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局勢這玩意兒,控制住了就是騷亂,控制不住就是「人民的選擇」

作者:
在國際政治中,很少有鐵了心對抗現實的。人家家中都換人了,作為外國政府有幾個會那麼死心眼,非說原來的政府是合法的,你們這幫新上台的就是騷亂分子?原先說"騷亂"是因為政府還能控制局勢,人家那邊如果都變天了,再這麼說無疑極不明智。所以,保險的做法就是觀望,你行我就挺你,你不行我就挺別人。因此,在外交上有兩句話是長期有效的金句:一是"這是某某國家的內政",這是對還在掌權的政府說的;另一句是"我們尊重某某國家人民的選擇",這是對已經幹掉了政府的那幫勢力說的。

哈薩克斯坦出事兒了,一桶油引發了血案。

哈薩克斯坦安全部隊稱,已經有數十名暴徒在衝突中被打死。同時有報導說,截至目前為,有8名安全部隊人員死亡,同時有超過一百多名警察在衝突中受傷。

一般來說,抗議活動通常分三個量級:集會罵街,大打出手,點火燒樓。提要求須走程序,罵街又罵不死人,就是大打出手,按裝備優劣通常也是警察打抗議者,就算後者不善,頂多也就把落單的個別警察拖進綠化帶里胖揍一頓。但是,揍警察不等於揍總統。所以,對於前兩個,政府通常不懼。

麻煩的是第三個,燒樓。政府大樓,那可是官府,也是國家權力的象徵,把樓燒了,接近於抗議者亮出了底牌,即,我不想歸你管了,或者,你已經沒有資格管我了。要知道,平時燒個普通民宅都是犯罪,更不要說燒國家權力機構的建築物,那罪行的嚴重程度可以想見。但是,能這樣做的人,他們也基本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了。從現場傳出的視頻畫面和相關報導看,哈薩克斯坦的情況顯然快速進入了第三個量級。

在哈最大城市阿拉木圖,數千名示威者在4日夜間和5日同鎮暴警察爆發激烈衝突,警察使用震盪炸彈和催淚瓦斯驅散示威者。即便如此,阿拉木圖市政府大樓、總檢察院大樓、阿拉木圖市中心的一家經貿中心大樓等多處建築還是被人放火,現場冒起滾滾濃煙。據悉,執政的"祖國之光"黨阿拉木圖分部就設在這處經貿中心大樓內。

在阿拉木圖和其他一些地方,大量警車和警方專用車輛被燒毀。示威者在衝擊阿拉木圖市政府大樓時,一度能聽到自動步槍的射擊聲。抗議活動升級後,還出現了網際網路通信中斷。

這次大規模抗議是由政府取消液化石油氣價格限制引發的,這種低碳燃料是許多哈薩克斯坦人私家車的動力來源。抗議活動最初在依賴液化石油氣的曼格斯套開始,隨後蔓延至全國。為平息民眾憤怒,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5日上午表示,接受總理阿斯卡爾·馬明領導的內閣提交的辭職,並下令代理內閣恢復對液化石油氣的價格管制。

然而,抗議活動仍在繼續。托卡耶夫在視頻講話中說,政府不會倒台,希望尋求對話、信任而不是衝突,並堅稱,"鼓動襲擊政府和軍隊辦公室絕對是非法行為"。

哈薩克斯坦抗議活動爆發後,外界的第一反應就是,難道又顏色革命了?哈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前蘇共高官擔任總統長達近30年,威權國家,家族統治,加上美國等西方勢力亡這些國家之心不死,在這樣一塊地界要是發生顏色革命,那不要多正常有多正常?很多中國網友已經鑑定完畢:猜都不用猜,就是美國從背後指使的。

搞清誰指使的那叫"揪出背後黑手",是第二步,眼前最重要的是平息事態。托卡耶夫顯然對自家鋼鐵長城信心不足,於是在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對抗議者展示強硬姿態同時,在6日凌晨的電視講話中呼籲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提供支持。以幫助穩定局勢。這實際就是在向俄羅斯求救。

