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看哭:19歲女孩拍下與媽媽最後一年,衝上熱搜

19歲這年,青島女孩劉酈微失去了自己的母親,「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一個人突然停止了呼吸,是自己的媽媽。」

在母親患病的一年時間裡,劉酈微用視頻、照片、文字記錄了無數與母親相處的瞬間。她11月22日在短視頻平台發布的記錄母親最後一年的視頻,有40多萬點讚,還衝上了微博熱搜。「我根本想都不敢想沒有媽媽的生活。」網友的評論或許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劉酈微的單親家庭背景,使網友在心疼她失去母親的同時,加重了對她本人的心疼。有位網友說,「我替你哭一次了,你少哭一次好不好?」

劉酈微與媽媽

「很多人給我發私信,提出資助我上學等幫助,每條我都看了,哭著看。」網友鋪天蓋地的關心讓劉酈微感動之餘,又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回。

「其實我現在可以自給自足,做兼職能負擔得起我的學費、生活費。」劉酈微自認為遺傳了媽媽樂觀的性格,什麼事都不當回事,該幹嘛幹嘛,天塌不下來。

媽媽11月18日去世後,劉酈微總覺得媽媽還在家裡等她。但現實是媽媽已經走了,她晚上在兼職的工作室待到十一二點,也沒有想回家的感覺,「媽媽沒了,就沒有家了。」

一切倒過來了,現在到我照顧她了

去年11月15日,剛上大一隻有兩個月的劉酈微接到一位阿姨的電話,說媽媽暈倒,送到了醫院。

沒有多問,劉酈微就從煙臺趕回青島,到達醫院時,媽媽已經進了手術室。劉酈微的媽媽系腦動脈瘤破裂蛛網膜下腔出血導致暈厥,當即做了開顱手術。7個小時的手術後,媽媽被送進ICU,已是次日凌晨2點多。

從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劉酈微的媽媽經歷了三次開顱手術,成了「半植物人」狀態,只有一隻手能抬起來,頭部、腿都動不了,而且沒有清醒的意識,認不出女兒。隨後的時間,媽媽進入漫長的康復階段。

大一寒假過後,劉酈微沒法向學校請長假,於是從今年3月開始辦理休學一年,專門照顧媽媽。她覺得,除了自己,沒人能把媽媽照顧得更好。

因為一直喜歡拍照片、剪視頻,從媽媽住院起,劉酈微就經常視頻記錄媽媽的康復之路,「想起來就錄一點,把手機放一邊,我倆該幹啥幹啥。」

「比如給她餵飯、洗腳,還有她吃棒棒糖之類的,或者在床上躺著沒事也錄個小視頻。」一年時間裡,劉酈微數不清錄了多少段媽媽的視頻、拍了多少張媽媽的照片,「總得留點念想。」

劉酈微記得,媽媽第二次開顱手術後,就沒再清醒過。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媽媽就和幾個月大的小孩一樣,給她什麼東西都會往嘴裡放,衣服沒有一件好的,全被她咬碎了,「晚上我拉著她手睡,有時候就會給我一口。」

劉酈微小時候與媽媽的合影

「有大概一個月的時間,媽媽白天哭了晚上哭,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夫該查的都查了。」劉酈微感覺一切都倒過來了,「小時候啥也不知道,哭、摔東西、咬東西,現在到我照顧她了。」

劉酈微說,媽媽是個要強的人,她但凡意識到自己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可能就活不下去了。「她啥也不知道,這樣我就能再照顧照顧她。」劉酈微甚至一度慶幸媽媽失去了意識。

這個小家庭的重擔,也結結實實壓在了劉酈微身上。前期,父親、爺爺奶奶、姥姥都湊了錢給媽媽治病,也使用了網上籌款手段,後續康復治療階段,儘管花費減少,對劉酈微來說,仍是不小的負擔。今年八九月份,劉酈微一度一天打三份工,早上早期教育、下午營運新媒體接產品、晚上教人彈吉他……

「大夫和護士姐姐都對我很好,我太累了,晚上起不來,但又需要給媽媽翻身,護士姐姐不止一次兩次幫我媽媽翻身,沒有叫醒我,第二天我才知道。」回憶當時的情形,劉酈微充滿感激。

後來,一家康復醫院聯繫劉酈微,只象徵性地收取少許的費用,「那一陣,我上午出去工作,醫院的(工作人員)給我媽媽餵飯。」

「我其實一直是樂觀、堅韌的性格,但沒經歷這些事之前,可能還是有些矯情。」劉酈微說,過去一年,她時刻感到,以前可以靠媽媽,現在就只能靠自己了,「我得照顧她,得承擔起這個責任來。」

當你老了

劉酈微覺得,她和媽媽的相處,一直不太像媽媽和閨女,更像是姐妹。

「媽媽不會因為我是個孩子,就慣著。高中假期她就讓我出去打小工,掙點生活費,上了大學我也做兼職掙錢。發了工資,她有時會拉著我出去給她買衣服。」劉酈微說,媽媽沒以媽媽的身份對她要求過什麼,只說別做壞事就可以了。

