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2021年終盤點:「政治黑箱」里的五個故事

一年來,在中國,發生了許多引發轟動的大事,有些甚至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這些故事,經過中共的政治黑箱操作,嚴密審查和信息封鎖。然而,觀察家仍然看出個中秘密。

一年到頭,在中國,發生了許多引發轟動的大事,許多與中共高層內鬥有關。中南海保鏢資料照。

一年來,在中國,發生了許多引發轟動的大事,有些甚至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這些故事,經過中共的政治黑箱操作,嚴密審查和信息封鎖。然而,觀察家仍然看出個中秘密。

我們回顧下其中五個故事的主角,以及纏繞他們的是是非非。

張高麗陷性醜聞

中國網球名將彭帥曝光遭江派前高層張高麗性侵事件,意外成為國際事件,持續發酵中。

彭帥於11月2日在微博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在失蹤19天後,彭帥現身公共場合,不過,有關她的照片和視頻都來自中共官媒的記者個人推特,而且疑點重重。11月21日,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曾與彭帥視訊通話,彭聲稱自己很安全。但彭帥本人能否自由發聲仍是問號。

中共應對彭帥事件的手法,持續引發國際社會的譴責聲浪。

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12月1日宣布,暫停在中國包括香港舉行的所有網球賽事。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已陸續宣布,他們計劃不派官方代表參加2月的北京奧運會,作為外交抵制中共侵犯人權行為的一部分。

美國眾議院12月8日以428對0票全票通過立場決議案。決議案認為,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CO)正在幫助將中共政府的彭帥安全說法「合法化」,沒有遵守其自身對人權的承諾。

張高麗曾是北京申請冬奧會的主導官員。

另一方面,彭帥事件也被指涉及中南海權鬥。

學者袁紅冰大紀元披露,張高麗在習近平試圖否定江澤民的內鬥中,為江辯護,激怒習。所以他的醜聞才被公開出來。

以揭露中共官場內幕知名的《紅色輪盤》一書作者沈棟,對英國媒體表示,彭帥顯然是因為知道自己可能會在與張高麗爭吵後就會「被失蹤」,才決定曝光她跟張高麗的不倫關係。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彭帥事件在海外很熱鬧。雖然中共在國內封鎖消息,但大陸不少人是知道的,私下議論紛紛。微信上流傳的彭帥相關內容,一點不比海外內容少。現在國內表面風平浪靜,那是中共黑箱操作的政情決定的,實際上彭帥事件對中國人的影響很大。

馬雲難過的一年

從2020年底起,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陷入麻煩。2020年11月2日馬雲被四大金融監管部門約談,然後旗下螞蟻集團的上市計劃被緊急叫停。馬雲本人失蹤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期間阿里巴巴還被以違反《反壟斷法》為名罰款182億人民幣。他四年前創辦的商學院湖畔大學也被關閉。

馬雲大難臨頭,可能因為他在2020年10月在上海一個論壇上,指責中共金融監管部門扼殺創新。但這也可能不是深層原因。

路透社曾報導說,馬雲早在2017年1月9日跟時任美國總統川普會面,就令中共高層不滿,從此結下樑子。馬雲當時承諾創造一百萬個美國就業機會。北京感到不滿,是政府並沒批准馬雲這樣做。儘管馬雲將與外國政治家的會面視為中國的「非官方外交」。

《華爾街日報》則披露說,螞蟻集團複雜的股權結構背後,隱藏可能對習近平與其親信造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包括參與創辦博裕資本的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控有北京昭德投資集團的中共政治局前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

另外,中共還一直想從馬雲的手中奪得價值連城的用戶數據。

馬雲在消失幾個月後恢復零星的露面,比如今年1月他通過視頻與一群教師交談話,5月現身杭州的公司辦公園區,當天是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員工活動日。

直到馬雲10月下旬連續在香港、西班牙和荷蘭露面,旗下媒體公開他考察歐洲農業的行程。

馬雲似乎完全自由,但旅澳著名法學家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他獲得的消息是:當局完全控制住馬雲。馬雲在中國的所有親人和資產,包括在香港的親人都成為中共的人質。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則認為,馬雲現在可以出境,重要原因是他已經將螞蟻集團的金融交易數據,交給了中共央行。

