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鄭純清:科學非大道 亦非無捷徑

作者:

——論共產黨濫用比喻撒謊散毒小智術之一

比喻,作為一種修辭方法,多見於文學作品。在論說文中,它也時常被用於「釋義」、「釋疑、解惑」。在共產邪黨「漂亮的劇毒黨話」之林中,流傳最廣、影響最深的,往往是那些其生造的或援引的「比喻」之辭。

為什麼呢?起初,它要徹底否定人類神傳文化 ,推銷其無神論 邪理歪說,打開人的腦洞,談何容易?儘管其撒謊散毒,無孔不入,但僅僅靠語言暴力是不成的。它看中了比喻的特殊溝通效能,就大鑽這個孔子,利用人的好奇心和盲目性,濫用比喻。一為來避開人們對其謬論的反感和警惕,二來暗施麻醉式「軟管道」灌輸。遺憾的是,這一矇騙小智術,共產黨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功。

這一點,在馬克思 在世的時候,就有人看破了,並尖銳指出,馬克思歡喜打比喻(比喻本身無可厚非),原因在於「歷史唯物主義」,不過是一種「朦朧的神秘主義」,斷非真理,因而只好「用形象補綴起來」。而這表明,他決非有卓見者,而不過是個有才智的人,善於以完全模糊的手法來自圓其說。

這一小智術,表現在很多方面。本系列短文,選取其若干例句,逐一剖析,跟讀者交流探討。

「在科學 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勞苦沿著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 (《資本論》第一卷法文版序言和跋)

馬克思 這句名言,被其信徒奉為「至理名言」,曾被很多人抄錄在筆電、日記的扉頁上。可以說,這是中共自吹「偉光正」的摹本。不久前,習近平在講話中再次加以引用。隨後,有吹鼓手將之冠以「習近平總書記引用的」云云,進一步散步其毒素。
這句話的主要毒素在於:

其一,假。這句話,首先是《資本論》和作者自身——撒旦教徒的廣告詞。言外之意,他馬克思已經登上了科學 的頂峰,而且只有他,才是達到科學的「光輝頂點」的人。馬克思這個共產主義製毒者和毒販,也是個假牌科學商。科學不是大道,它充其量也不過是個世間小道。「科學沒有平坦的大道」,這話半遮半掩。而把科學吹成大道,其實是為了給自己假牌用的。當時,進化論一出籠,他如獲至寶,馬上吹捧為科學新成果。而按照科學的規矩,進化論頂多只能算個科學猜想或假說而已(進化論至今還在找證據,還沒找到證據)。可馬克思不管這些,因為他的歷史唯物主義,不外是「社會達爾文主義」,是「社會進化論」罷了,根本不可能被「證真」。歷史一再證明,它完全是胡謅的邪說。因而,它也就只能通過欺騙(包括玩弄濫用比喻的小把戲)來推銷。就連實證科學本身,也一直在「破除迷信」的旗號下,被共產黨當成了打人的棍子。到了今天,它也徹底衰敗了。眼下的「大躍進」疫苗,根本不再講科學的規矩了,完全成了藥商趁火打劫、大發橫財的水貨。

其二,反神排神。這話的基調是無神論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說白了,所謂「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就是《國際歌》中那幾句「狂言」的翻版。然而,它卻分明是徹頭徹尾的謊言。就連無神論本身,都是反科學的彌天大謊。愛因斯坦說的很明白,「證無」,「證明無神」,是不可能的。就登山探險而言,除了山地環境、天氣條件和人身承受能力的限定之外,也不是只靠膽量就可行事、就能成事的。再說,科學怎麼來的?完全是世間「人類自己」的事兒嗎?根本不是。現在,外星人的有關資料,美國政府已經開始有所披露。關於現在的實證科學是外星人搞來的說法,已經不再是什麼「猜想」了。這裡先不說它。就「科學大道」本身而言,卻並非「沒有平坦的大道」。不少「科學發明」根本沒有經過什麼「陡峭山路」,也沒有通過什麼「勞苦」「攀登」,而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做了一場夢就「達到光輝的頂點」了。例如,俄國化學家門捷列耶夫的「元素周期表」,就是夢中得來的。有人也許會說,這是特例。特例,不夠嗎?在此,只需一個,就足以將其「沒有平坦的大道」的謊言擊個粉碎。

況且,「夢到的光輝頂點」,多的是:伊萊亞斯‧豪(Elias Howe)發明縫紉機,英國詩人和畫家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發現蝕刻版畫製作原理,丹麥—美國生物學家和地質學家路易斯‧阿加西(Louis Agassiz)認清魚化石結構,美國沃克夫人(C. J. Walker)創造生發靈,印度數學家斯里尼瓦沙‧拉馬努金髮現數學公式,奧地利生物學家奧托‧洛伊維博士(Otto Loewi)神經科學實驗,丹麥物理學家尼爾斯‧玻爾(Niels Bohr)設計原子模型,德國科學家卡爾‧高斯發現磁感應規律,還有大衛‧B‧帕金森(David B. Parkinson)對高射炮的改良創意,以及Google搜尋引擎BackRub的算法基礎的奠定。
愛因斯坦的個人總結,更是為「夢」叫絕:他的整個生涯都是對他少年時代一個夢的不斷冥思。