在劉酈微看來,爸爸媽媽兩人是相愛的,但性格實在不合,經常吵架,兩人屢次說要離婚,但捨不得自己和弟弟,不想讓兩個孩子在單親家庭長大。劉酈微15歲那年,和小她7歲的弟弟一起去找爸爸媽媽,告訴他們,兩人在一起生活不和睦,她和弟弟在這種環境下也不開心,還不如離婚,如果以後能和好是最好不過,如果不能和好,就各自去找幸福的生活。

父母離婚後,劉酈微跟著媽媽,弟弟跟著爸爸。

離婚時,媽媽幾乎是淨身出戶。「不是爸爸那邊不給,是我媽媽倔著不要,領著我就走了。」母女兩人在外租房,冬天時暖氣都沒錢開通,很冷很冷,但媽媽從來沒說過命不好或者沒有錢之類的,很積極地上班掙錢。

「她每天回來,我倆去遛彎,我覺得媽媽過得挺苦的,但從沒給我傳遞過負能量。」後來,媽媽開了美容店,收入開始變多。劉酈微感覺開店那段時間媽媽是最開心的,她跟很多阿姨一起去買東西,一起出去旅遊。

「我覺得媽媽挺可憐,婚姻不幸福,我想著長大之後能讓她享享福吧,但我剛上大學,剛要長大,她就沒了,才46歲。」劉酈微說。

劉酈微說,媽媽一直想去西藏、想去麗江,她曾和媽媽約定今年假期一起去麗江,住一段時間。

可這約定轉頭已成空。

「我給媽媽畫了太多的餅了。」劉酈微曾跟媽媽說,等她結婚時,要讓媽媽穿最貴的裙子,穿最高的高跟鞋。

18歲,劉酈微去簽了遺體捐獻協議。媽媽知道之後,也想簽,但又沒勇氣去。

 alt=

去年,劉酈微簽了遺體捐獻協議

「我鼓勵她,她覺得很有意義,說好好好,但確實又害怕,一直沒去簽。」媽媽去世後,劉酈微想過幫媽媽完成這個心願,但怕家人不理解,就成了遺憾。

康復治療階段,劉酈微有時把媽媽帶回家過節。她記得,有天晚上回家,看到平素沉默嚴厲的爸爸喝醉了,在給媽媽唱她最喜歡聽的《當你老了》,還說了很多話。

為此,媽媽去世前夕,在醫院插呼吸機時,劉酈微在她旁邊輕輕哼唱《當你老了》;救治無望回家後,她也一直為媽媽播放《當你老了》這首歌。

去年夏天,母女倆因為一件事吵得不可開交,劉酈微跑去了朋友家。當天晚上,媽媽向她道歉,因為離婚,讓女兒跟著吃了不少苦,一直覺得對不起女兒。

「我沒覺得她和爸爸離婚就是對不起我。我覺得,媽媽早應該為自己著想,她不光是媽媽。」這是劉酈微最想對媽媽說的話。說到這裡,劉酈微有些哽咽,低下頭,沉默了。

抬起頭來,劉酈微眼角已沁出淚,「覺得媽媽太受委屈了,不該為了孩子活,應該為自己活。」

一年來的病情,讓她對媽媽的離去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接受了「每個人都是階段性的存在」。11月25日晚上的採訪中,身形瘦小的劉酈微全程沒有露出明顯的悲戚之色,能很從容地談及與媽媽的過往。這次是她當晚唯一一次落淚。

她說,休學結束後,她要回校好好上學,工作掙錢,替媽媽去看那些想去的地方。

她想做一個稍微有用一點的人,去幫幫別人,回饋社會對她的幫助和關心。她也不希望社會把她看得太悲情,她相信自己能堅韌地面對未來。

近日,19歲的女孩劉酈微休學照顧突發腦溢血成為「半植物人」的媽媽,並用視頻記錄下與媽媽相處一整年的點點滴滴,感動了很多人。11月25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上劉酈微,她悲傷地告訴記者,11月18日,媽媽永遠地離開了她,「彌留之際媽媽的眼裡滿是不舍。」失去了最親的人,也失去了依靠,傷心之餘,她對記者說:「我要堅強起來,要努力學習與生活,讓在天堂的媽媽放心。」

女孩記錄照顧媽媽的點點滴滴 看哭無數網友

在劉酈微照顧媽媽的視頻中,她時而靠在重病的媽媽身邊,時而給媽媽塗指甲油,時而兩人一起躺著吃棒棒糖;她還給媽媽過生日,帶著媽媽去外面曬太陽……

劉酈微給媽媽過生日

溫馨的畫面持續了一年,遺憾的是,最終她還是沒能「留住」媽媽。「11月15日我還帶媽媽到外面玩了的,16日早上她的病情開始惡化了,我趕緊打120。送到醫院後,立即給媽媽上了呼吸機,醫生說她已經不行了,還是帶回家吧。我又把媽媽帶回了家。11月18日,媽媽永遠地離開了我。」劉酈微對紫牛新聞記者說,那一天晚上,她簽了十幾份病危通知書。

