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德媒專訪:習近平藉第三份歷史決議凌駕毛鄧

作者:

中共六中全會內容密不透風,台灣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分析該會最大看點,以及習近平在會後的地位變化。熟悉中共歷史的王信賢也就過去的經驗,深入分析接下來的中共領導人接班安排以及人事布局。

六中全會之際看習近平的一盤大棋

正宗「紅二代」

出生於1953年的習近平是中共元老習仲勛(右一)之子,也是首位擔任中國最高領導職務的「紅二代」成員。習近平上任之後,盡顯強人政治作風,與前兩任形成較大反差。針對黨內,習近平開展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同時,政府對於社會的控制也變得更加嚴厲:媒體管束更為嚴格,民間維權運動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對於新疆西藏以及香港等自治地區的政策也顯得更為強硬。在對外政策方面,力推「一帶一路倡議」,旨在中國產品開闢新市場,同時也被視為北京拓展政治影響力的嘗試。

中共召開六中全會官媒先炒氣氛

此次會議將通過中共歷史上第三個「歷史決議」,可能顯示習近平的自我形象期許——「是與毛澤東鄧小平並列,還是僅僅與毛澤東平起平坐?」

客座評論:習近平將在六中全會上加強從嚴治黨

德國之聲:中共這次六中全會的最大看點是什麼?

王信賢:當然最大看點就是它要通過第三個決議案,這個決議案非常非常重要。另外一個當然就是,中共每次的中全會差不多都要開始討論高層的人事,因為七中太接近了,所以六中大概就開始啟動。應該說六中之前就開始醞釀,接著就開始布局,六中的時候會交換意見。

德國之聲:這第三份的歷史決議用意何在?

王信賢:第一個決議案是在毛澤東時期訂的,是1945年的時候,這個決議案叫做《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關於1921年建黨到1945年這個中間,以毛澤東為核心的歷史觀,針對當時的一些黨內的,特別是蘇聯派過來,跟蘇聯有關的國際派還有本土派的鬥爭。最終毛澤東勝利,以他作為核心,拿到權力是第一步,真正關鍵是詮釋歷史。這個是非常中國的,你就看每一代的中國歷史,元史是明朝修的,明史是清朝修的,後代去修前代,他就會以自己為中心去定義歷史,所以當然重要性在於歷史詮釋權。

第二份決議案同樣。鄧小平的這個決議案是1981年的時候通過,這個決議案叫做《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它是從1949年建政之後一直到改革開放。鄧小平跟華國鋒的這一派在1978年獲勝之後,接下來召開第一屆三中全會,從1979年開始起草到1981年成立了這個決議,是以鄧小平為核心的歷史詮釋權,關鍵在於評價毛澤東。

決議案非常重要,都是在發生黨內的歷史重大轉折跟重大關鍵時期。換言之,第三個決議案叫做《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這個決議同樣的也會以習近平的角度來詮釋中共的歷史,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它不是說改革開放以來的歷史,也不是說什麼什麼之後的歷史,而是要詮釋百年,因此有它的重要性。

德國之聲:會著墨有爭議的歷史嗎?像是六四?

王信賢:我想習在這個部分他已經很清楚了,習非常重視「黨史」跟「意識形態」,所以最近幾年我們也看到他一直在提「樹立正確黨史觀」,從去年整個宣傳系統基本上都在看黨史,因為今年是建黨百年,我們看七一的講話裡頭就非常清楚,一直在提「以史為鑑,開創未來」。對於黨內歷史上重大的爭議,我想習的定性就非常清楚,就是兩個「互不否定」,「不能以改革開放之後的歷史去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也「不能以改革開放前的歷史去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

我們可以看到,關於第二次的歷史決議案裡頭評價毛澤東「三七開」的這個部分,特別是關於「大躍進」、「文革」這些事情,毛澤東其實是有錯誤的。但在新版的中共很多課綱裡頭,「那個時代錯誤的...」都修掉,變成「艱辛奮鬥」。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認為是不會去碰它(六四)的,因為這個在黨內事實上它沒有太大的爭議,事實上我覺得大部分的爭議都是來自於海外跟民間,民間也不見得是多數,我覺得大部分是來自海外。

我認為,六四天安門之後,包括江澤民的第三代、胡錦濤第四代,以及習的第五代,六四這件事情讓他們有機會可以接班,他們其實是不會去談這個,甚至中共內部常在講的「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我認為都不會提。他在百年講話,還有紀念辛亥革命110周年講話中基本上這個連提都不提,反而回過頭來談中國共產黨在這個過程當中,如何從1949年之前的半殖民半封建到現在變成世界第二個經濟強國、國防現代化這些政績。

德國之聲:習近平會藉由這份歷史決議如何置放自己的地位?

王信賢:這份決議案一定會去講「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毛澤東讓中國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富起來,習近平讓中國強起來,直接跳過江跟胡,三個並肩,甚至是凌駕,形塑讓外界有這種感覺。從他關於「習思想」的提出還有他的冠名,習近平早就超越了鄧,對於毛,我覺得他所要的應該是超越。

6月底中共出來一個<中共百年大事記>裡頭,習近平出現的次數是184次,毛澤東才138次,習近平光一個人就超越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個人加起來還不如習近平多。

德國之聲:所以習近平通過六中全會,然後到接下來二十大的布局應該是非常順利?

