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河南首富村淪為負債村 村民對集體經濟失信心

河南新鄉縣七里營鎮劉莊村曾被中共吹捧為「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典範」,如今從「中原首富村」變為了負債村。該村兩大企業被指長期欠薪、賤賣村民集體財產,引發村民抗議示威事件。村民對中共的所謂集體經濟模式已失去信心。

劉莊村分別在1985年和2007年投資的興建華星藥廠和綠園藥業,是大陸最大的青黴素生產商,這兩家藥企一共十幾億的年產值由村民集體所有,該村因此被外界稱為「中原首富村」。

史來賀任劉莊村村書記長達51年,他以集體經濟的模式發展劉莊村,使該村致富。劉莊村被中共官媒吹捧為「堅持集體經濟」的先進農村。中共多任領導人曾經視察劉莊。

史來賀2003年去世後,他的兒子史世領接任書記,該村經濟情況開始發生變化。

香港明報》報導,至去年12月初,華星藥廠有數百名失業的村民,聚集在廠內追討欠薪。此後村民看守藥廠大門,他們害怕領導層賤賣廠內的設備,令幾代人打拼下來的資產化為烏有。

員工楊先生表示,他被拖欠約3萬元(人民幣,下同)薪資,失業在家。該廠2018年的工資一直沒有結算,直到2019年才按原先薪酬的七成發放工資。企業現時靠變賣舊設備出糧,廠房幾近剩下地皮。

楊先生說,2021年的工資就是靠變賣資產發放的,經營這麼多年沒有利潤,一直靠貸款發放工資,藥廠上月底更以冬奧即將舉辦、要環保管控為由,宣布停工休假,但沒提及何時復工。

他表示,村內九成的勞動力都靠在華星藥廠和綠園藥業工作維生,現時全村變相失業,很多人外流,他亦打算過年後外出打工。村裡的財務這麼多年沒有公開,領導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幹什麼,現在我們村的債務有多少,沒有人知道。

劉先生批評,不確權也就是渾水摸魚,「這種模式對他(史世領)個人最有利,掛集體的名義,實際上搞自己的小金庫,我對集體經濟是沒有信心的」。

香港眾新聞去年12月報導,村民透過換屆選舉,選出了新代表,但史世領不當是一回事,「他們還是霸占了村委會主任這個位置,公章不交也不開居民大會。我們這一次鬧就是必須要他下台、必須要查帳、必須要公開帳目」。

2015年,劉莊村兩間藥企因排污多次受到處罰,被勒令停工。此時劉莊的資金鍊出現斷裂危機,除了要向銀行借新還舊,還要問村民集資,至2020年9月被法院判決村集體財產,包括土地、廠房等都要拿出來拍賣還債。

劉國富見證了村莊在集體經濟下的興衰,他得出這樣的結論,「不可行的,產權不清晰是不可能,必須要產權清晰。(這)三、四代人都是被愚弄的那一代,被他們灌輸的集體富裕什麼的,產權不清晰是不可能的。」

除劉莊村外,江蘇華西村在90年代成了中共宣傳的中國首富村,被當作「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典型。

今年2月,江蘇華西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西集團」)傳出因虧欠400億巨債而瀕臨破產,當地大批村民排長隊冒雨取錢,華西集團的入股分紅也從30%變成了0.5%,引發村民恐慌。

2016年4月,曾被中共視為農村改革前沿地的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小崗村,面臨經濟發展緩慢、村委組織渙散、集體土地被占用等問題。

據《令人震驚的鳳陽小崗村現狀》一文描述,被樹立起來的典型小崗村得到社會多方的無償援助,但到2004年,小崗村還很窮、很亂。2003年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低於全縣平均水平,村集體欠債3萬元,人心渙散,村里連續多年沒有選出「兩委」班子,村里亂建房、亂倒垃圾普遍,環境很差。

南京農業大學陳文林教授認為:小崗現在應該是「落後」的代表!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01/1690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