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川派的覺醒和驢黨的覺醒,1776VS1619

很明顯,驢黨除了戰鬥力,在話術上也比謙謙君子的共和黨更勝一籌,其自由派的稱謂就是明證,不過其推行的高稅收,大政府包辦一切,綠色新政等顛覆傳統經濟,加強社會控制的政策,和西方人理解的自由絕對不沾邊,今天的驢黨的各種政策讓18世紀的傑佛遜來看,與奴役無異。

川普所代表的保守派,因為一個保守之名,似乎都掛上了維護舊道統,白人至上主義,歧視黑人等惡名,因而,川普理所當然也就成了惡魔的化身。不過保守派恰恰是小心翼翼維護著自由的傳統含義,也正是因為保守派的存在,沒有讓自由變成放蕩放縱的另一個代名詞。

其實不僅僅是關於自由,覺醒一詞在驢黨和保守派而言,體現的意思也截然不同。什麼是驢黨的覺醒?那就是放縱代表自由,LGBT大行其道,變性人妖授銜四星上將,給兒童灌輸變性知識,男女同廁,如果某流氓男以我是心裡女性為名進女性更衣室廁所,女性舉報呵斥的話,那就要擔上性別歧視的罪名,輕則吃罪罰款,重則社死。還有,就是批判性種族主義。

不過,在川普及保守派那裡,也有覺醒。這個覺醒,毋寧說是重新喚回傳統美國的努力。曾經,人們以為誰的競選經費豐厚,誰得到主流精英媒體的支持,誰有自平博人設,誰是政壇老油條,誰就能當選,這是天經地義不變的神話。不過這個神話在2016年被川普打破,只可惜,這個神話的被打破只是曇花一現,迅速以2020大選驢黨竊選而告敗。

不過,在11月2日維吉尼亞和新澤西的州選舉上,川普力挺的候選人再次卷土而來。在維吉尼亞,因為女兒被變性男同學性侵,討公道的父親反而被拘捕指控恐怖分子一案,深刻影響了這次州選舉,也因此,教育無疑成了這次選舉中極具爭議性的話題。共和黨候選人楊金支持家長對於孩子學習課程的控制權,並反對在學校中的批判種族理論的教育,在教育中更體現出家長的選擇性;而驢黨候選人麥考利夫則認為家長們反對批判種族理論是被「誤導了」,這意思顯然是說,如何教育孩子,州政府要比家長們更懂行。 選舉結果沒有騙人,這個長期的藍州的家長們把票投給了共和黨。

在新澤西州的選舉,選前主串流媒體的民調再次聲稱驢黨勝算大,結果勢均力敵,除此之外,一位毫無從政經驗的卡車司機擊敗了擔任州參議院議長已經長達11年的民主黨人斯維尼,這個司機是共和黨候選人杜爾,他在初選上花費的資金也少得可憐,只有153美元,其中66美元花費在甜甜圈和飲料上,而正式競選後,他籌集到的捐款也只有數千美元。

勝選後,杜爾對媒體說:「我本是跟人們開玩笑,我對他們說,我將震驚這個世界,我要擊敗那個人。我當時那麼說,只是在開玩笑。像我這樣的人真的有機會與他相抗衡嗎?說實話,他可是新澤西第二有權力的人。」這屬於共和黨人的覺醒。

今天美帝的左右之爭,更簡單的說法可以稱為1776和1619之爭。去年2020大選前一天,川普簽署行政令,將建立總統1776年諮詢委員會,設定總統1776獎,以表彰學生對美國建國價值的理解。除建立新委員會外,川普還命令聯邦在向全美教育機構提供資源時優先考慮傳統愛國教育問題,並採取措施,要求接受聯邦資助的美國教育機構遵守並慶祝憲法日。

當時白宮的該聲明稱:「美利堅合眾國的建立基於以下信念: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是不可剝奪的權利-這些原則構成了美國身份認知的核心」。「不幸的是,美國某些版本的歷史對美國的確立提出了錯誤的,單方面的解釋,目的是將美國描繪成一個系統的種族主義國家。」「保存我們的歷史:川普總統將始終捍衛我們非凡的民族建國的遺產及其非凡的國家創始人,並保護美國的理想和傳統」。

聲明稱:「恢復愛美國的教育依賴於國家、地方教育領袖和父母,他們必須有權選擇適合美國價值觀並滿足孩子需求的教育」。

川普表示,「左派以欺騙、造假與謊言扭曲玷污了美國的建國故事」,「批判種族理論、1619年計劃以及對美國歷史的討伐是一種有害的宣傳,一種意識形態上的毒素,如果不消除,將會消除我們聯繫在一起的公民紐帶。」顯然,川普要以聯邦撥款的方式來制止教育系統長期以來對對美國歷史的醜化,矯正教育系統長期向左的趨勢。

