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虧怕!國際巨頭停投資陸科技企業;陸10月50城房價指數環比下跌;

中國房地產危機衝擊全球?美日罕見反調;外資持人民幣債券創七個月新低;華日:中共治下階級固化嚴重,寒門再難出貴子;中國工程師35歲後求職難,45歲沒面試機會;超發貨幣惡果現!中國生活日用品全漲價

周一,北京證券交易所開市,在經濟持續下行的境況下,北交所能走多遠?

新加坡國有主權基金淡馬錫(Temasek)指出,因北京打壓科技產業引發的不確定性,淡馬錫將暫停對中國科技企業進行新投資。

日前美媒文章認為,中共統治下的社會階層固化問題正在越來越嚴重,寒門再難出貴子。

有人說,程式設計師吃的是青春飯,看來不假。一名上海45歲程式設計師表示,自己精通技術,可現在連個面試機會都沒有。

全球多國都在搞貨幣超發,不過後果已經顯現,現在中國和美國日常生活用品都在全面漲價。

恆大危機引發的中國房地產危機會衝擊全球經濟嗎?美國財政部長和日本央行行長卻唱起了反調。

10月外資持人民幣債券創下七個月新低。

新股連連破發,北交所能走多遠?

在10月最後的6個交易日,中國大陸A股共有15支新股上市,有9隻破發,引起了市場的軒然大波。這則消息動搖了大陸持續了二十年的「新股不敗」一說。

值得注意的是,破發的股票都集中在科創板和創業板。其中4隻科創板,5隻來自創業板,9隻破發,破發率達到47%。

2021年11月15日,北京證券交易所開市。北交所又能走多遠呢?

精選層掛牌公司68家,都是萬里挑一挑出來的公司;而投資者的門檻是50萬元,而投資能力低於50萬元的,沒有在北交所申請開戶的資格。

這是一道保險,又加了一道保險,「雙保險」。

因為北交所背負太沉重的行政壓力:這是中共「新時代」領導人的試驗田,只許勝不許敗。

在微博上,「精選層股票上演『30cm』」,已經成為熱點級的話題。當然,無論是精選層,還是已被批准入場的公募資金,以及未來入場的社保基金,他們在北交所都會獲得滿意的回報。

起碼從11月15日,到明年的二十大之前,這個上了好幾道保險的北交所,大概率是捷報頻傳。

北交所,本來是承擔「註冊制」試點的推廣。「註冊制」能走多遠?能在多大程度上打破「新股不敗」的股市提款機怪現狀?「北交所」試行「註冊制」將面臨怎樣的挑戰?讓我們拭目以待。

外資持人民幣債券創七個月新低

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公布的10月統計月報顯示,期末境外機構中債登債券託管餘額35,167億元,境外機構中債登國債託管餘額為23,034億元。

數據顯示,境外機構投資者10月增持中國銀行間債券226億元人民幣,較9月增量降逾七成,亦創下今年3月以來的七個月新低;其中當月增持中國國債241億元,亦較9月增量降近七成

虧怕了,國際巨頭停止投資中國科技企業

多年來淡馬錫增加對中企的持股,2020年其對中國的投資首度超越本國。而根據7月財報顯示,淡馬錫對中國標的資產的曝險下滑2%至整體的27%,對新加坡則維持24%。在中國,淡馬錫投資阿里巴巴集團、騰訊控股、螞蟻集團與滴滴出行,這些公司全遭北京嚴厲監管打壓,股價暴跌。

Rohit Sipahimalani說,「中國政府希望處理大型科技平台的壟斷問題,他們希望處理數據隱私、所得不公平等議題,但中國的執行方式過於粗糙快速,因此造成許多震盪」;「如今,投資人憂心的是,沒有人知道企業必須遵守什麼,因此難以了解他們能否,或者將承受如何的衝擊,致使投資變得困難」。

華日:中共治下階級固化嚴重,寒門再難出貴子

美國媒體《華爾街日報》11月14日發布專題報導,指出中共政府制度下的社會階層固化問題正在越來越嚴重,導致貧窮家庭或農村家庭的孩子越來越難以取得成功。

報導引述新加坡國立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學者發布的論文說,與1970年代出生的人群相比,1980年代出生在中國社會底層家庭的孩子發展機會更少,只有7.3%的貧窮階層後代達到了中國社會前20%的階層,而在1970年代,這個數字接近10%,差距為數百萬人。在1990年,中國清華大學約有22%的學生來自農村,但到2016年,這一比例僅為10.2%。

1978年,中國收入排名前10%人口和收入排名後50%的人口各占全國總收入的四分之一。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到2018年,收入排名前10%的人口占總收入的份額達到40%以上,而收入排名後50%的人口所占份額不到15%。

在2020年,中國最富有的1%個人占據了全國約30%的財富,較2000年提高了10個百分點。根據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 AG)的數據,同期美國最富有1%個人所控制的財富份額僅上升了2.5個百分點,至35%。

階級固化的問題也導致中共治下的貧富差距變大。在去年,中國製造了全球50%的新億萬富翁,但是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同一年證實,超過6億中國人平均月收入不到140美元。在社會階級出現鴻溝的情況下,不少中國的年輕人採用被稱為「躺平」的生活方式,進行無聲的抗議。

出生在貴州貧困地區的大學生,23歲的龍林表示,他對自己的未來不太樂觀,作為寧波的一家質量控制公司的員工,他每月收入可達近7千元人民幣,但是這個工資還是不夠購買房結婚,而在北京某國企工作的25歲青年張航說,即使得到父母的大力幫助,他的收入也不足以在北京購買自己的房子,在這樣的壓力下,他沒法獲得理想的生活方式。

《華爾街日報》稱,現在,中國社會富有的和有政治高層背景的後代,牢牢地把握著發展的機會,報導引用成都大學研究員羅女士的話總結說,現在一句中國民眾流行說的話是「寒門再難出貴子」。

上海45歲程式設計師心酸:精通技術,連個面試機會都沒有

最近,一條留言,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熱議。11月1日,有網民留言稱,「我是一名軟體開發人員,今年45歲,精通各種技術體系……而我辭職回家半年後再回來尋找工作機會的時候,卻發現連個面試機會都很難得到。」

上述網民自稱Mary,其留言如下:

我是一名計算機專業出身的軟體開發人員,今年45歲,精通 java的各種技術體系,包括微服務、大數據等技術,並能應用到實際工作中,幫助所在公司提升、改造所使用的技術框架,業餘我還考取了PMP項目管理證書、系統架構師證書,成為所在公司的系統架構師、核心技術骨幹。

在我兒子讀初二上學期時,我辭職回家陪伴兒子。半年後,當我再回來尋找工作機會的時候,卻發現連個面試機會都很難得到,更別提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了。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6/1672512.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