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威:2022年中美關係走向的五大看點

作者:
G7和美歐聯盟2021年得到鞏固,《中歐投資協定》已經擱淺,中歐峰會被推遲,歐盟印太戰略出爐,西方各國聯合對抗中共的態勢已經形成。2021年底俄羅斯威脅烏克蘭的舉動,將導致美歐在2022年進一步靠攏,北約的功能將得到增強。中共有意靠近俄羅斯,將令歐洲國家對中共產生更多反感,或許會有更多國家模仿立陶宛,北約也會更加警惕中共。

11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與習近平通過視頻會晤。會談結束後,中共試圖高調宣傳,美國卻接連出拳

2021年,中美關係未能改善;大多數人對2022年的中美關係估計也沒抱多大希望。中美之間的對抗會進一步加劇,還是可能出現某些鬆動,大致要觀察以下五個方面。

美國是否可能放鬆某些對華關稅?

2021年,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多次暗示,美國政府可能考慮減免前美國總統川普實施的對華關稅懲罰,同時也表達了對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執行情況的關注。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和美國財政部長耶倫曾嘗試和中共副總理劉鶴進行溝通,但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擺在雙方面前的事實是,2020年1月15日雙方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至今已經快2年,無論是2年內增加進口20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還是保護智慧財產權、停止強迫技術轉讓、減少貿易補貼、撤銷貿易壁壘等,中共都沒有做到。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前美國總統川普推動的。簽訂協議之時,美國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並將另外12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從15%降至7.5%。

若雙方核查證實中共執行了協議,美國將繼續減免加征的關稅;若中共未執行協議,美國可能繼續加征關稅。

2021年拜登上任後,表示不會升級中美貿易戰,但也沒有減免任何關稅。中共一再要求美國取消關稅,但中共沒有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美國政府按理應該繼續加征關稅,而沒有理由減免關稅。若白宮單方面減免關稅,無疑在示弱,美國各界恐怕都會質疑。

拜登團隊確實曾放出了考慮減免關稅的信號,以試探中共是否可能做出某些讓步,或做出某些公開承認,或至少從咄咄逼人的立場上後退。一無所獲之後,白宮應該看不到彼此各讓一步的可能性,關稅減免也沒有發生。

除了經貿領域的關稅減免,美國與中共能合作的空間很有限,雙方都同意在氣候領域合作,但中共沒有承諾新目標;其它伊朗、朝鮮、阿富汗等問題,中共不會合作。雙方至少已經進入半脫鉤狀態。

2022年,中共仍然會繼續要求美國取消關稅,美國政府也會繼續觀察中共是否可能在某些領域讓步,或者態度放軟。不排除白宮團隊再次釋放減免關稅的信號,主要看中共是否會放棄以攻為守的姿態。

中共可能放軟嗎?

2021年初,拜登還沒有上任之前,中共高層在內部講話中就做出了「東昇西降」的嚴重誤判。

1月12日,新華社發表文章《論美國「燈塔」的倒掉:活該!》,稱美國「變成了一個『失敗國家』」、「美國正在失敗」,「美國已經不能領導世界」。同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甚至稱「美國才是威脅全球和平與安全」的「最大不穩定因素」。

整個2021年,中共頻頻高調向拜登政府施壓,試圖迫使白宮讓步。

2022年1月1日,中共《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在十九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稱「在重大風險、強大對手面前,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得『軟骨病』、患『恐懼症』是無濟於事的」;「唯有主動迎戰、堅決鬥爭才有生路出路」,「逃避退縮、妥協退讓只會招致失敗和屈辱,只能是死路一條」。

這表明,即便美國制裁不斷,中共無計可施,但中共高層仍然不打算放棄「主動迎戰、堅決鬥爭」的策略,2022年不會「妥協退讓」,也需要繼續高喊「民族復興」的口號。何況,中共高層若在2022年讓步,就等於承認近2年的失誤,給黨內反對派以口實。二十大是中共高層2022年最關注的大事,對美露出「軟骨病」,會讓中共高層在內鬥中處於劣勢。

除非現任中共高層在內鬥中無法取得明顯優勢,不得不與反對派妥協、甚至落敗,否則2022年中共對美國的態度不會發生根本變化,反美宣傳不會停止;但不排除中共高層在某些時段暫時收斂攻勢,以圖全力應對內部政敵;或試圖利用又一次拜習視頻會晤,假稱「中美合作」、對美外交勝利,為自己造勢。