當然,你可以說這是政府要干預教育,是政治不正確,也不是提倡小政府的保守主義理念,不過,這個法案對抗的是《紐約時報》編制的教育計劃「1619項目」。而隨著川普的離開,拜敗燈迅速廢止了川普的1776項目。

「1619項目」以1619年有20多個黑奴首次抵達美洲大陸為美國歷史的開始,引申出對美國歷史就是一部種族主義歧視歷史。該項目把第一批黑奴抵達美國大陸的年份描述為美利堅民族的誕生,而不是1620年五月花號的登陸。這就是所謂的批判性種族理論。

當然,從歷史來說,驢黨更應該奉印第安人抵達美洲為美國開國時間,不過那個時間點未必可考。不過任何一個群體只有建立了一套文明規則,向人類證明你的文明水準時,才會被稱之為文明的起點。

五月花號被人類銘記也正因為此,按照進化論的觀點,非洲大陸是人類的起源地,但至今沒有看到這片大陸給人類究竟做出了什麼貢獻,不過在政治正確的標尺之下,這種說法絕對是大逆不道。

保守主義人士譴責說,批判種族理論通過誇大美國所謂種族歧視現象,以讓美國的白人民眾產生負罪感,從而建立種族主義政治正確觀念,占據輿論高點乃至達到政治目的,該理論正在摧毀西方的傳統文化以及價值觀。而固守美國立國基礎價值觀的那批人,成了唯一可以盡情嘲笑奚落批駁的少數民族。

一言以蔽之,白左的這套理論並不新鮮,按照普帝的說法,在上個世紀初的俄羅斯就發生過,最終給俄羅斯和世界帶來了什麼,歷史已經證明。

里根總統之後,美國教育系統將包括女權、少數種族等歷史上受壓迫群體的作品納入其中,這些政治正確內容清洗驅逐了締造美國的文化價值觀。多年之後,教育系統成了輸送白左的大本營,這是政治正確大行其道的根源。這種系統輸出激進放縱派當然不稀奇,而AOC正是這個群體最耀眼的顯赫人物。率領全體國會民主黨人給黑人跪的佩洛西左不左,動輒到處跪的敗燈是不是也左?他們左個毛線,他們的左就是為了權力而已,如果能獲得更大的利益和權力,讓他們右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在更富於理想和年輕的AOC面前,佩妖婆和敗燈都是變色龍老朽,她認為美國根本就沒有左派政黨,已經左到不可理喻的民主黨不過是騎牆的溫和中間派。

圖:2019年10月,民主党進步派議員桑德斯(右)與AOC在民主黨總統初選競選集會上向支持者揮手法新社

作為桑德斯的徒弟,AOC出身貧窮而勵志,雖然來自底層,但沒有沾染到底層群體一絲一毫的黑幫毒品文化,還從著名的波士頓大學畢業。大學畢業後在一個酒吧工作,然後當上了國會議員,這特麼簡直就是美國夢的現實版。不過,在AOC當上國會議員不久,她就開始穿上了高檔的服裝,這些服裝的價值,絕非區區國會議員的薪水可以支付得起。當然,由此她也嘗到了權力的美妙滋味。

也正因此,她認為美國不公平,要向富人大力徵稅,要和蓋茨分家產!如果蓋茨不答應,總有一萬種理由讓他答應。AOC的理念錯了嗎?至少在美帝,光有這種理念,是沒錯的。不過,在社交媒體有一億人支持AOC做2024美國總統,比川普曾經的推特粉絲還要多的多! 

AOC在2020大選後聲言要整理一份支持川普陣營者的「黑名單」,啟動「川普問責制項目」,統計在川普政府任職的人、川普支持者和幫助川普的人名單,不准許他們任職政府職務、加入公司董事會、擔任教職甚至進入上流社會。事實上,這種事在敗燈就任的這幾個月里已經發生。還是那句話,AOC的這些理想,普帝已經說過,在上個世紀的俄羅斯就發生過。

你現在明白為什麼川普還那麼努力的致力於再次讓美國再次偉大嗎?因為他不努力的話,往大處說,是辜負支持者的民意,往小處說,是他的子女兒孫伊萬卡小川普要面對無數瘋狂的AOC。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曙光915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9034.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