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岳山:習開全國「黨內法規會」泄兩大隱憂

作者:

六中全會中共內鬥更激烈。

中共12月20日在北京舉行了「全國黨內法規工作會議」。專制中共的黨內法規歷來被稱為幫規、家法。習近平給會議發指示,要求「黨內法規」要維護「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保障黨「長期執政」。在開完六中全會之後、在二十大之前,習的如此說法泄露兩大隱憂。

據中共喉舌新華社報導,這次會議最高級別的參加者是政治局常委、黨建大總管王滬寧,習的親信、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主持會議並傳達習指示。參會的還有楊曉渡、陳希、郭聲琨、黃坤明等人。

習的核心隱憂在權位大小幫規頻出

習近平要求中共幫規要維護「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換句話就是保證習中央「核心」的統一領導。

習近平上台後,在中共黨內加強控制,制定的幫規、家法已經不少,核心條款都是防止反習,保證其權力穩固。

2018年北戴河會議後,當局就已拋出修訂後的正宗「幫規」——中共黨紀條例。

其時正是美中貿易戰爆發之後,中共宣傳口一度對習近平的吹捧突然降溫,政治傳言四起,涉及北戴河元老「逼宮」,習的權力面臨挑戰。期間,栗戰書發聲要求維護習中央的「一錘定音、定於一尊」權威。趙克志陳一新等也先後表態「定於一尊」,中共政局詭譎。

北戴河會議後,習近平8月19日重回央視新聞聯播頭條,他在軍隊黨建會議中強調要引導全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決聽從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指揮」,肅殺氣息撲面而來。

同年8月26日,官方就公布了新修訂的黨紀條例,順應中共十九大修改的黨章,將「習思想」納入指導原則,並正式新增列「堅決維護習近平的黨的核心地位」內容。「習思想」、「習核心」正式攀升到黨紀層次,不容挑戰。

新黨紀條例還特別增加了對「背著黨中央另搞一套」者和「兩面人」的處理規定,以及對「製造、散布、傳播政治謠言、破壞黨的團結統一」的處理。

很明顯,大權在握的習近平,加緊防範的仍然是黨內反習勢力,並且將幫規條文具體化。

這還不夠,2021年3月28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中國共產黨組織處理規定(試行)」,列舉17項行為應被「組織處理」。頭一項就是「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有違背『四個意識』、『四個自信』、『兩個維護』錯誤言行的」。其它條文還包括「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等非組織活動」等。

對於那些暗中在幕後操控政局的前任高層,習也有辦法。2016年2月5日,當局發出《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離退休幹部工作的意見》,要求離退休幹部黨員「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習近平保持一致。同時還對離退休高官的管理提到,「樹立紀律和規矩意識,驗收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六中全會後宣傳口現異常

有了中共黨紀條例和中共的「組織處理規定(試行)」,又有對退休黨官的制約規定,習近平還不能放心,於是今年這個「全國黨內法規工作會議」肅殺登場。

這很明確是要防止接下來一段時間黨內出現的反對聲音,以保習近平二十大連任不出事。

在今年11月剛開完不久的六中全會,出爐了中共所謂第三份歷史決議,重新將黨史「三分斷代」,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被併入一個時期,習近平則成為「新時代」的第一代領導人,各方觀點認為這是為習近平進一步確立「定於一尊」和二十大連任鋪路。

但這個歷史決議出爐,必然充斥著黨內各派的妥協、交易。習近平是否徹底擺平反對勢力,仍未能確認。因為儘管六中全會決議把習擺到非常突出的位置。習近平表面上被獨尊為「新時代」的第一代領導人。在六中全會後例行的黨國大員表態潮中,卻出現一些異常情況。

六中全會後,中共黨媒接連發表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中宣部副部長慎海雄等的文章。這些文章都把習放在最突出的位置。

不過在12月9日,《人民日報》發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的文章《改革開放是黨的一次偉大覺醒》。其中提到鄧小平9次,江澤民、胡錦濤各1次,稱讚他們對「改革開放」做出重大貢獻,卻1次也沒提到習近平。

12月15日,中共軍報發表《勇當「咬牙幹部」》一文,提及的人物有:鄧小平、宋任窮、劉伯承、徐向前等,同樣隻字未提現任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

按中共政治慣例,亮不亮領導的名字,有多少次,都是敏感信號。無論有些中共大外宣媒體怎樣為黨媒、軍媒發表這樣不尋常的文章解圍、找說法,也無可避免引發習近平黨內地位仍有變數、反習勢力蠢蠢欲動的聯想。

「定於一尊」難掩暗潮洶湧

六中全會後的中南海虛實,有些像2017年中共十九大後的情形:表面上習「定於一尊」,實際上暗潮洶湧。

據中共官媒今年6月29日首次公開的習近平2018年1月在中紀委全會上的講話,習說:黨內出現了雜音噪音,有人說「強調黨的集中統一夠充分了,今後要把重心放在發展黨內民主上」,這是「奇談怪論」,有人「別有用心」。

習說這番話的時間正是中共十九大之後不久,說明當時黨內對習的權力定位,仍有人有反對意見。

如今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謀求連任,也沒有按例安排接班人,引發的黨內怨恨或成為危險因素。習近平最近持續強調要保政治安全,事實上就是要先保自身的安全。

其中,在中共體制內,公安系統號稱是黨的「刀把子」,歷來作為政權維穩機器,對內鎮壓人民,但在黨內權力鬥爭加劇的特殊政治氣候下,也會威脅到統治者本身。如,9月30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通報涉及「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孫力軍曾是孟建柱的大秘,其「野心」究竟具體是什麼,至今是個謎。

最近習的心腹、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升任黨委書記職務,權力再次擴大,應該就與加強對習近平保護力度有關。

習的另一個隱憂:黨國「危險無處不在」

回過頭來再看習近平昨日在給「全國黨內法規工作會議」的指示中,要求幫規要保黨長期執政,還泄露了習的另一隱憂,也就是他知道這個剛過百年的老黨,危機處處,實際上已朝不保夕,隨時退出歷史。

早在2019年7月1日中共「建黨日」之前的6月24日,習近平就曾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警告稱:「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涌就會淪為大塌方」。

習近平這個「危險無處不在」說法,無疑是一種變相的「亡黨警告」。

2019年12月29日,親共海外網媒刊發了中共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黨委書記房寧的專訪,談及亡黨危機。房寧並不否認中共將亡,他認為歷史周期律是存在的。他特別提到,中共之前的黨魁都強調過亡黨問題,「只不過現在這個問題更突出了」,「至少目前最高領導人有很強的危機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222/1686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