王信賢:我覺得是非常肯定的。這份決議案把百年談完之後,他會去談自己的政績,包括反腐、扶貧,或者是國防現代化、甚至抗擊疫情,基本上一定會講「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另外一部分就是關於中共所處的這個時刻,就是「百年未有之變局」,當然指的是美中之間的戰略競爭,不是短期,是長期的,一定要有一個堅強的領導人、走一條正確的道路,當然就是非習近平莫屬,為習本身鋪路。

德國之聲:習近平已經68歲,他有在為人事布局,或是接班人做安排嗎?

王信賢:當然我們現在是看不出來有接班人的跡象。中共最近這20年,只要輪到奇數年的黨大會的時後,新的接班人都要進去。92、97年的時候,胡就在政治局常委,07年的時候,十七大習近平、李克強都在裡頭。那我們在十九大其實是看不到的,所以他的續任我認為是毫無懸念。

習以他的性格來講,我覺得他會在這一次裡頭,討論的是接班制度,因為他非常強調「依法治國」,不管是真還是假,但是我覺得他會用制度去形塑自己的權力。過去這幾年來都是如此,我們講它叫做「個人權力的制度化」。過去中共權力過於集中大部分都是因為個人本身的條件,包括毛跟鄧。但是習他的集權是透過制度化,就是透過好多的包括修法,包括修黨章等等去把它做起來。所以我覺得接班人這件事情,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很多時候應該會涉及到的是接班制度,不過目前真的看不出來,但是我認為早就在啟動。

德國之聲:沒有什麼規則可循嗎?

王信賢:不到最後一刻我覺得真的很難講,尤其是習的事情最難判斷。上次十九大就是如此,沒有想到王滬寧會進去(常委),以過去的經驗來講根本完全不可能,沒有地方經驗,也沒有部委的經驗,也沒有當過地方的一把手,他的條件都不夠,但他還是進去了。

這次真的有點難,甚至連政治局常委幾位我們都很難去判斷。我認為7位還是最平衡的,過去9位還是太多了,那是因為江想要帶他的人進來最後做的妥協。到後來7位基本上是正常,但是以中共黨史來講,5位也有過啊。習的任內有些事情真的非常難講,包括以前講「刑不上常委」或者「七上八下」這件事到底還認不認?我覺得在六中全會都會討論。如果「七上八下」不要的話,那個可選擇性就多了,尤其是總理。

中共六中全會相關討論將影響二十大人事布局,台灣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認為,新布局早就動起來了。

德國之聲:怎麼看接下來的中共人事變化?

王信賢:疫情前跟習近平出訪還有在國內的地方考察,兩個人一定跟,何立峰是發改委,另外一個就丁薛祥,是他的辦公廳主任,他是大總管,這兩個準備繼續往上走。丁薛祥如果順著王滬寧的路,我覺得也不會太意外。何立峰,他年紀雖然到了,包括出訪,包括在內部的地方考察又跟得這麼緊。如果「七上八下」不認的話,那劉鶴就有非常大的想像空間。

以前總理這個位置,習近平跟李克強,那是因為在十七大之前有個「民主推薦」,那個比較複雜。當然中間他們存在競爭關係,你看胡跟溫,江跟李鵬之間因為是同輩,所以多少也會有張力。江跟朱鎔基之間,江當然尊重朱鎔基的專業,他們是同輩。接下來的總理我覺得恐怕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再怎麼挑,政治忠誠會擺在第一位。過去大家常講「習李之爭」十八屆三中、四中之後早就了沒了,是外界的媒體刻意在處理這個問題。我認為,接下來總理的選擇標準一定是能夠去遂行習近平的意志,那個才是最關鍵,就不會跟他是同一輩的。

但是我並不認為接下來的總理會是接下來的接班人,這中間還是有落差的。接下來總理可能要去執行未來5年之內習的意志跟政策,一直到2027年,非常關鍵,美中之間的競爭依然在進行當中,但是他不一定會是接班人。

德國之聲:有可能的人選嗎?

王信賢:目前還看不出來,當然很多人在點名,包括陳敏爾、李強,這個都是習近平的人馬,很難講,還言之過早。

德國之聲:這次六中全會後,中國自身發展的重點會是什麼?

王信賢:就是「共同富裕」,我覺得二十大的主軸就是「共同富裕」。通常中共這種黨大會其實是對內的成分是比較高。習最近這一兩年來都在談「共同富裕」,真正我們看到大家會一直在觀察是因為大約8月習近平在財經委裡頭講了「共同富裕」之後,就有一大堆的監管制度出來。他要去解決社會上貧富差距的問題,因為這涉及到一個很大的重點,今天習已經談了第一個百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既然扶貧也成功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也成功了,這全部是政治任務,你返貧怎麼辦?返貧是一個非常非常危險的事情,一但返貧會造成政治上的問題,絕對不能返貧。

所以最近一大堆的監管行動,如果以社會來解釋的話,就是從這個角度去看,包括習近平他甚至自己就親自講,最近幾年來年輕人包括躺平包括內卷,在他寫的文章裡頭都在談這一些東西,他要去解決這個問題。十九大講到社會裡頭的矛盾,跟人民美好的生活想像還是有一些差距,我覺得他會去處理這個問題,當然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還是關於政治合法性,真正的合法性來自民眾的認可,這是從社會解釋,如果從經濟跟政治還有其他的解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0/1670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