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1920與2014:毛澤東與伊力哈木遭遇了什麼

作者:

伊力哈木因「分裂國家罪」被判無期徒刑並沒收一切財產(圖)

9月23日,伊力哈木因「分裂國家罪」被判無期徒刑並沒收一切財產,這意味著只有在中共倒台之後,反對者們攻打「巴士底獄」,伊力哈木才有可能重獲自由。由這一案例,我不由得想到1920年一位公開主張分裂中國的湖南青年的命運。

分裂中國的始倡者是誰?

這位湖南青年當時不僅主張分裂中國,還是典型的歷史虛無主義。現將其文抄錄部分如下:

「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到現在算是大明白了。……中國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個建在沙渚上的樓,個個要傾倒,就是因為個個沒基礎。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人口少了,不相殺了,就太平了,全不靠有真實的基礎。……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什麼大不了的關係?推究原因,吃虧就在這『中國』二字,就在這中國的統一。現在唯一救濟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國,反對統一」,「我只為要建設一個將來的真中國,其手段便要打破現在的假中國。起碼一點,就是南北不應複合,進一層則為各省自決自治……各省自決自治,為該建真中國唯一的法子。」

「迫人不得不醒覺,知道全國的總建設在一個期內完全無望。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以上這些話,除最後一段出自《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湖南《大公報》,1920年9月3日),前面一段均出自《反對統一》(上海《時事新報》副刊《學燈》,1920年10月10日),作者是毛澤東,時年27歲。無論是其主張之極端,對現實抨擊之激烈,遠非伊力哈木那篇《當前新疆民族問題的現狀及建議》所能追比。設若當時的軍閥政府如同今天的中共政府,恐怕毛澤東的「分裂國家罪」獲刑不止是無期。

我們這代人從小接受的教育,讓我們知道北洋軍閥與國民黨政權統治下的舊中國,「天是黑沉沉的天,地是黑沉沉的地」,尤其是北洋軍閥統治時期,一直被形容為「二十世紀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腐敗、專制、獨裁就是這一時期的政治標籤。但在那樣那樣「黑暗」的時期,毛澤東連續發表分裂國家之文卻沒有被抓;96年之後,伊力哈木溫和的建議卻被指為「分裂國家罪」予以重判。這只能證明:北洋軍閥的「黑暗統治」遠比中共統治要開明,否則,中共何以成長壯大,毛澤東又哪有命能成長為中共領袖?

今天的中共政府難容「青年毛澤東」

中共官方史學對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的評價低於國民政府時期,因此,有必要再回溯一下這段時期中國發生了什麼。事實是:近代史上許多偉大的歷史事件,特別是影響深遠的幾次思想解放運動,都發生在這一時期,例如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傳播以及中國共產黨的創立和壯大,等等。

凡懂歷史的人都知道,只有專制鬆動之時,才會有各種批判聲音出現,並形成思潮與運動;專制最黑暗的時期,許多思想被消滅於萌芽狀態,無法形成思潮與運動。北洋軍閥時期,不僅為上述歷史事件提供了社會條件,還為政治反對者「毛澤東們」提供了活動空間。

以下是《毛澤東年譜》記述的毛的成長史:1918年4月14日,毛與何叔衡、蔡和森等發起成立新民學會。1919年5月,響應五四運動,發起成立湖南學生聯合會,領導湖南學生反帝愛國運動;7月,湖南學聯會刊《湘江評論》在長沙創刊。7月至8月,連續撰寫並發表《民眾的大聯合》長文。1920年8月初,毛與易禮容等在長沙發起成立文化書社,傳播馬克思主義和新文化,8-9月,參加籌備成立俄羅斯研究會;11月,同何叔衡等組織長沙共產主義小組。1921年毛澤東參加了中國共產黨一大。

上述活動如果發生在毛澤東統治時期,都是「反革命罪」,每一件都足以槍斃一次;發生在1990年之後,則可以歸入「陰謀(或者煽動)顛覆政府罪」、「危害國家安全罪」或「分裂國家罪」。這並非危言聳聽,2001年北大學生楊子立等4位青年學子成立了一個新青年讀書會,還不象毛組建的新民學會、文化書社那樣明確宣布政治目的,僅僅是讀書會友,關懷社會,就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分別判處8-10年重刑。

按《毛澤東年譜》所列內容,毛在北洋軍閥時期(1911-1927年間)所從事的活動,無論是寫文章還是行動,都是以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為目的。如果換成今天的中共政府,那案卷可能堆得比山還高;用中共法律文書語言來說,「實屬罪大惡極,不嚴厲處置不足以平民憤」。由此足見,從政治開明程度來說,北洋軍閥統治遠勝於今天的中共政府,至少,「青年毛澤東」們都安然無恙地從事著各種顛覆活動。

與中共相比,國民政府的「專制」微不足道

中共黨史羅列了以下史實:

中共接受蘇聯援助的巨額活動經費。(詳情可見楊奎松:《中共建黨初期職業革命家活動經費從哪來》)。中共統治下,此罪名為「勾結外國勢力」。

國民黨鎮壓民主運動的殘暴程度遜於中共。1935年,由中共組織發動「一二九學生運動」,「遇到鎮壓,大批警察手執大刀、木棍、水龍,對付手無寸鐵的愛國學生……有百餘人受傷。遊行隊伍被打散」。這暴力程度,與中共1989年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中出動軍隊、坦克相比,簡直可算是「文明執法」。按中共評判國民政府的標準,現階段中共鎮壓群體性反抗時施用的暴力,幾乎全可以稱之為「殘暴鎮壓」。

國民黨時期有新聞管制,報紙經常出現「開天窗現象」(因受政府部門審查撤稿,報社來不及補稿,乾脆留空白以示抗議)。但與中共相比,這種審查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以中共黨員袁水拍為例,他長期任職於國統區的《新民報》與《大公報》,寫了三百多首山歌、民謠,諷刺國民政府的政治腐敗、經濟崩潰、社會混亂等現象,並於1946年及1948年編成《馬凡陀山歌》正、續兩集出版。其中最有名的是那首直指國民政府的苛捐雜稅:「這也稅,那也稅;東也稅,西也稅,樣樣東西都有稅;民國萬稅,萬萬稅!」

國民政府再腐敗黑暗,能夠容得下袁水拍這個麻煩製造者;共產黨再自詡「英明、開放」,哪家媒體與大學容得下袁水拍這樣的大麻煩製造者?

中共正是從自身發展壯大的革命歷程中,從反面總結了國民黨痛失政權的教訓。中共元老陳雲一語道破天機:「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制定了一個新聞法,我們共產黨人仔細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辮子,鑽它的空子。現在我們當權,我看還是不要新聞法好,免得人家鑽我們空子。沒有法,我們主動,想怎樣控制就怎樣控制。」

衡量一個國家的文明進步,核心指標不是物質文明的進步,而是政治文明是否進步。今天的中共政府,樂於在技術進步與經濟發展方面搭國際便車,卻嚴厲拒斥西方的普世價值與政治文明,頑固堅持「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暴力統治,認為中國的人權只是讓國民吃飽飯的問題,褫奪中國人的選舉權、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等所有權利。

青年毛澤東在北洋軍閥時期的經歷,與伊力哈木在中共治下的遭遇,足以證明從1920年到2014年,中國的政治文明不僅沒有進步,反而從半開化狀態墜入黑暗時代。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18/1710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