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名家專欄:中共仍停留在舊的經濟模式

2021年5月17日,一艘滿載貨櫃的貨櫃船,正準備離開中國南部海南省海口的一個港口。(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多年來,西方人和中國人,都在反覆猜測,中國快速發展的經濟,將會如何重塑世界貿易和經濟體系。

在此期間,推測人民幣何時與如何取代美元,成為世界儲備貨幣,也變得流行起來。而在這些問題上,北京的官方聲明,比起媒體臆測更為低調。但很明顯的,中共領導階層卻是喜歡聽到這些事情的。

但中國人民銀行(PBOC)最近的一項準則透露出,這種所謂的「輝煌」,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該規定反倒顯示,中國仍然依賴其原有的出口導向發展模式,既沒有能力顛覆世界貿易體系,也無法將人民幣提升至全球儲備地位。

最近,在中國人民銀行的指示下,中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China’s Foreign Exchange Market Self-Discipline Mechanism)立即出現了遵行準則。該準則嚴重限制了中國銀行可以進行的自營貨幣交易量。它指示銀行,如果他們的自營貨幣交易比前一年增長50%以上,或超過銀行為其客戶執行的金額的15倍,銀行們都將受到嚴格審查。

從表面上看,這條規則似乎只是為了防止超額交易的最直接保障,實則不然!相反的,它的目的是在阻止最近促使人民幣升值,因兌換美元、日元、歐元和世界上幾乎所有其它貨幣的投機活動。它揭露了阻止這種貨幣升值態勢的迫切需要,反過來又清楚地顯示,中國仍然非常需要保護其作為低成本商品出口國的地位。這大約與50年前,處於卓越的發展時期,也就是中共剛開始採用的模式,其實是完全相同。儘管中共聲稱國家經濟複雜程度高,並聲明它已經擺脫了簡單的模型,但該國經濟似乎仍然依賴於這些過去的做法。

換句話說,中共仍然在玩它最初的(貿易)遊戲。早期,中國可以依賴低價工資,尤其是相對於美國和其它已開發經濟體而言的工資,以保持其商品的價格具備吸引力。而為了確保這種定價優勢,中國人民銀行定期干預及操縱外匯市場,以保持人民幣兌美元和其它貨幣的相對低價,從而壓低外國買家購買中國製造商品的成本。

有一段時間,中國人民銀行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保持在低位,然而,這種行徑經常受到中國貿易夥伴的批評和威脅。而美國也不止一次考慮給中共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而它將會導致對中國貿易上的各種限制。

中國人民銀行定期干預及操縱外匯市場,以壓低外國買家購買中國製造商品的成本。(ChinaFotoPress/Getty Images)

在這樣的國外壓力下,尤其是在2019年與川普川普)白宮的「貿易戰」期間,中共放棄了徹底的操縱。北京想要成為已開發經濟體領先行列的野心,也在該決定中發揮了作用,因為依賴出口和操縱貨幣是未達已開發經濟體的做法。因此,北京即聲稱其經濟對出口的依賴程度低於以往,無需操縱人民幣的外匯價值。

但現在,隨著中國經濟疲軟,北京似乎又急著回到舊有模式。當局當然清楚若透過直接操縱,會招致批評和報復,然而,利用這種銀行規則,將可以對人民幣匯率和中國出口產生類似的影響。

北京表現出的對出口的依存度,是有力的招供,使人們對中共和中共聲稱的經濟複雜程度產生了很多質疑。這讓人們更加懷疑人民幣足以取代美元,成為世界儲備貨幣的潛力。

儲備貨幣根本不可能來自出口導向型的經濟體。當一種貨幣獲得儲備地位時,它在世界各地會被持有,用於交易、金融業務往來和儲存價值。這種超額持有意味著,儲備貨幣背後的經濟體必須透過金融交易、或貿易逆差、或上述兩者,對外向世界上投入儲備貨幣,比它吸收的更多才是。

此次,中共最新的舉動證明了,它希望,甚至需要,以出口順差來維持其發展模式,這樣的方法與具備儲備貨幣地位所需的方法背道而馳。

也許在時機成熟時,中國可以擺脫對出口的依賴,發展出能夠支持自己成為儲備貨幣地位的雄心壯志的,並發展成符合經常為它發聲的人士期待的綜合經濟體。然而,它最近的舉動,儘管可能很模糊,但卻透露出,距離取得這樣的成就,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雜誌的特約編輯、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人力資本研究中心的榮譽學者,也是紐約傳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入職Vested之前,他曾擔任諾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Lord Abbett& Co.)的首席市場策略師和經濟師。他還經常為《城市雜誌》(City Journal)撰文,並定期為《福布斯》(Forbes)撰寫博客。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個明天: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China Seems Never to Have Left Its Old Development Mode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吳約翰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