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王赫:哈國事變 中共遭三重打擊

作者:
中共的「老朋友」似乎多遭厄運,例如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辛巴威的穆加貝、蘇丹的巴席爾等等。現在,納扎爾巴耶夫又成了這個行列里最新的一個。這對中共的心理打擊是沉重的。

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Almaty),民眾聚集到街上抗議。(Abduaziz Madyarov/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伊始,哈薩克斯坦冬雷轟鳴,爆發了自蘇聯解體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成千上萬的憤怒抗議者走上街頭,抗議的內容先是能源價格,後轉為民主訴求;哈政府全體辭職,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逃離;全國性抗議越演越烈之際,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兵進入該國進行「維和」,數十人喪生。

1月7日,哈總統托卡耶夫發布無警告開槍令,表示全境已實施恐怖主義威脅「危急紅色」警戒,逾3,000人被拘捕,各地秩序已經基本恢復。

哈國事發突然,形勢急變,俄國插手,舉世關注。事變的背後因素錯綜複雜,事變的影響正在發酵。本文不多談,僅論中共在這場事變中所遭到的三重打擊。

其一,失去了哈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這個「老朋友」。

納扎爾巴耶夫是個鐵碗政治人物,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就任哈薩克斯坦總統,之後多次連任。2019年3月,在全國各城市發生持久的抗議活動之後,納扎爾巴耶夫才宣布辭去總統職務,但仍留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垂簾聽政。

納扎爾巴耶夫統治三十年,腐敗橫行,個人崇拜無以復加。例如,哈國新首都阿斯塔納,就是用他的名字重新命名的。又如,哈薩克斯坦現行憲法第42款第5條中有關「同一人選連續擔任哈薩克斯坦總統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對納扎爾巴耶夫竟不適用。哈國一名歷史學家評論說,納扎爾巴耶夫無法將自己從總統之位上拉出來,已經從屠龍的少年變成了惡魔。

納扎爾巴耶夫與中共關係密切。今年1月3日,習近平分別同納扎爾巴耶夫(「哈薩克斯坦首任總統」名義)、總統托卡耶夫互致賀電,慶祝建交30周年。中共黨魁稱納扎爾巴耶夫是「我的老朋友」,「珍視」與其「建立的良好工作關係和深厚個人友誼」。不想僅僅兩天,納扎爾巴耶夫的命運就翻轉了。

這些年,中共的「老朋友」似乎多遭厄運,例如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的卡扎菲辛巴威穆加貝蘇丹的巴席爾等等。現在,納扎爾巴耶夫又成了這個行列里最新的一個。這對中共的心理打擊是沉重的。

其二,普京出兵,顯示哈薩克斯坦和中亞都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暗敲中共。

中共憑藉暴漲的經濟實力,向中亞五國大舉滲透,與俄羅斯爭鋒。作為中亞第一大國,哈薩克斯坦自然是中共重點爭取對象。中共的「一帶一路」,就是2013年在哈薩克斯坦第一次正式提出的。

這些年,俄羅斯經濟一蹶不振(GDP大致相當於中國的廣東省),但利用其軍事底子,在國際上的表現是非常強硬的,尤其是在前蘇聯地區。對於中亞,俄羅斯一直把它當作自己的勢力範圍,絕不想讓中共闖進來畫一條楚河漢界。2011年,普京提出對歐亞新一體化的宏大設想,分為四個階段——海關聯盟、共同經濟空間、歐亞經濟聯盟和歐亞聯盟,逐次實施。2015年,歐亞經濟聯盟成立,包括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亞美尼亞5個成員國。普京提出「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EAEU)與中共「一帶一路」對接,用意之一就是避免中亞被中共的經濟潮水淹沒。

這次普京出兵哈薩克斯坦,明面上是做給美國看(美俄正為俄羅斯屯重兵於俄烏邊境而激烈較量),暗地裡是威懾中共:關鍵時候,我才是中亞老大,不要以為你錢多就想與我分庭抗禮。

其三,經此事變,哈國在中俄之間,更加偏向俄方。

2020大瘟疫爆發以來,尤其2021年阿富汗變天、美國在中亞戰略大撤退之際,中共意欲擴大在中亞的影響力。第一,大搞「口罩外交」、「疫情外交」;第二,利用其工業能力強化經濟滲透,例如2021年前10個月,中哈雙邊貿易額達208億美元,同比增長14%,中國繼續保持哈第二大貿易夥伴地位,並首次成為哈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國。第三,建立中共與中亞5國外長會晤的「5+1」機制,2020年第一次會晤網上舉行,2021年5月12日第二次會晤則在中國西安面對面進行。

對此,俄非常關注和警覺。俄羅斯主要媒體不時發文,激烈抨擊中共積極干涉中亞國家內政,使得莫斯科在幫助中亞國家捍衛主權削弱中共影響時面臨更大挑戰。例如,2021年5月11日,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主要網絡媒體絲帶網特意發表長篇文章稱,過去通常認為中國在中亞的影響集中於經濟,而中亞的安全和政治則由莫斯科操控,但隨著美國撤軍和中國想徹底解決新疆問題,中國與俄羅斯在中亞的這一平衡可能會被打破。

此外,中共在哈薩克斯坦的經濟滲透,早就引發了部分哈民眾的反感。幾年前哈薩克斯坦曾爆發了針對中共的全國性大規模抗議示威,導致當局決定從2016年起凍結向外國人出售和出租土地。而中共在新疆的大規模侵犯人權(其中也包括哈薩克人),也引發眾怒。

這次事變,哈總統托卡耶夫撤掉納扎爾巴耶夫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職務,不出意外,自此就掌控實權了。同時,他求助於俄,表明他在中俄之間並非「等距離外交」,而是以對俄關係為基軸的。從另一個角度講,俄出兵支持他托卡耶夫,這樣的援手很少是不附帶條件的,尤其援手是來自像普京這樣精明的人物。

因此,經此事變,可以預計,哈國的外交方略會有微妙而深刻的變化,將更向俄靠攏,更會拿捏與中共的分寸感。舉例而言,俄、哈兩國都向中國大量出口石油、天然氣,俄一直推動哈同意歐亞經濟聯盟的石油和天然氣價格標準關稅,這樣俄羅斯對中國和中亞之間的石油和天然氣貿易就擁有了定價的權力。過去,納扎爾巴耶夫和現任總統托卡耶夫都強烈反對這一做法,今後托卡耶夫會不會調整相關政策呢?

結語

哈國形勢的急劇變化,中共也有感知。1月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還說,當地現在發生的事情是哈薩克內政,相信哈政府能夠妥善解決問題。俄羅斯出兵後,中共口風急轉。7日,習近平向哈總統托卡耶夫致口信,稱「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製造動盪、策動『顏色革命』,堅決反對任何破壞中哈友好、干擾兩國合作的企圖」云云。

不論中共口風如何變,哈國事變的效應正在顯現,中共的被打擊無論如何是逃脫不了的。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09/1693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