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金融老虎涉經濟政變?中紀委罕見措辭

被迫揮淚斬親信後,習近平對江曾派系發力了。對金融老虎蔡鄂生的措辭相當罕見,「退而不休」暗示著他可能參與了「經濟政變」。

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蔡鄂生

24日,中紀委網站通報,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蔡鄂生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並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中紀委通報稱,蔡鄂生「政治上徹底蛻變」,「不忠誠不老實,搞兩面派、做兩面人」。「寡廉鮮恥,大搞權色、錢色交易」,「目無法紀」,「退而不休」等等。

公開資料顯示,1951年出生的蔡鄂生長期在銀行系統任職,在央行系統工作20多年,官至中共央行行長助理兼上海分行行長。2001年到2005年,蔡鄂生轉任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

2005年12月,出任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據稱蔡鄂生在銀監會任職期間,分管信託等非銀行金融機構,對當時信託業的發展起了一定的作用。因此業內人士稱他為「頭號功臣」。

2013年5月,蔡鄂生從銀監會副主席的位置上退休。卸任8年後,2021年7月,中紀委宣布對他進行調查。

回頭再看中共紀委的通報,政治蛻變、權錢色交易和對黨不忠誠等等,這些措辭基本上是近些年當局對省部級以上落馬高官的通報標籤。也就是說,蔡鄂生在職期間,很可能就存在著這些問題。

但這裡有一個特別需要注意的用詞——「退而不休」,中紀委特別在通報中使用了雙引號,顯然是當局在有意突出強調這一點。

也就是說,蔡鄂生在退休以後,做了一些「對黨不忠誠」的事。也就是說,在這個階段,蔡鄂生做過一些威脅到習近平當局的事。

那麼蔡鄂生退休後都做過什麼呢?為了說明這一點,需要介紹一點蔡鄂生退休前的情況。

與江派過從甚密涉及經濟政變?

蔡鄂生在中共央行的20年中,快速升遷最主要是在戴相龍1995年出任央行行長之後。1998年7月,蔡鄂生出任銀行監管二司司長;兩個月後升任央行行長助理、黨委委員;2000年2月至2001年5月,蔡鄂生兼任上海分行行長、黨委書記。

從這裡可以看出,蔡鄂生的升遷,戴相龍很可能是他最大的恩主。一位業內人士曾向《中國新聞周刊》評價蔡鄂生在金融領域的地位,指出蔡鄂生在銀行及金融機構中「有很大的話語權」。

「很大的話語權」究竟有多大呢?或許從蔡鄂生退休之後的影響力做一下反向窺測。在他落馬的前幾天7月9日,蔡鄂生曾以北京新金融研究院院長、原中國銀監會副主席的身份,出席了中航信託在北京主辦的「航殊恆愛特殊需要信託主題峰會」,蔡鄂生做了致詞。

6月28日,蔡鄂生以特邀嘉賓的身份,在第二期重慶金融大講堂發表了「金融監管與金融穩定」的主題演講。

事實上,蔡鄂生退休後,仍然兼任著多個頭銜,比如北方新金融研究院院長、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上海科技金融博物館理事長等等。與戴相龍等金融大佬一同活躍在金融圈,多次出現在重要的金融場合,並且與江澤民集團的上海幫、天津幫關聯相當密切。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北方新金融研究院在2016年3月18日成立。由中國金融40人論壇發起,與天津市政府戰略合作。而戴相龍曾在天津任市長長達五年。

戴相龍是江蘇儀征人,與江澤民是老鄉。2015年4月,多家外媒曾報導,戴相龍被指「涉嫌以權謀私」,被中紀委調查,但相關報導不久被刪除了。

同一年,戴相龍的女婿車峰被北京有關部門帶走。有媒體披露,車峰不僅牽扯到戴相龍,而且涉及曾慶紅之子曾偉和曾慶紅的心腹、前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後來又有親共媒體披露,時任中共常委劉雲山的妻兒與車峰也有密切的關係。

就在傳出戴相龍被調查、車峰被抓後,大陸股市爆發了股災。習近平當局曾派出「國家隊」進入股市,砸入上萬億元,仍然救市無效。那場股災造成了大約5萬億美元(大約34萬億元人民幣)市值被蒸發,對全球金融市場都形成了衝擊。

隨後中共公安部介入調查,發現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國信證券幫助境外機構作空,時任證監會主席姚剛等充當內鬼。

不過多方消息指稱,這場股災是江澤民、曾慶紅集團針對習近平發動的一場「經濟政變」。劉雲山父子具體操盤,各大江派企業集體做空,造成A股千股跌停。

2015年A股股災與蔡鄂生是否有直接關係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以蔡鄂生的仕途背景和他在銀行及金融機構中影響力來判斷,恐怕是難脫干係的。而從中紀委使用「退而不休」這個說法來看,發生在他退休2年後的「經濟政變」,蔡鄂生也涉入其中?

如果是這樣,那說明是習近平當局對反習勢力特別是江澤民集團的一次強力反擊。事實上,習近平的這次反擊力度還不小,接下來,習近平與「死敵」之間的碰撞還會更多。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25/1700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