其三,狂妄。無神論者的狂妄,基於對現實現象的選擇性攝取和有意歪曲。因此,馬克思這話特能引誘妄想。當年,愛因斯坦審閱出版商愛德華‧伯恩斯坦送交的恩格斯《自然辯證法》手書稿後,不以為然,直言「要是這部手稿出自一位並非作為一個歷史人物而引人注意的作者,那麼我就不會建議把它付印。」「因為不論從當代物理學的觀點來看,還是從物理學史方面來說,這部手稿的內容都沒有特殊的趣味。」 而在《自然辯證法》書中,開篇就是對門捷列耶夫參與研究「靈學」團體的批判。所謂批判,只是對客觀事實的無視、誹謗和譏諷。而共產黨卻將之奉若神明,「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其實,無非是自欺欺人。
在馬克思的這句名言裡,「只有」,「才能」,說的很絕對,隱含著「只要」,「就能」。對此,毛澤東心了領神會,不光謅出了「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的「警句」,喊出了「我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口號,寫出了「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的忽悠詞句,還提出了將「科學實驗」同「階級鬥爭、生產運動」同囊括入內並列的所謂「三大社會實踐活動」的「哲學觀點」,把明明是少數人的「科學實驗」活動,吹噓成群眾運動,並真的搞起「大煉鋼鐵運動」。結果,老百姓的鍋和門環都扔進煉鋼爐里去了,得到的卻是一堆堆的廢渣。習近平重蹈覆轍,想搞一場晶片群眾運動,當然只能無果而終。而中國五千年文明,對世界做出重大貢獻。其中,四大發明,四個人就搞定了。但共產黨這麼一折騰,卻把人心給搞亂了,弄得很多人想入非非,並都鼓勵自己的孩子爭當「科學家」。這,瞎耽誤了多少功夫,浪費了多少資源?造成了多大危害,誤導和坑害了多少孩子!

其四,瘋傻。馬克思的這整句話,無非是宣揚「人定勝天」,在蠱惑蠻幹。因為出於其最終毀滅人類的罪惡目的,它要把人改造成無法無天、無知無畏、什麼壞事都敢幹的行屍走肉般的「非人」,它們稱之為「革命暴徒」、「革命傻子」、「革命老黃牛」、「永不生鏽的革命螺絲釘」。它公開提出,要讓士兵像一聽到午餐鈴聲就流口水的狗一樣,一聽到槍響就勇往直前,為共產黨獻身;要讓人像木偶一樣死心塌地的「一切聽從黨指揮」,心甘情願地「把一切獻給黨」。共產黨所謂「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豪言壯語」,「大躍進」等一系列戰天鬥地的荒唐鬧劇、「大饑荒」慘劇、大興活摘人體器官產業這種「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等,都與此有直接關係。改革開放後,「與時俱進」:「摸著石頭過河」,「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悶聲發大財」,尤其是加之公開反對「真善忍」,殘酷鎮壓法輪功,「蠻幹」變為「胡干」,「科研」變為「賊研」、「抄襲」、「盜版」、「偽造」,「世界加工廠」變為「世界造假工廠」,「中國製造」變為「假冒偽劣」的商標。眼下,對於疫情的隱瞞,滅絕人性的「抗疫」殘暴做法,也都出自「人定勝天」的那股子邪勁兒。

總之,馬克思這句名言的要害,在於切斷人與神的聯繫,叫人排神敗德,妄自尊大,好勇鬥狠,盲目冒險,在向所謂「光輝頂點」攀登的幻覺中,鑽進撒旦設定的死胡同——地獄門口(馬克思曾寫詩表示,他在哪兒笑臉相迎「同志」們)。而今,共產邪惡主義紅潮已是東逝之水,實證科學亦成強弓之末。大疫臨頭頭,將唯一的希望寄予疫苗的人們越來越感到絕望。生路何在?萬幸天滅紅魔,網開一面,捷徑有三:一是三退①,二是念大法真言②,三是看神韻演出③。在這些方面受益脫險的例子越來越多,大紀元明慧網新唐人、正見網均有大量報導。但是,只有真誠信神、肅清紅毒,良知清醒的人,才會走此捷徑。換言之,只有真誠敬仰神佛的人,才有資格獲得這些靈丹妙藥。
註:

1. 三退:以實名或者化名退出中共邪教的黨、團、隊組織。
資料顯示,截止2022年1月11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聲明「三退」總人數達到過三億八千九百七十五萬以上。
2. 大法真言,即九字真言,也叫九字吉言:(用漢語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3. 神韻:指美國神韻藝術團。目前,其有七個團正在進行一年一次的全球巡迴演出。其對人身心的淨化和神奇療效受到觀眾的普遍盛讚。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