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冬奧閉幕張藝謀一句話被指中共凶兆

作者:
2月20日晚,北京冬奧會在外界和民間的批評聲中閉幕。在閉幕式前,其總導演張藝謀再次說出一句被認為是中共大凶之兆的話,稱閉幕式是「最後的狂歡」。而在整個冬奧期間引發全閘道器注的徐州鐵鏈女事件,就被網友與冬奧的「歌舞昇平豪門宴」進行對比。

中國導演張藝謀資料照。

2月20日晚,北京冬奧會在外界和民間的批評聲中閉幕。在閉幕式前,其總導演張藝謀再次說出一句被認為是中共大凶之兆的話,稱閉幕式是「最後的狂歡」。而在整個冬奧期間引發全閘道器注的徐州鐵鏈女事件,就被網友與冬奧的「歌舞昇平豪門宴」進行對比。

北京時間20日晚間6時20分時,中共央視新聞發微博聲稱參加北京冬奧閉幕式運動員數破記錄,並引述北京冬奧閉幕總導演張藝謀聲稱「大家都願意來參加閉幕式,願意參加這最後的狂歡……」,「我們朋友遍天下。」

張藝謀稱北京冬奧閉幕式是「最後的狂歡」,被指一語成讖。(網路截圖)

陸媒報導標題用「最後的狂歡」。(網路截圖)

中共央視顯然試圖裝扮閉幕的表面「快樂」,不過,北京冬奧會從舉辦前就因人權問題遭遇西方國家抵制。運動員結束賽事回國後,也已經出現吐槽北京冬奧的聲音。

德國雪橇運動員蓋森柏格在北京冬奧會上獲得兩枚金牌,但她回國對德國電視二台(ZDF)表示,中共將本屆冬奧會變得與世隔絕,所有運動員到北京即進入「防疫泡泡」中,被限制與普通中國人接觸。她直言此後「再也不會去中國」。

此前,2月13日,在北京冬奧會男子競速滑冰冰比賽中奪得兩枚金牌的瑞典選手范德普爾(Nils van der Poel),在回國後也公開批評國際奧委會,將奧運主辦權交給公然侵犯人權的中共政府,是極端不負責的。

而張藝謀在中共冬奧會閉幕當晚的「重大」時間節點,說出「最後的狂歡」一語,則引發譏諷。

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最後的狂歡」通常是指自知時日無多的最後瘋狂式的放縱,張藝謀是一語雙關,說出一句讖語,暗示中共政權的命數將盡,這可不是高級黑那麼簡單了!

冬奧會連發「凶兆」妻曝張藝謀壓力巨大

北京冬奧會的開幕日選在2月4日立春這天,也被指暗藏中共「死亡數字」。張藝謀還特意設計出一個24節氣倒數計時的節目在冬奧會演出,更加渲染了4這個數字,當天一連出現兩個4.

資深媒體人姜維平2月4日在直播節目中指出,從中國文化角度看,4不是吉利數字,因為其諧音很不好。中國人一般都會避諱4這個數字,尤其買房子的時候,即使位置和價格都不錯,一旦碰到4這個數字都會避之不及。

另外,張藝謀在向官媒解釋開幕式「最大伏筆」時,引用來自李白的詩句「燕山雪花大如席」來形容其創意。不過,這句詩被用上,不但被人們認為屬於中共的凶兆,似乎當中還暗藏反習元素。

許多網友在海外點破,「燕山雪花大如席」這句詩出自唐朝大詩人李白的《北風行》。全詩描述的是,一名幽州婦人思念戰死沙場的丈夫的悽苦和悲憤控訴。

香港作家馮睎干在文章中直指「燕山雪花大如席」是張藝謀「精心設計」的「凶兆」。近年研究風水命理的馮睎干驚呼:張藝謀設計了一句觸霉頭的標語,然後各大黨報接力玩「高級黑」,集體舉起書包來砸領導人的腳,反了!反了!順帶一提,「席」的普通話讀音,也是xi(習)。

此外,2月14日,張藝謀妻子陳婷曾發文指,張藝謀承受巨大工作壓力,並回顧說,「08年(奧運)的壓力與艱辛史無前例」,張藝謀說,「如果搞砸了,咱全家就逃亡吧。」

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張藝謀這次可能逃亡也來不及了,中共這艘破船沉沒,也一定要帶上所有的各界為中共站台的權貴。

