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展望2022:西安市民盼疫情快過去 武漢難屬堅持追責要真相

12月23日,警察和防疫人員在西安火車站檢查旅客的文件。

歲末年初,辭舊迎新之際,中國的一些普通市民和維權公民紛紛藉助各種媒體表達新年的期望和祝願。美國之音剛剛採訪了幾位中國公民,他們述說了各自的現狀以及進入新年之後的看法和期許。

如同將近兩年前的武漢,陝西省省會西安市在12月23日(西方節日平安夜前一天)開始實行封城封居民小區措施。一周過去,西安感染中共病毒的病例持續上升,中風險區域增加到150多個。在中共政府設定的對抗疫情的清零指標限制之下,這個擁有1300萬人口的六朝古都破天荒地在封城狀態下跨年。

待產孕婦身陷圍城

12月29日,一名自稱來自洛陽的九個月臨床孕婦的網友發微博稱,因私事滯留西安半個月,一直配合做核酸檢測,均為陰性。因即將臨產,身邊沒有人照顧,希望回洛陽老家隔離待產,但社區不許離開,而且西安醫院產科已經停診,沒有醫院接收產婦。

博文中問道,「誰能保證我們母子平安?政府在哪裡呢?」

這位自稱懷孕九個月的網友寫道,「請問什麼時候才是離陝的必要條件?是一屍兩命的結束嗎?」

新華社報導,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衛曉麗表示,希望大家聽從社區安排按時參加核酸檢測,參加核酸篩查時一定要戴好口罩,保持「一米線」距離;其他時間足不出戶、不串門不聊天,最大程度減少人員流動和聚集。

西安市民:願疫情快過去

12月23日,西安市民在等候做核酸檢測。

西安市民潘先生表示,從12月17日起到22日封城前一天,他和家人按照社區規定每天做一次核酸檢測,從咽喉取樣,一共作了六次,而且排隊作核酸檢測的居民沒有保持安全距離,造成傳播的隱患。

他說,「一做核酸(檢測)就排隊很長。唉呀,那是人就多的呀。他當時設的點也可能少了。人也多呀,那個。我們這邊還好一點,高新區哪一塊,那都是人挨人人擠人。你說那樣子能不傳播嗎?」

潘先生表示,他所在小區設立了蔬菜食品供應點,每次到那裡購物都需要排一、兩個小時的長隊,很不方便,價格比封城前貴許多。

他說,這次封小區期間,他不巧得了感冒,但是藥店被限令不得出售感冒退燒之類的成藥,即使到朋友開的藥店也買不來治療頭疼腦熱的藥劑。

潘先生表示,他現在最大的願望是,希望疫情早點兒過去。

武漢肺炎追責人士遭當局打壓

武漢肺炎爆發、官方隱瞞疫情真相和李文亮醫生等八名醫務人員遭警方錯誤訓誡兩周年之際,住在深圳新冠肺炎死難者親屬、堅持向湖北武漢地方當局追責的中國公民張海表示,地方當局對於敢於問責發聲的人一直沒有放過,其中有些追責的死難者親屬被公費旅遊。

堅持追責要真相的武漢新冠疫情難屬張海(資料圖片)

張海披露,去年世衛組織調查組到武漢開展病毒溯源調查期間,當地中共病毒死難者親屬追責群體的人都被嚴密看守限制出行,防止他們接觸參與溯源調查的外國專家。

張海對美國之音表示,溯源調查,官方一直都在掩蓋真相,沒有說服力。

他說,「黑幕,就是很黑暗的。溯源調查一直都在遮遮掩掩,沒有一個說服力。一直在掩蓋這個疫情,同時對這些敢於發聲的人,它一直在施加壓力。作為一個家屬嘛,他們對我現在使用這種陰的、拿不到台面的這種東西,來調查我,來限制我,等等。」

兩年前吹哨人罹難喚醒世人

2019年初冬時節,中國武漢。一種來歷不明的肺炎傳染病開始在這座城市向人類襲來,起初不為廣大公眾知曉,但經過數十天近乎自由落體狀態的人際蔓延傳播,終於釀成一場前所未有的武漢及湖北封城封省乃至後來造成巨大災禍的全球大流行(pandemic),有媒體稱之為「世紀瘟疫」。就連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也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確定的正式名稱中用了疫情爆發的年份標明。Covid-19成為過去兩年中全球新聞界最常用的詞彙,人類陷入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大陰霾中。

