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百感交集《梅艷芳》 連這些都不敢提

作者:

最近上映的《梅艷芳》,內容不敢涉及梅艷芳支持六四學生、參與黃雀行動的事跡。(圖片取自《梅艷芳》劇照)

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突然宣布辭職,聲稱「五十知天命」,要去賽馬會做「第三次再分配」的慈善事業。梁卓偉在港大服務23年,為港大立下汗馬功勞,又曾經任特區政府高官,按理是建制陣營中一名「能吏」,何以突然急流勇退,放棄本身專業,放棄作育英才的責任,跑去做什麼慈善事業? 

慈善事業誰不能做?「第三次分配」只是習近平收割民脂民膏的藉口,關梁卓偉什麼事?他在港大成績有目共睹,曾競逐港大校長,以一個五十不到的人來說,野心不小,也相當自信。雖然競逐失敗,但日後機會大把,為何突然金盆洗手,一了百了? 

梁卓偉對林鄭的防疫曾有過「不和諧」音,他也不像其他建制派,對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學生大加撻伐。一個人要放棄一生的志業,難免有錐心之痛,他正在盛年,事業前景不可限量,竟然在全力拼搏的時候急流勇退,顯然有難言之隱。 

「賽馬會慈善及社區事務部」據說有七位執行董事,梁卓偉好好的院長不做,去做一些行政事務性的工作,舍近而求遠,舍重而就輕,令人費解。如果只是對香港大學失望,以他的資歷,到其他港台甚至海外著名大學任職絕非難事,既可保持專業研究,在全世界面臨流行病的關鍵時期,可以發揮更大作用,如非心理上遭受重創,實在很難自圓其說。 

自中共國安法面世,香港已全面大陸化,教育方面急速沉淪,政治空氣壓迫教學相長,中共的管控全面深化。中大與學生會劃清界線,港大連國殤之柱也容不得,早前科大校長史維與城大校長郭位先後提前辭職,證明在時局壓抑的環境下,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心灰意冷,不再留戀香港。 

科大理大校長都是著名科學家,他們離港後回到自己專業,還有大把世界,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而兩位校長位置出缺,能不能再找到同等資歷的專才來接任,有沒有真正的專家在香港政治空氣日趨惡劣時,再來執這個燙手山芋,那就不知道了。 

與教育同時沉淪的,香港文化也萬馬齊喑。最近上映的《梅艷芳》,據說不敢涉及梅艷芳支持六四學生、參與黃雀行動的事跡,而無線與港台全面表忠,蘋果被迫停刊,高層身陷囹圄,報刊雜誌都已成為黨的喉舌,香港文化百花齊放的日子已一去不返回。 

最近香港政府竟要推銷漢服,梁振英著一身不倫不類的古裝出來「獻世」,真是今世何世!香港號稱國際金融中心,日後身著古裝的怪物滿街走,便成生人勿近的孤島。 

香港曾經令我們驕傲,不但經濟與城市建設無愧於東方之珠的美譽,香港文化一度獨步亞洲,武俠小說和影視作品領一時風騷。上世紀八十年代起,香港更成為西方文化與大陸文化交流的窗口,香港文化輻射到大陸,對中國的思想解放發揮巨大作用。 

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以自由開放的文化環境為基礎,自由沒有了,香港活力耗盡,開放變成封閉,社會氣氛窒息,香港國際地位不保,是早晚會發生的事。 

梁卓偉掛冠不是孤立事件,它代表香港一個時代的結束,香港自由活潑的校園也將成為歷史。小說家西西曾創造「我城」的概念,寄託香港人的歸屬感,「我城」正在變成「他城」,香港不再屬於香港人,而是中共的香港了。 

文天祥七律「金陵驛」語氣沉痛,借他的杯酒來燒我等的塊壘,此時此地,百感交集: 

草合離宮轉夕暉,孤雲漂泊復何依?

山河風景元無異,城郭人民半已非。

滿地蘆花和我老,舊家燕子傍誰飛?

從今別卻江南路,化作啼鵑帶血歸。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28/1677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