白宮如何拿捏「競爭」和「激烈競爭」

拜登2021年上任後兩周,就公開闡述了與中共「競爭」的策略。拜登把中共描述為「最嚴重的競爭對手」,並認為中共與美國對抗的「野心日增」,美國的領導地位正遭遇新的不斷推進的「威權主義」。

拜登團隊明知中共在高調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但不願公開承認與中共的對抗,更否認「新冷戰」。

白宮避免持及對抗,應該試圖最大限度地減少對中共的刺激,以免中共鋌而走險,導致中美之間的意外「衝突」。美國政府在「競爭」和「激烈競爭」之間按需挑選可使用的工具,給自己留下最大的自由度。

整個2021年,面對中共的頻頻挑釁、劃「紅線」,美國政府越來越以「激烈競爭」形容中美關係,祭出了一系列針對中共的新制裁,在台灣問題上與中共針鋒相對,在南海、東海和人權等問題上也持續發聲。

2022年11月8日,美國將進行中期選舉,被看作是拜登的期中考試。眾議院435個席位和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34個席位將全部重選,還有39個州的州長選舉等地方選舉。民主黨正面臨嚴峻挑戰,若對中共稍有放軟,都可能遭致詬病,在盟友面前也無法交代;同時,白宮也要避免與中共意外「衝突」,令自己陷入麻煩。

因此,白宮2022年還會在「競爭」和「激烈競爭」間拿捏分寸,既不違背民意,也不可能回到以往的對華政策,但要設置「競爭」的「護欄」。美國政府將繼續在政治上保持「競爭」操作的自由度,但在軍事上卻會持續對抗的態勢。

中美軍事對峙沒有退讓空間

2022年,中美之間的軍事對峙只會加劇、難以減緩,這幾乎沒有懸念。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從上任起,就不斷強調中共是「頭號的持續挑戰」。針對中共的高超音速武器試驗,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直接以「斯普特尼克時刻」形容。2021年,美軍從阿富汗撤軍,全力增加印太部署,以實力威懾中共;2022年這樣的態勢將繼續。

白宮不希望與中共意外「衝突」,但美軍不會天真地指望中共能夠保持理性。整個2021年,中共在台海的挑釁前所未有,遼寧號在聖誕節忽然出動,直接挑戰美日同盟。美軍只能增加第一島鏈的戰備。

2022年,中共的軍備競賽還會繼續,圍繞二十大的內鬥將白熱化,若出現意想不到的情況,不排除中共高層可能冒險開戰,對內實施軍管,以鞏固權力。美軍顯然不能掉以輕心,必須保證能夠隨時應戰、並能取勝。

2021年,美國聯合日本、英國、澳大利亞、法國、印度、加拿大、德國共同加強印太防衛,還組建了AUKUS新軍事聯盟。2022年,美國還會努力聯合更多盟友對抗中共。

美國與盟友合作抗共的深度和廣度

中共在台海和東海的挑釁,令日本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威脅,美日同盟將更加緊密,美國與日本正在聯合制定應對台海的共同作戰計劃,日本也正在仿效美國,嚴防中共竊取高端技術。這令中共相當惱火,2022年,中日是否可能走向公開反目,值得觀察。

美、日、印、澳「四方機制」2022年會進一步推動軍事和防疫合作、打造安全供應鏈和5G等,中共將繼續被排除,但謾罵之餘也無可奈何。美國開始勸說東南亞國家,準備拓展「四方機制」,東協國家在多大程度上站隊,一方面取決於美國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取決於中共是否可能放棄對東南亞各國的脅迫。

G7和美歐聯盟2021年得到鞏固,《中歐投資協定》已經擱淺,中歐峰會被推遲,歐盟印太戰略出爐,西方各國聯合對抗中共的態勢已經形成。2021年底俄羅斯威脅烏克蘭的舉動,將導致美歐在2022年進一步靠攏,北約的功能將得到增強。中共有意靠近俄羅斯,將令歐洲國家對中共產生更多反感,或許會有更多國家模仿立陶宛,北約也會更加警惕中共。

2022年,美國一定會繼續加深與盟友的合作,並力圖擴充合作夥伴,一起加入與中共的「競爭」。

疫情的再次加劇,以及中共不願收斂,是否會導致美國聯合各國提出對中共的疫情追責,或許是另一值得關注的事件;若民間訴訟帶動政府出面公開表態,最終的演變可能出乎意料。

以上五大方面,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2022年中美關係的走向,以及相應的國際關係走向。中美關係無疑仍然是2022年的焦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04/1691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