徐州鐵鏈女 VS冬奧「盛世豪宴」

徐州豐縣「鐵鏈女」(八孩母八孩女)事件,在中國新年前曝光,在北京舉行冬奧會期間持續發酵了二十多天,僅微博傳播量就達五十多億。鐵鏈女遭拔牙、剪舌尖,被鐵鏈鎖破屋的悲慘遭遇,引起網民的普遍同情和憤怒。中共治下的人權醜聞引發全球關注。

徐州當局先後發出四份公告,最後堅稱「八孩母」楊某俠是雲南的「小花梅」,但有兩位雲南前調查記者到雲南亞谷村調查證實,村里每個人都不能確認「八孩母」是小花梅。大陸調查記者鄧飛15日在微博曬出的八孩父董志民楊慶俠的結婚證,楊慶俠長相和年齡,與「八孩母」完全對不上號,與小花梅的年齡也不符。

「鐵鏈女」外貌反而與四川失蹤少女李瑩高度相似,有來自豐縣的導演在微博披露,當地人都知道「鐵鏈女」就是李瑩,但因為李瑩父親是軍人,說出來影響不好,因此不能承認她是李瑩。一名科技博主則在微博發布視頻,稱通過電腦軟體比對「鐵鏈女」和李瑩的照片,發現相似度驚人。但官方隨即屏蔽了該博主帳號。

在徐州當局四度發通報仍經不起公眾質疑的情況下,2月17日江蘇當局宣稱成立調查組調查,不過維穩隨之全面升級。外界認為江蘇省會官官相護,繼續掩蓋真相,封殺民間質疑。

2月19日,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在推特發布一段視頻說,「《白毛女》是編的,鐵鏈女是真的!」有網友改編《白毛女》曲調描述鐵鏈女的悲劇。

蔡霞呼籲大家都來轉推,更多地傳播出去。傳播形成力量,解救更多的還在暗無天日中的鐵鏈女。

視頻中一位男生唱道:「人家的閨女有花戴,我家的男人沒錢買,用了八尺大鐵鏈,把我的脖子栓起來……不知我從哪裡來,當年有人把我賣,左鄰右舍無人管。上上下下全無賴……

「冬天寒冷很難耐,我住的窩棚寒風來,八個孩子如兒狼崽,沒有一個把我愛……遇到幾個好心人,到我的村子送關懷,村里不讓他們進,還把他們抓起來……網友的關心最實在,姐姐妹妹還有很多,我盼正義會到來……」

白毛女是編的,鐵鏈女是真的!有網友套用白毛女曲調編了鐵鏈女控訴。呼籲大家都來轉推,更多地傳播出去。傳播形成力量,關注就是支持。解救更多的還在暗無天日中的鐵鏈女。 pic.twitter.com/X4yW4GWrnQ

—蔡霞(@realcaixia) February19,2022

與此同時,作者「大風如刀」講述鐵鏈女悲慘遭遇的一首當代民謠「小花梅」在網路流傳:

小花梅,小花梅,身世飄零你是誰?

千家萬戶乖乖女,一別爹娘喚不歸。

喚不歸,小花梅,骨肉親情夢相隨。

可憐天下父母心,多少血淚化成灰。

小花梅,小花梅,飄來飄去你是誰?

燕山雪花大如席,王師不討盜花賊。

盜花賊,手段黑,官家助力草上飛。

盲山多少拴狗鏈,拴的都是小花梅。

小花梅,小花梅,命如螻蟻你是誰?

莫說世界不要俺,含淚泣血萬戶悲。

萬戶悲,小花梅,怒指長安繡成堆。

歌舞昇平豪門宴,笙管排簫夜夜吹。

小花梅,小花梅,聲聲血淚聲聲悲。

千呼萬喚人神憤,怒海狂濤誓滅賊!

誓滅賊,胡不歸?管他式微不式微。

但憑蒼生十四億,不信天譴不輪迴。

目前這首民謠正在網路廣傳,看哭許多網友:「流著眼淚看完……。」「看得我淚崩。」「深吸一口氣,才沒有大聲哭起來!」「地獄悲歌!看得淚流滿面。」「淚目……生在中國,命如螻蟻,每個普通人都是小花梅。」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21/1711424.html