍。該公司耗煤80萬噸,按今年的煤價就接近9億元,但是收暖氣費就收5億元,買煤上就虧4億元。

恆大在寬限到期前支付一筆美元債務利息,再次避免違約

彭博社報導,恆大集團在周五(10月29日)最後寬限期到期前支付了一筆巨額美元債務利息,這是恆大本月內第二次履行還款義務,再次避免了債務違約。

恆大未能支付9月29日到期一筆美元債務利息,但獲得一個月的寬限期到本周五截至。彭博社周五援引未具名消息來源指報導,恆大已向債權方支付了這筆價值4750萬美元的債務利息。

華為銷量下降32%,美國制裁行之有效?

中國電信巨頭華為星期五(10月29日)公布了2021年前三季度經營業績,該公司前三季度的銷售收入同比下降約32%。

華為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前三季度公司實現銷售收入4558億元人民幣,淨利潤率10.2%。」華為2020年前三季度的銷售收入6713億元人民幣。

美聯社報導說,華為因受到美國制裁而無法獲得多數美國處理器晶片和其他技術,難以保住市場份額。

報導還援引總部位於香港的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副總裁尼爾·沙(Neil Shah)的話稱,華為的用戶幾乎完全局限在了中國。

手機電腦關鍵配件千億市場,日企「吃肉」中企只能「喝湯」

近些年,中國製造正在努力走向高端,但仍有很多領域技不如人,比如千億級電容電阻市場。

電容和電阻是基礎電子元件,手機、電腦、家用電器、汽車等都要用到,被稱為「電子工業的黃金配件」。據媒體稱,目前,電容市場一年達到200多億美元的量級,電阻也有百億美元量級,二者加在一起,市場規模超過兩千億元人民幣。

市場規模之所以如此大,是因為應用數量相當多。

僅僅是一部手機,就要用到約1000個電容和幾百個電阻,「占了電子元件的大半」。在中國,一年消耗的電容、電阻,數以萬億計。

有市場需求,就有廠商進擊。作為全球最大的基礎電子元件市場,大陸能生產各種類型的電容、電阻,但只能占據產業鏈的中低端,台灣生產的屬於中等偏上,「頭號玩家」是日本,拿下全球一半以上份額,村田、TDK等巨頭更是制霸全世界。

日本廠商究竟「高」在哪裡?

和日本廠商相比,在軍用級別方面,國產電容電阻能滿足需求,一些特殊的定製電阻,國內公司也能生產。只是,在消費級、大批量生產的元件上,國產廠商仍然存在不小差距。

電子工程師武曄卿對媒體分析稱,生產高端電容電阻,最重要的是同一個批次「應該儘量一致」,「日本這方面做得最好,國內企業差距較大」。

具體來說,基礎電子元件一批次可生產百萬件,如果有的產品不一致或不合格,就會對包括採購商比如手機品牌在內的產業鏈產生一連串影響,正因如此,一致性堪稱高端電容、電阻的「命門」。

舉個例子,某個電容如果不達標,可能會讓手機充電更慢,為了避免發生這樣的事情,手機各大品牌通常選擇採購大廠商的電容、電阻。

武曄卿透露,國際大廠商在工藝、材料和質量管控上更強大,「國內企業相對薄弱,有一些『小竅門』還沒掌握」。

其中,被日本電容龍頭村田掌控的MLCC(多層片式陶瓷電容器)產品最為典型。

MLCC只有米粒大小,是一個內有電極的陶瓷塊,用數百層乃至上千層陶瓷和金屬疊壓起來,以存儲電荷。介質層數越多越薄,電容數值就越大。

生產的每個環節都要到位,這樣產品才能完全達標。而且,客戶一般要求一百萬個MLCC只允許一個不合格。

換句話說,生產程序複雜,「容錯率」卻僅有百萬分之一,這是區別高端廠商和中低端廠商的「試金石」。這正是村田的強項。

據媒體報導,目前,村田生產的MLCC產品可以做到1000層,中國產品只能做到300層左右,且村田的產品細節更優秀,一致性超高,還不易機械損壞。

對於自身的優勢,村田掌門人中島規巨也毫不客氣。接受媒體訪問時,他直言:「目前情況下,大陸與台灣的零部件廠商要想追上村田的技術,估計有三四年時間差!」

媒體追問中島規巨:「日本企業為何能保持優勢地位?」

這位大佬再次霸氣回應:「日本電子零部件廠商並未壓縮對研究開發的投資。村田也是著眼於10年後進行布局。中國企業擅長追趕已經上市的東西,但在電子零部件方面這麼做並不容易。」

中國廠商「夠不著」高端電容、電阻,中島規巨道出了本質:中國還沒有解決一致性難題,日本卻已布局10年後的技術。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30/1666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