「當時可能嚇蒙了,什麼也不懂,醫生讓簽什麼就簽什麼,感覺這一次媽媽真要離我而去了。」劉酈微說,11月15日,是媽媽生病至康復好轉整一年的日子。為了慶祝媽媽病情好轉,她才想著帶媽媽到外面轉一轉。

她給媽媽彈琴,給媽媽做按摩,她還和只有兒童智力的媽媽躺在一起吃糖果……那一幕幕溫馨的畫面 ,如今都只能留在記憶里。

「彌留之際,媽媽的眼裡滿是不舍。」劉酈微說,幸好自己用視頻記錄了和媽媽在一起的日子,想媽媽的時候能夠拿出來看看。

劉酈微帶著媽媽出去散心

大學時毅然休學,扛起照顧「半植物人」媽媽的重任

出生於2002年的劉酈微,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她有一個可愛的弟弟,爸爸有穩定的工作,媽媽開著一家美容店。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爸爸媽媽開始爭吵,後來無休無止。我和弟弟就對他們說,如果實在過不下去,你們就離婚吧,省得每天都吵架。」劉酈微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四五年前,爸爸媽媽分開了,弟弟跟著爸爸,她則跟著媽媽。

「爸媽分開時,媽媽什麼也沒有要,我就跟我媽媽在青島市黃島區租房子住。」劉酈微對記者說,她在2020年考上了煙臺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學的是幼師專業,媽媽的美容店生意還不錯,日子過得很好。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2020年11月15日,劉酈微的媽媽突然腦出血,之後接受了三次開顱手術。因為是腦動脈瘤破裂蛛網膜下腔出血,腦部先後打開三次,命終於保住了,但她卻變成了生活無法自理的「半植物人」,智力相當於兩三歲的孩子,且急需進行康復治療。

「現實的情況是,姥姥姥爺年紀大了,無法照顧我媽媽,家裡就只有我一個人了,怎麼辦呢?」劉酈微對紫牛新聞記者說,當時確實非常為難。2021年3月,想來想去,劉酈微回到學校,找到老師,說明了她的處境,提出了休學一年的請求。學校很同情她,同意了這一要求。

此後,劉酈微用柔弱的肩膀扛起照顧「半植物人」媽媽的重任。

8個月內在3家醫院輾轉 還兼職掙錢養家餬口

19歲的劉酈微成了「一家之主」,開始負責媽媽的康復訓練。「從休學的3月份起,到媽媽去世之前,我陪媽媽一直做康復訓練。」劉酈微說。

每天早上,劉酈微起來給媽媽洗漱、做早飯,餵媽媽吃完飯,然後帶著她去醫院。為防止肌肉萎縮,她幫著媽媽踩自行車,做拉伸,配合做針灸、按摩……做完康復訓練後,兩人回到家,劉酈微又得做午飯,餵完飯後,帶媽媽繼續去醫院,周而復始。有時,劉酈微會帶媽媽到家周圍轉轉,有時在家給媽媽做做按摩。

劉酈微和媽媽合影

劉酈微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在8個月的時間裡,因為病情需要,她陪伴媽媽輾轉在三家醫院,不斷輪換。媽媽住在醫院不能回家,她就靠在媽媽身邊湊合一晚上,有時在媽媽病床旁搭一張小床睡覺。

「媽媽生病後,家裡沒有收入來源了,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我在網絡平台上籌了款,總共20多萬元,非常感謝這些好心人。」劉酈微說,「因為媽媽病重,之後又接受了手術,再加上康復治療,這筆錢很快用完了。媽媽還需要繼續治療,我們也要生活,也不能老找親戚借,於是我找了一份兼職,一個月能掙一千多元。」

劉酈微對記者說,那份工作結束後,她又兼職做了一個網絡平台的博主,靠提高點擊量拿一些提成。加上在親戚的接濟下,她勉強能維持媽媽的治療和兩個人的生活。

媽媽原本只是眼珠子能動,比完全不能動的植物人要強一點點。媽媽經常會出現情緒不穩定的狀況,會一直哭,白天晚上都哭,需要劉酈微不停地安慰。在劉酈微的細心照料下,其間媽媽也有情況好轉的跡象。但遺憾的是,最終,因為突發癲癇,引起病情惡化,媽媽還是永遠離開了劉酈微。現在,想媽媽時,劉酈微就會翻看和媽媽在一起的視頻。

需要學著獨立生活 想掙夠學費後重返校園

媽媽去世後,劉酈微一個人生活。「爸爸有自己的家,我也是可以去的,但我想依靠自己。」劉酈微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正處在休學期的她,開始由兼職轉向全職了。

「等休學期結束,我還是要完成我的學業,我不能讓天堂里的媽媽擔心。明年3月就是我休學的截止日期,我想繼續上學。我得掙學費,掙生活費。」劉酈微說,目前她轉全職上班,也一直住在公司。公司的底薪是每個月3000元,後面就是每天接到單子後,給品牌方做宣發。他們到款後,有一些提成,但不穩定。

「努力工作,繼續學業,這也許是對媽媽最好的報答吧。」末了,劉酈微對紫牛新聞記者說道。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海報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29/1677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