兩年前的元旦,中共病毒病毒造成肺炎瘟疫在武漢爆發之初,該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等八名所謂「傳謠者」遭受警方的不當訓誡,各大官方媒體對此面向社會加以廣泛報導,嚴厲警告。

2020年2月6日,李文亮醫生不幸殉職的噩耗傳出,在中國內外的輿論場和民間激起近三十年來罕見的巨大反響。一系列的公民聯署呼籲書要求為最早在微信群中拉響疫情警報卻遭到當局封口的李文亮醫生建碑紀念,並把每年的2月6日定為言論自由日。

當時,眾多中國網民和公共知識分子痛批官方迅速把李文亮等醫務人員發出的疫情警報打成謠言或不實信息,通過行政和官方宣傳以及執法部門嚴加監控,效率驚人,但是顯然未以相同的速度、效率以及意願向社會大眾公布疫情的嚴重性和預防的重要性,而是試圖隱瞞、淡化處理人傳人的真實情況,以至於錯失控制和滅除疫情的良機。

張海:新年繼續追責

在深圳工作的武漢市民張海前年春季以來一直向武漢市和湖北省政府問責,他認為地方當局隱瞞疫情導致他父親染疫身亡。

堅持維權追責將近兩年的張海指出,當局使用種種陰險措施,一直沒有放鬆對他的監控打壓,說明它們很害怕。

張海接著說,「同時對於敢於發聲的人施加壓力,利用公權力來調查我,限制我。為什麼,因為如果我是胡說八道的話,它們早就抓我了。因為我在武漢得到一個很可靠的消息,它們曾經想構陷我一個罪名,後來放棄了。這說明它們一直總想讓我失蹤,讓我消失,它們就放心了。因為它們掌握了一切資源。人不可能單獨一個人在社會上。他(她)會想還有一家人,還有小孩。它們在各方面可以卡住人,逼迫人家放棄。」

他說,前些日子,他回武漢期間,因為接受一家美國媒體的採訪,當局人員把他家門堵上,僱主把他解聘了。

張海說,後來他的銀行卡帳戶受到武漢警方調查,銀行卡只能在櫃檯上使用,網上交易全部受到限制。

資料照:中國公民記者張展在武漢。(2020年5月3日)

武漢封城後,一些自發調查報導武漢疫情真相的獨立人士和公民相繼遭到當局的抓捕、隔離或拘禁,其中陳秋實李澤華在經過數月和一年多強制失蹤後獲釋,而另外兩位知名公民記者張展和方斌仍在獄中。

據報導,張展由於長期抗議絕食而生命垂危。而方斌的現狀外界知之甚少。他們向世人報導武漢病毒疫情爆發地而遭監禁的遭遇受到廣泛關注。

張海指出,在當局的打壓、威逼下,武漢肺炎死難者家屬維權群體中敢於說話的人越來越少了,但是他在新年到來的心願是繼續追責,死而後已。

他說,「我總認為這件事情要由人來說,新冠爆發到現在已經快兩年,死亡人數超過500萬,但是源頭呢,我希望全人類受到新冠傷害的人都應該團結起來去追責,無論是黃種人白種人還是黑種人。第2個心願就是,我要向全世界,告訴他們我不會沉默的。因為這件事情,我父親骨灰還在武昌殯儀館。我就這樣告訴他們,這件事情我肯定不會放棄,除非我死了。」

武漢中共病毒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健康社會不應只有一種聲音

新年元旦也是人們紀念武漢不明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中共當局錯誤懲戒的日子。

根據現已公開的中共病毒疫情大事時間線,武漢警方對李文亮等被指控傳播謠言的八人採取傳喚懲戒行動前,中共各級官媒就在2020年1月1日新年節日當天連續滾動播報了嚴重誤導民眾的一篇新華社通稿。

據中國媒體報導,武漢中西醫結合醫院醫生張繼先此前於2019年12月26日已經上報疫情,北京當局2020年元旦期間就派出專家團隊趕赴武漢。而中國的廣大百姓直到那年1月23日武漢封城的前三天都是被告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或「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明顯與事實不符。

李文亮生前最後幾天在病床上對採訪他的媒體表示,讓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01/1690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