9月下旬,螞蟻集團披露,旗下熱門消費貸款服務「花唄」所產生的信用數據全面納入中共央行的徵信系統。此前,和政府共享用戶資料,一直是馬雲和當局僵持不下的核心問題。

在習近平當局高調推「共同富裕」後,阿里巴巴和一眾網絡巨頭已多次捐出巨額資金。其中一次,阿里巴巴承諾向慈善事業投資一千億元人民幣。

中共在11月18日升格成立國家反壟斷局,兩天後,再以違反《反壟斷法》為由,對阿里巴巴等施以重罰。阿里被罰款超過500萬元人民幣。

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馬雲現在第一是要保命。

馬雲現身歐洲後目前下落不明。

許家印從「買買買」到「賣賣賣」

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的創辦人許家印,也是今年「攪動中國」的人物。

香港交易所12月10日披露的文件顯示,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質押的2.778億股恆大股票遭強制執行出售,他在恆大的持股降至59.78%。

今年9月,負債纍纍的恆大集團爆雷,正式宣告了中國房地產業全面危機的到來。恆大違約風險超過3,000億美元。

「買買買」曾是許家印當年自詡成功的秘訣,不過現在他為公司償債,不得不「賣賣賣」。

路透社報導,中共當局要求許家印動用部分個人財富用於幫助給債券持有人的支付款項。

近幾個月,許家印不斷個人售賣資產籌錢為恆大續命。

許家印已變賣的資產包中,包括香港的三棟別墅和廣州、深圳的豪宅,還有幾架私人飛機等。

9月底,中國恆大旗下一家子公司出售盛京銀行近20%的股份給瀋陽盛京金控投資集團,套現近百億人民幣。

11月18日,恆大集團清空恆騰網絡的全部股份,套現21.27億港元。

11月16日,《第一財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從7月1日至今,為了維持集團流動性,許家印已透過變賣個人資產或質押股權等方式籌集資金,累計已向集團注入超70億元人民幣現金。

11月25日,許家印與其妻子丁玉梅合計出售12億股恆大集團股份,每股平均價格2.23港元,套現26.76億港元(約合3.44億美元)。新浪財經網引述知情人士說,許家印此次套現所得將全部用於償還公司債務。

11月26日,傳出耗資120億人民幣的恆大足球場,已被官方收回,準備重新拍賣。

恆大還廉價售出恆大汽車旗下的兩家海外子公司,兩年前5億元(7822萬美元)購入的e-Traction僅售價人民幣約合1452萬元(約合227萬美元)。

12月6日,大陸搜狐網報導,許家印的二兒子許騰鶴(Peter Xu),虧損500萬美元賣掉了洛杉磯日落大道上的一棟千萬豪宅。

但許家印的努力顯然無濟於事,恆大集團12月3日宣告未能履行一筆2.6億美元私募債,意味著這家企業無法自己阻止滑向深淵。

12月6日,恆大設立風險化解委員會,許家印擔任主席。有消息指,恆大擬將所有離岸債務納入重組計劃。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當局現在的辦法只是把這個危機爆發的速度放緩,但並不能夠化解這個重大危機。」

吳嘉隆說,當局處理恆大危機正在照搬海航模式。一個是處理資產,另一個是處理債務。到時候分拆各種業務,然後找人來接盤。當局希望將債務打折,這個對境內投資人也許可以,但對於境外投資人可能行不通。

在香港上市的恆大集團,1996年成立後,逐步發展到在中國280多個城市擁有1300多個房地產項目,員工近20萬人,號稱是世界500強企業之一。

有全國政協委員身份的中共紅頂商人許家印,今年7月1日還出現在中共百年黨慶的觀禮台上。

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許家印的房地產能做那麼大,主要因為他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