俄羅斯行動很快。國防部6日發布消息稱,作為集安組織維和部隊的第一批俄軍已抵達哈薩克斯坦,先頭部隊已開始執行維和任務。

這符合俄羅斯的一貫做法,當周邊國家出現可能倒向西方的政治變化時,莫斯科的動作向來迅速而果斷。有分析認為,儘管現在哈內部還很混亂,但相信事態總體上在可控範圍內。哈薩克斯坦是中國的鄰國,中方的態度也很淡定,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方認為哈當前發生的事情是內政,相信當局能夠妥善解決問題,希望哈局勢能夠儘快穩定下來,社會秩序回歸正常。

抗議是由燃油價格上漲引起的,但這絕非唯一的原因,甚至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有人說,抗議者借題發揮,由燃油蔓延到政府。其實,應當說他們在對政府表達不滿的同時,真正的矛頭實際上指向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及其家族。

納扎爾巴耶夫這個名字,關心時事的中國人並不陌生,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在前蘇聯時代擔任哈薩克共產黨第一書記,在1991年12月獨立後就任哈薩克斯坦總統,之後多次連任,一直到2019年3月,期間長達近30年。這是個什麼概念?在一個孩子自蘇聯解體後出生,直到他或她快30歲的時候,這個地廣人稀的國家的領導人就一直是這位納扎爾巴耶夫。

最後,納扎爾巴耶夫還是下來了,不再擔任總統。但那並非沒有原因。2019年3月19日,哈薩克斯坦全國各地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隨後納扎爾巴耶夫宣布辭職,總統職務由托卡耶夫繼任。但是,納扎爾巴耶夫仍保留國家安全會議主席的職務,繼續在國家政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直到這次抗議浪潮發生後,納扎爾巴耶夫才辭去主席職務,由托卡耶夫接任。

由此可見,納扎爾巴耶夫兩次辭職,都是因形勢所迫,不是老九不能走,而是老納不想走。

然而,人們顯然對這位前總統非常不滿。很多抗議者在街頭高呼納扎爾巴耶夫的名字。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還顯示,人們試圖推倒這位前領導人的巨型銅像。在哈薩克斯坦,威權政治最主要的象徵人物就是納扎爾巴耶夫,在過去30年裡,這個國家始終沒能走出他的影子。威權產生腐敗,腐敗使得財富集中到少數權貴手中。很多批評人士指責納扎爾巴耶夫家族控制著該國眾多行業,許多賺錢的能源企業都由納扎爾巴耶夫的幾個女婿擁有。

從目前看,多數分析觀點認為,哈薩克斯坦政府還不至於有大麻煩,現在政府還掌控局勢,哈軍方也沒有異動,更主要的是俄羅斯和集安組織決定迅速出手干預。不過,既然提到顏色革命,那就意味著,人們還是想到了某種可能,哪怕這種可能性並不大。

就政治訴求說,除了規規矩矩反映情況、給人民代表或議員寫信等各種合法程序,其他過激行為基本都可以歸為非法。然而,"非法"只是定義,其最後仍是"非法"還是變成了"正義行動",那要看最後結果。就政府而言,如果控制住了局勢,該抓的抓,該審的審,該關的關,那原先的過激行為就是騷亂。可是,如果局勢出現相反發展,沒有被控制住,政府完全癱瘓,甚至領導人都作鳥獸散,那原先的"非法"就將出現反轉,"人民的選擇"將必然浮出水面。

在國際政治中,很少有鐵了心對抗現實的。人家家中都換人了,作為外國政府有幾個會那麼死心眼,非說原來的政府是合法的,你們這幫新上台的就是騷亂分子?原先說"騷亂"是因為政府還能控制局勢,人家那邊如果都變天了,再這麼說無疑極不明智。所以,保險的做法就是觀望,你行我就挺你,你不行我就挺別人。因此,在外交上有兩句話是長期有效的金句:一是"這是某某國家的內政",這是對還在掌權的政府說的;另一句是"我們尊重某某國家人民的選擇",這是對已經幹掉了政府的那幫勢力說的。

在某種程度上,這和有些人的言語頗有幾分相像,喝酒之前"我是東北的",喝高之後"東北是我的"。之所以有這麼大差別,就是因為狀態發生了變化。局勢也一樣,只不過用的是外交辭令,顯得更深沉罷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北國夏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0/169390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