袁紅冰說,北京官場廣泛流傳一個說法,恆大暴雷,就是習近平親自點導火線。習親自下令,不允許金融機構給恆大繼續貸款。習這次整許家印,就是因為他背後的權貴。

《雪梨先驅晨報》早年曾爆料,2015年初,許家印將豪宅借給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開派對,此後就攀附上了曾慶紅家族。當時,曾偉正將自己的百年豪宅Craig-y-Mor推倒重建,這是當時澳洲房產交易史上第三昂貴的豪宅。

除了曾慶紅,隱藏在恆大背後的還有賈慶林家族。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佳兆業或者花樣年、恆大,所有這些出事的房企,背後都站有中共高層不同派系的權貴家族。習近平現在處理的手法,很可能想削弱某一些家族的財富。

謝田說:「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之前,要掃清所有的障礙。」

周焯華被黑吃黑

人稱「洗米華」的澳門小賭王、太陽城集團董事會主席周焯華,11月26日被浙江省溫州警方批捕,澳門警方次日動手抓人。

有親北京港媒報導表示,是北京方面主導逮捕他,背後涉及習近平六次批示和習親信王小洪親自指揮。

此前傳出周焯華被捕原因是他在菲律賓等地經營網上賭博,每年吸收大陸賭民大量投注額。

周焯華身兼澳門政府文化產業委員會委員等多個公職,曾任中共廣東省第十一屆政協委員,還擔任澳門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名譽顧問。而且他和中國 大陸政法系統合作多年,拍攝過《湄公河行動》等吹捧中共警察的電影。

中共官媒報導,2016年11月1日,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北京與電影《湄公河行動》主創人員座談。孟建柱對這部電影大為讚賞。時任中共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時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以及公安部黨委委員孫力軍等也出席了座談會。

旅澳知名法學家袁紅冰11月29日對大紀元披露,周焯華其實是江派曾慶紅、孟建柱等中共權貴家族的白手套。逮捕他的目的就是要摧毀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等人的經濟基礎。

身在加拿大的時事評論員何良懋在《珍言真語》節目中表示,「中共系統中一山不能藏二『黑』,大黑吃小黑,小黑社會碰上大黑社會,最終結果就是被吃掉。」

孫力軍之亂

2021年中共政法系清洗進入深水區。習近平的親信王小洪11月升為公安部黨委書記、掌控實權。這前後一大批政法系、公安大佬落馬,當中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認為是核心人物。孫力軍2020年落馬,但其堪稱「攪動中國」的效應,2021年才釋放出來。

2020年4月落馬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官方通報將其視為與周永康孟宏偉同級的「大老虎」。

今年9月30日,孫力軍被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官方對孫力軍的雙開通報措辭罕見,指控其妄議中央,製造散布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操弄權術,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大搞特權;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大肆賣官鬻爵等罪名。

孫力軍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大秘,去年至今被查處的鄧恢林、龔道安、劉新雲、王立科等政法高官,也都是孟建柱提拔重用。他們均被官方通報「在黨內搞團團伙伙」。

11月24日,已經升任公安部黨委書記的王小洪強調肅清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要「緊盯有問題的人和事」。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曾分析說,孫力軍被定性為「政治團伙」,已說明孫案波及的範圍在擴大。

孫力軍還曾任公安部一局國保局局長、公安部26局反×教局(公安部「610辦公室」)局長和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公安部港澳台辦主任。前三個都是鎮壓法輪功的主要的指揮系統。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對大紀元表示,有關通報就是說孫力軍是利用他的職務來反習的,是有組織的行動,一個有計劃的行動。

橫河表示,這部分內情也許中共永遠不會公布。

李林一說,孫力軍和孟建柱等人肯定背著習近平做了一些事,所以習現在收拾他們。至於對習幹了什麼,外界有傳聞他們監聽習,也有可能幹了反習的事,各種說法都有。他認為,「這裡面有二十大之前,習近平借孫力軍震懾各派系之意。」

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10月2日落馬。旅澳法學家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孫力軍和傅政華先後出事,都是因為與王小洪爭權。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14/1683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